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19章 偷了我的种子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齐琪撅着嘴,探看着男人,就要了一千块的干洗费,她都不知道够不够洗这件衣服的。

    似乎男人看初夏的背影看太久,让她都要怀疑司空珏对初夏余情未了!

    “司空先生,我们去吃饭吧。”她轻声叫着男人。

    司空珏的神志被拉了回来,“你自己出去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靠之,齐琪只想骂人,用别人的卡给她买一件衣服,这是连中午饭都不想请她吗?

    这只铁公鸡,真心不想花一分钱就泡妞啊!

    要不是看着他是宫墨宸要找的人,还是公爵的朋友,她要攀附着司空珏,才能勾上利昂或者宫墨宸,她才不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她几步追上男人,“你去哪?我跟你一起去。”

    “我去中药房,你打车自己走。”司空珏说着阔步离开,完全没管身后的女人。

    齐琪狠跺着自己的脚,她自己还要搭上搭车的钱!简直是赔了!

    —

    琴笙把初夏送回家后,自己才回琴家老宅,已经多少天没看见男人了,她在手机的日历上做着标记,所有的帐,她都要给他记着。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似乎这几天也没看见利昂,好像大家都变得很忙的样子。

    她给初夏打了一个电话,安慰初夏不要生气,为了宝宝也不能生气。

    初夏看得很开,她说孩子是她自己的,孩子没爸比。

    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录取通知书下来,她就可以和初夏走了。

    晚饭的时候,琴笙依旧没有看见宫墨宸。倒是琴泽吩咐她多吃,说是觉得她瘦了。

    琴笙勉强吃了几口就回自己的卧室,她的脚步却走到了宫墨宸的卧室,男人的卧室还是老样子。

    望着大床,她的眸子泛出一层水雾,她还清晰的记得两个人在床上亲热的样子。

    床头柜上摆着两个人的照片,她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笑得灿烂。

    她吸了一下鼻子,宫墨宸,你等着,等你找不到我的时候,我让你后悔死!她出国的事,没告诉任何人。她发狠的说完,跑回自己的卧室。

    良久,当整个别墅的人都睡下,走廊里响起男人的脚步声,他的转动开琴笙的房门。

    床上的女孩睡得很不老实,被子被踢到了地上。

    宫墨宸捡起被子给女孩盖上,细心的用靠枕压好被子。他的手温柔的摸着女孩的头,看得出她睡觉的时候哭过了。

    他的心跳痛着,手指小心的擦掉她睫毛上的眼泪。

    低头想吻她,却顿住了自己的动作,他的毒越来越重,他只怕自己的毒会沾染到她。不回来吃饭,也是怕他不小心毒到她。

    他的眸光深深的凝在她的脸上,宝贝,再忍一忍,等我拿到解约,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片刻后,他才收回自己舍不得收回的眸光,起身依依不舍的走出别墅。

    外面的聂锋一直等着,其实从公司回到家,再从家去釜月色,根本不顺路。可是男人每天都刻意跑回来看琴笙,而琴笙却还和男人闹着别扭,有的时候,他真的想把实情告诉琴笙。

    随着宫墨宸坐上汽车,聂锋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开车奔向釜月色。

    深夜,初夏洗完澡,走出卫生间准备睡觉,陡然看见打开的窗子和房间里黑色的人影。

    她吓得要喊出声,男人关上窗子,几步跑过来,一把捂住她的嘴。

    “别喊,是我!”男人说道。

    初夏的手掰着男人的手,字从男人的指缝间逸出,“放开我!为一千块追债追到爬窗子,你不累啊?”

    司空珏松开女孩的嘴,手却滑到了女孩的咽喉处,锁住她的喉咙,“一千块我不要了,但是你偷了我的种子,还没做流产,这笔账我们要怎么算?”

    初夏紧张的看着男人,“谁,谁说的?我做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家住哪的?”

    她连忙否认,她的脑子一时间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她的事只有琴笙知道,可是琴笙是不会出卖她的!

    “我让我的人跟踪琴笙的车,想找到你还不容易?我抓你手腕的时候,摸出你是喜脉,你根本没做流产!”司空珏说道。

    他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作为药剂师,他还是懂得一点简单的医术的。

    初夏的牙咬在自己的唇上,“是。我是没做流产,我不用你负责,孩子是我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自己养,不会告诉他,他爸比是谁。这样行不行?”

    她急切的说道,她能感受到男人的手指在她的咽喉处越抓越紧。

    司空珏的眉头沉下,声音阴冷着,“不行,你没有养育我种子的资格。”

    他抬手拿出自己的配置的药,“把药喝了!”

    初夏紧紧闭嘴摇头坚决不喝那小瓶子里的药,就算男人没说那是什么,她也猜得出来。

    司空珏急了,该说的狠话他都说了,怎么她还这么傻的要给他生孩子?

    他的手把女孩的咽喉锁死,不让她呼吸。

    初夏抬手抓着男人的脸,逼他放手,可是男人和不知道疼一样。

    因为她剧烈的运动,她缺氧更加严重,不能呼吸憋到她的大脑一片发黑。

    陡然男人的手松开她的咽喉,她大口的呼吸着缺失的氧气。

    司空珏趁着这个时候,把药灌入女孩的嘴里,然后用手堵住她的扣鼻。

    望着剧烈挣扎的女孩,他的唇抿成了直线,“药没有副作用,一次就就可以坠干净,不影响你将来结婚生孩子。怕你嫌苦给你放了蜂蜜。”

    他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安慰,药是他亲手配的,她才怀孕一个月多点,这个时候吃药流产最好,他拿捏着药量,把对她的伤害降到了最低。

    初夏不想喝的,可是缺氧害得她不受控的做着吞咽的动作,那些苦涩的要被她喝下。

    她抬脚踢着男人,让他放手。

    司空珏感觉到女孩把嘴里的药都喝下了,才松开手。

    一张支票从他的怀里掏出来,“这是一百万的支票,算补偿你的。”

    他放下支票窗子跳出,不敢看女孩痛苦的样子。可是,这个孩子真的不能生,否则初夏一定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司空珏,你不是人,我恨你!”初夏哭喊着狠狠的咒骂着。

    她跑向卫生间,想把药吐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