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18章 生孩子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想到自己的计划,琴笙的唇角弯弯,她们的计划就是,考上国外的名校,然后一起勤工俭学,一起养宝宝!

    “你和你小叔还没和好啊?”初夏一边看着宝宝的东西,一边说道。

    “才不要和他和好!”琴笙气哼着。

    该死的男人一直没理她,天啦撸的,把她当空气一样,她这次一定要他认错,让他以后不敢再不理她!

    她的眸光一转,忽然看见远处的一件婴儿的小裙子,“你看,好漂亮的公主裙!”

    她朝着那裙子跑了过去。

    “你等等我啊!”初夏抬步就追琴笙。

    蓦然和身边走过的一个女人撞上了,她手里的饮料,洒到了女人的身上。

    “对不起啊!”初夏连忙说道。

    女人的秀眉一挑,“对不起就完了?知道我的衣服多少钱吗?我刚买的!你赔给我!”

    初夏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女人身上的衣服好贵!

    “内个,只是洒了一点果汁,干洗店可以洗掉的。”她小声是说道,赔一个干洗费还是可以的,赔衣服,她真的赔不起!

    “呵呵,你想的美,我才穿上身的,就让你弄脏了,你不赔别想走!”女人叫嚣着。

    “齐琪,怎么了?”

    初夏的身后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司空先生,你看,你刚给我买的衣服,就被这个女人弄脏了!”齐琪撒娇的依偎在男人的身上。

    只是过来找上卫生间的男人,就把新衣服毁了,她都要心疼死了,这个铁公鸡一毛不拔,她费了多少力气,才说动他,给她买了一件衣服。结果划卡的时候,才知道,他用的还是公爵利昂的卡。

    用别人的钱泡妞,她也真是醉了!

    算了,她不计较到底他花的是谁的钱,但是衣服就这么毁了可不行!

    初夏的脸尴尬着颜色,没想到会撞上司空珏给他女朋友买衣服。

    她的心慌乱的跳着,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她转头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不赔衣服就想走?”齐琪一步挡住初夏的路。

    “谁说我们不赔衣服了?”琴笙走了过来。

    她的手里拎着刚买的小宝宝的衣服,回来就看见司空珏和他身边的女人欺负初夏,简直气炸她了!

    齐琪看着走过来的女孩,“呦,怎么,你要替她赔吗?我看她这个穷酸样子也是赔不起的!”

    琴笙弯弯唇角,“是啊,我们很穷酸的,哪像司空珏这么有钱,有的是钱给夜总会的公主花!”

    司空珏的脸色阴沉着,不是因为琴笙挤兑他,而是他看见琴笙和初夏手里拎着的东西都是给宝宝用的东西。

    “琴小姐何必挖苦我,我再怎么有钱,也没你琴家有钱。”他转眸看向初夏,“你过来。”

    初夏一愣,要找她单独算账吗?

    麻痹的,她看他想怎么算?

    她跟着司空珏走到一边,“你想要多少钱?说个数,我今天没有,过两天打你卡上。”

    她想着自己的房子快卖了,到时候还赔不上一件衣服吗?

    “你做流产了没有?”司空珏没饶弯子径直的问道,脸色带着阴冷的气息。

    初夏呆怔了一下,没想到他找她问的是这件事,“我的孩子,要做要留,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抬眸狠瞪着男人,她又没找他负责,他干嘛咄咄逼人问她流产?

    司空珏的心一惊,“你不是没做吧?”他的唇角艰难的扯动了一下,“初夏,你到底是多贱?我都不要你,你还要上赶着给我生孩子?”

    初夏的脸惨白下来,气吼着,“司空珏,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我会给你生孩子?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断子绝孙!”

    司空珏苦笑了一下,“我就是断子绝孙,也轮不到你替我生孩子!你买的宝宝衣服是怎么回事?”

    “是我朋友要生宝宝了,我和琴笙买礼物送给她!你放心,就算世界上人类死绝了,我去日狗,生禽兽,都不会为了拯救人类,和你生孩子!”

    初夏的声音不小,连站在不远处的齐琪也听见了。

    她的眉心一沉,原来这个女孩是司空珏的前女友!

    她款步走过去,手臂妖娆的缠在男人的手臂上,“司空先生,原来是你的前女友啊,男人不要你,就玩怀孕,给男人生孩子啊?真不要脸!”

    初夏的唇角狠狠一抽,“谁不要脸了?对了,我还没谢谢你呢!谢谢你帮回收垃圾!你千万看好垃圾,没事别带他出来污染大气。”

    齐琪的脸气得发白,卧草,这是不是骂她是垃圾回收站吗?

    “你骂谁呢?”

    “她有骂人吗?我怎么没听见脏字啊?啧啧,世界小姐齐琪,做了釜月色的头牌,果然气势就不一样了。”琴笙大声的说道。

    “司空珏,你的品位真是越来越差,小心上公共所,染你一身的病!”初夏没客气的骂着。

    怪不得她觉得这个女人眼熟,原来是那个世界小姐齐琪。

    齐琪被气得全身发抖,她竟然被骂是公共厕所!

    天啦撸的!她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她抬手一巴掌扇向初夏的脸,“你敢骂我!”

    陡然,她的手臂被男人从空中抓住了,她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男人,他在保护初夏吗?

    初夏也没想到,司空珏能拦住齐琪不让她打她。

    司空珏的唇抿成了直线,丢开齐琪的手臂,“她是琴笙的闺蜜,你想要得罪琴家的话,我也不拦着你,你自己看着办。”

    齐琪一惊,琴家自然是她惹不起的角色。

    琴笙狠瞪了齐琪一眼,“初夏,骂够了,我们走!”

    初夏跟着琴笙就走,就在她和司空珏交错而过的时候,她的手腕被司空珏握住了!

    “你干什么?”她挣扎着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男人握得太紧了。

    “她得罪不起琴笙,不代表你弄脏别人的衣服可以不赔,赔一千块干洗费!”司空珏说道。

    初夏的心一抽,靠之,干洗费就要一千块,他怎么不去抢?

    “放开我,我知道了,回头让爵爷带给你!”

    随着男人的手松开,她拉着琴笙快步离开。

    司空珏的手缓缓地攥成了拳头,脸沉冷如最深的夜,初夏和他说慌了,她身上明明是喜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