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16章 上谁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我自然要娶她!难道不成让你娶?”宫墨宸说得信誓旦旦。

    利昂一愣,转瞬轻勾起了唇角,“这么自信,难道你自己有解毒的本事?”

    “呵呵,我自然不会自己给自己解毒,不过,有人能解毒就够了!所以,离我的琴笙远点,否则,我让你把一辈子不能碰女人。”宫墨宸的字从他的唇角冷逸了出来。

    琴笙不管嫁给谁,都不能嫁给利昂。

    “让我一辈子碰不了女人,宫墨宸,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我劝你还是给你自己先买好墓地吧!放心,明年我会带着琴笙抱着我们的儿子,去拜祭你的!”利昂叫嚣地说道。

    宫墨宸轻声冷笑,“理想很丰满啊,可惜现实中,我不会死,而且琴笙只能是我的!”

    他阔步从利昂的身边走过,没再看利昂一眼。

    利昂的眸光深看着宫墨宸的背影,眉头深深压下,他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手机打出电话。

    “司空珏,别忘了我们的协议。”他的语气透着生冷。

    显然他的话让手机另一端的男人怔了一下。

    略顿,司空珏轻声一笑,“爵爷,你多虑了,我就算死,也不敢违背协议,这个你是知道的。”

    他能听得懂利昂的话外音,显然利昂怀疑他了。

    “那就好。你继续配你的药!什么时候能给我?”他问道。

    “我还再测药的稳定性,在宫墨宸毒发之前,会配出来的。”司空珏说道。

    “嗯,我去睡我的美容觉了。”利昂挂断了电话,他照照镜子里,妖孽般的自己。

    到底哪点比宫墨宸差?该死的小女人,真不识货!

    他暗自骂着小女人,躺上床睡觉。只要司空珏不毁约,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给宫墨宸解药。

    房间里宫墨宸的手机响起,是聂锋的电话。

    “总裁,司空珏一直在虞梵的私人会所。”

    “他到是会选地方。”宫墨宸挂上电话,走出自己的卧室。

    再走过琴笙的卧室时,他打开房门。

    房间里只有一盏夜灯,柔和的光影中,女孩如小仓鼠一样的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唯一让他庆幸的就是这个丫头超好的睡眠,只要睡着,就是雷打不动的主。

    他抬手拿起大靠枕放到女孩的身侧,他知道她喜欢依靠在他的身上睡觉,果然女孩感觉到自己身侧多了一个物体,就条件反射的靠了过去,依靠在靠枕上,小脸还在靠枕上蹭了蹭。

    宫墨宸的唇角弯出一抹弧度,眸底的温柔和森冷的气场严重的违和。

    宝贝,我会我们努力的,但是现在要委屈你了。不要靠近我,我有毒。

    他默念着这句话,他不敢让她靠近,以为不管是她还是他,都会控制不住做一些亲密的事,可是他身体里的毒越来越重,他不能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

    而他到底能不能拿到解药,是一场赌博,他只能往最坏处准备,先让她疏离他。

    他折身离开卧室将房门锁上,大步流星的走出别墅,开车去虞梵的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外高高的悬着的牌匾上,写着釜月色四个字。

    取自仓央嘉措的诗。

    笑那釜落尽,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飞花万盏。

    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见与不见,爱与不爱,念与不念。

    我无论如何都屹立在风里,只为等你或有或无的回眸。

    给私人会所,起这么文艺的名字,只有虞梵一家。

    宫墨宸轻扯了一下森冷的唇角,默背着这首诗。

    门口的保镖看见宫墨宸走上楼梯,立刻恭敬的站在两边列队迎接,这尊神,他们昨天可是见识过了。

    还有一个跑去给禀报虞梵。

    虞梵一身月光白的旗袍,只在旗袍的一角手绘着一丛墨竹,她迈着猫步走了出来,清雅中透着一抹风情,脸上挂着她惊喜的笑容。

    “欢迎宫总裁”她抬手想挽住宫墨宸手臂的手,却顿在了半空中,最终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宫总裁请!”

    这个男人有多清贵!她只怕自己碰脏他的衣服。

    宫墨宸跟着虞梵来到一个奢华的单间,坐在沙发上。

    虞梵亲手泡好一壶茶,放到宫墨宸的面前,“这个单间是我私人用的,没有客人来过,茶具也是新的。”

    宫墨宸轻点了一下头,“费心了。”

    “不会,和宫总裁对我的恩情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虞梵说道。

    宫墨宸拿起茶杯轻品了一口,“茶不错。”

    虞梵弯了一下唇角,“司空先生还在星座房间里,你要找他吗?”

    “不用,我只是在这里坐坐,喝杯茶清净一下。”宫墨宸说道。

    “好,你随意,我不打扰你。”虞梵老实的坐在一边,不敢再说一句话,能和这样的男人,坐在一间房间里,她都觉得是荣幸。

    不过让很多人诧异的是,宫墨宸就这样在这里坐了一夜,清晨便离开了浮生月色。

    —

    早晨利昂起床,接到自己手下的报告,昨夜司空珏和宫墨宸都在釜月色一夜。

    他的眉头蹙起,“两个人都呆了一夜?”

    “是,爵爷,我们要进去查他们见面了没有吗?”利昂的手下请示道。

    “你以为你们进去就能查的出来吗?先不用进去,给我在外面盯着。”利昂挂断了电话。

    釜月色是什么地方?那是只有权贵vip才能进去的,既要买得起卡,又要有一定的知名度,显然他的手下连办卡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进去。

    他起身起洗漱,一会儿还有好戏演给宫墨宸看呢!

    琴笙是在餐厅里看见的宫墨宸的,男人的脸色一直是沉的,她的眉头紧锁了起来,他从来没有生她这么长时间的气,不管她犯了什么错误,只要她撒个娇,他就会原谅她。

    她的心生生堵得难受,一餐无语的饭,她静默的吃完走出别墅。

    宫墨宸和利昂都跟了出来,两辆汽车停在院子里。

    利昂站在自己红色的跑车前,笑得妖孽,“亲爱的,上车!”

    宫墨宸冷声逸出,“琴笙上车!”

    琴笙站在两个男人的中间,看着两个男人,上谁的车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