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22章 回家结婚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聂锋到釜月色接宫墨宸上班,他告诉宫墨宸,自己说出宫墨宸在釜月色了。

    “总裁,是聂锋无能!”他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

    宫墨宸的手指按了一下跳痛的太阳穴,“和你无关,不用自责。”

    就那只悬狸,也就他能降得住,聂锋这块木头饶不过悬狸的脑子。

    知道就知道吧,这件事已经弄得满城风雨了,想让琴笙不知道也难。

    然而,这却是唯一能要挟住司空珏的地方。

    随着汽车离开釜月色,街道上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大树后面绕了出来。

    琴笙的眸光看着走远的汽车,心下一阵凉薄,她不死心的来看男人是不是真的来了这里,结果真的看见宫墨宸走出釜月色。

    她的眸底转着眼泪,他真的不要她了吗?

    蓦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妖孽的声音从她身后传了出来,“怎么哭了?男人吗,身边没女人还是正常男人吗?不过大多都是逢场作戏,不用在意。”

    琴笙挥开男人的爪子,“滚!”

    她现在连和利昂吵架的心情都没有了。

    “滚?可以啊,你想我们去哪滚?”利昂的手臂一转,搂在女孩的身上,将她抵在大树上。

    “利昂!你走不走?不走,我叫非礼了!”琴笙气吼着,一肚子的火不知道找谁发,利昂好死不死的还要撞上来。

    “非礼我自己女朋友吗?你猜警察管不管?”利昂调侃着女孩,“我们早就定婚了,你不知道吗?”

    琴笙的大脑一片空白,“你说什么订婚?”

    “你拿了我的照片,还偷了我的耳钉,那些都是和你订婚的东西,你到是主动,自己先拿走了!”利昂说道。

    “额!那是我要威胁你的东西,才没有订婚的意思!”琴笙无语了,只是偷他点东西,怎么就成订婚了?

    “那就是我订婚要用的东西,而且我订婚的对象就是你。”利昂说道。

    他妈妈一直说,他和琴笙有缘分,原来他挺排斥这个说法的,讨厌死这个丫头,不过现在他愿意相信,他们真的是缘分吧,不然怎么会和冤家一样的从第一次见面就掐在一起。

    “为什么是我?你要订婚去找琴韵婷,她巴不得嫁给你了!”琴笙推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我找她干什么?她又不是照片上女孩。我是要和照片上的女孩订婚。”利昂解释道。

    “什么照片上的女孩,和我有什么关系?”琴笙问道。

    “你不觉得,你和她很像吗?你就是她,我们的婚事早就定下来了,我不过是陪你在这里玩玩。玩够了,我们回家结婚。”利昂说道。

    琴笙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反应不过来了,“我是那个女孩?”

    她的脑中一遍遍的像着那个照片上的女孩,可是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她是什么时候照的?又是在哪照的?

    “你骗人!”她不信,就算她小时候的事,都想不起来,可是她知道,自己没离开过h国,是长大了之后,宫墨宸才带着她四处旅游。

    “我没骗你。你想知道原因,就跟我回家。反正,宫墨宸也不爱你了,跑到这种地方玩女人,你还爱他干什么?琴笙,他不值得你爱!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配你,你知道我洁癖,我的身体,除了你,接受不了别的女人。所以,我永远不会出轨。”利昂步步紧逼的劝着女孩。

    琴笙的脑子一阵阵的发蒙,望着一脸正经的男人,又觉得,他好像没有骗她。

    “那你先告诉我,谁给我们定的婚?”她问道。

    “回家告诉你。”利昂抬手摸着女孩滑嫩的小脸,已经等不及幻想他们的初夜了。

    宫墨宸天天来釜月色,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就是他答应了司空珏某些条件,让司空珏把药给他了,还有一个就是宫墨宸想挑拨他和司空珏。

    不管哪个,他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琴笙对宫墨宸死心,这样他就能把她带走了。

    陡然,他惨叫了一声,“啊!你不想用了?”

    女孩的膝盖正磕在他的命根子上,简直是要磕废他的节奏!

    “我呸!谁让你摸我的!我才没想用呢!”琴笙红着脸说道。

    该死的利昂,她有说要用吗?

    趁着男人吃痛的捂着自己受伤的命根子,她一把推开利昂,跑出了男人的控制范围。

    径直的跑向一辆出租车,坐车回医院。

    利昂看着出租车开走,坐上自己的车。小女人能去哪,他太清楚了,开车去找琴笙,司空珏让他去探清楚,初夏到底流产没有,他必须帮这个忙。

    当然也顺便,再勾搭一下小女人。

    琴笙回到医院的时候,聂锋已经把饭菜摆在桌子上了。

    “你去哪了?”他警惕地问道。

    “她帮我买饮料了,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初夏连忙说道。

    琴笙立刻会意,“初夏,你要的饮料这里没有,回头我帮你去外面买。”

    “要什么饮料?”聂锋追问道。

    “不用买了,我现在又不想喝了,我们吃饭吧,我好饿!”初夏打断了聂锋的话。

    琴笙马上给初夏盛粥和营养的汤,这些都是大补保胎的。

    聂锋看着两个吃饭的女孩,没发现什么异常也就放心了。

    蓦然,房间的门打开,利昂走了进来。

    “吃饭了?正好算我一个。”他说着就要坐琴笙旁边的位置。

    聂锋伸手去抓利昂的衣领,想把利昂扔出去,然而他抓空了,利昂的身形很快,超乎了他的想象。

    “别动手动脚的,爵爷我洁癖,不喜欢别人碰!”

    初夏看着聂锋打不到利昂,真心的着急,她拿起自己的碗,朝着利昂泼了过去,“你给我滚!司空珏害死我的孩子,还不够吗?还要害死我吗?”

    利昂身形一闪,粥泼到了墙上,他的唇角狠狠一抽,“司空珏对不起你,你找司空珏去,找我干什么?”

    “谁不知道,你们两个狼狈为奸?我也不会放过你!”初夏直接端起海碗就要把里面的粥都泼到男人身上。

    聂锋一把拉住初夏,制止了她的动作,“爵爷还不走吗?初夏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激动。”

    利昂脸色一沉,“那成,我先走,琴笙,我和你说的话,你考虑好了!”

    他说着走出房间,看来是流掉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恨他。他抬手给司空珏发出消息。

    聂锋看向琴笙,厉声问道,“利昂和你说了什么?告诉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