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10章 乖,不许淘气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不许淘气!”宫墨宸的手捏捏女孩的小鼻子,“她对我有恩,我必须救她。”

    男人少有的冷声,让琴笙意识到,男人已经为了叶薇两次没听她的话了。

    一次是餐厅吃龙虾的时候,她让男人吃,因为叶薇不让,所以他就没吃,还有就是这次,她不让他救,可是他却说一定要救。

    其实她只是试探一下,如果他听话不救了,她会和他说让他去救叶薇的,毕竟叶薇是他的医生。

    但是现在,她所有的小算盘都打错了,宫墨宸放下话要救叶薇。

    她的心口窒息着,他的话从来,不能忤逆,即便是她。

    她勾着男人脖子的手臂收紧,把男人的头按到她的面前,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

    “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救她?”她的唇抿成了直线,冷着小脸问道。

    宫墨宸轻笑一声,刮了一下女人的小鼻子,“都说了,她只是我的医生,你还瞎吃醋,我的小醋坛子,我看以后我们家不用买醋了!”

    琴笙蓦然抬头吻上男人的唇,手扯拽着男人的衣服。

    他的话不能忤逆,好,他要救人可以,她就要他!

    反正男人到手就是她的,她管什么叶薇?

    宫墨宸被小女人弄得一愣,原来她吃错的初级版就是不理他,升级版就是发动战争。

    他身边的莺莺燕燕,没少被她整治,那个时候她十岁,他二十岁。

    那些女人不是被胶水粘在椅子上,就是被她在裙子里放了蜘蛛,再不然就是被她在衣服上放了毛毛虫。

    他也是那个时候,发现小东西对他的感情不一样,似乎超过了对叔叔或者对父亲的感情,在发现她不正常的感情后,他困惑了很久,毕竟她太小,而他知道自己和她是不能在一起的。

    可是不管他怎么教育她,他是叔叔,她都依旧我行我素的爱他,并且与日俱增,后来为了公司的安定,他只好把贴身的职员都换成了男生。

    一度,他公司只招男员工的新闻,惹起了很多人的猜忌,都以为他是gay了。

    他对她的纠结,直到她十五岁的时候,收到第一封男生的情书,被彻底终结了。

    那是他无意中在她书包里发现的,粗线条的她根本没发现这封被偷放进来的信,因为信还没有开封。

    看着小男生稚气的话,他的心狠狠的揪起,他的女孩竟然被人觊觎了。

    他才明白,其实真的放不下的人是他!因为他的放不下,他旖旎的爱,才让她步步深陷。

    一个认知格外的清晰,他的女孩只能是他的,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毁了那封信,抛下了所有禁忌,一心一意的爱她。

    他永远不会告诉她,哈思曾经给过她情书。

    在他的思绪还没有从回忆里跳转出来,女孩的小手就扒光他所有的衣服,他被小女人压在身下。

    他的唇抿得死死的不敢让小女人入侵,扭头躲过她的唇,“乖,不许淘气!”

    “谁和你淘气了?你要救她可以,拿你自己换!”琴笙气鼓着小脸,跨坐在男人身上。

    宫墨宸额顶一黑,要他和救叶薇到底是什么鬼关系?

    “听话下去,说好的,等你考上大学!”他扯出一个理由。

    琴笙的唇角弯出狐狸般的笑,“说好的里面,没有你救叶薇!你不答应,我就不许你救她!”

    她蛮不讲理的用小爪子抓着男人的身,另一只手扯下自己的睡衣,说干就干,她今天不会放过他的!

    宫墨宸看着在他身上乱做的小女人,真心要被她折腾疯了,他的身体对的她没有一点的抵抗能力,他的手扶在小女人的腰上,黯哑的嗓音压抑的传出,“真的想要?”

    琴笙点头,就算今天把她撕了,她也忍!

    “行,但是我们没有套套,我怎么要你?”宫墨宸的眸低闪过狡黠的光。

    “为什么一定要套套?”琴笙歪着小脑袋问道。

    宫墨宸的眉心一蹙,小腹紧绷起来,女孩萌萌的样子,让他狠狠想要蹂|躏在她身上。

    “因为你要考试,还要上大学。难道你要挺着大肚子去上大学?想想一个校园里,就你一个孕妇,别人还是都是美美的女孩,而你成了欧巴桑。”

    琴笙的脑袋一个惊雷劈过,一群美女中,就她一个大肚婆,那画面真的很不美好!

    避孕,避孕,怎么也要毕业了,在给他生宝宝!她还没玩够,没当够宝宝呢,这个时候不能再来一个宝宝。

    “那没套套怎么办?”她郁闷的问道。

    “我去买。”宫墨宸把女孩从身上抱起来,放到一边,起身站起。

    “啊!”琴笙的手蒙住自己的眼睛惊呼出声,就算看过,她也不敢直视,暗红色的太吓人了。

    宫墨宸无奈的摇摇头,只是看看就吓着了,要是进去还不吓死她。色大胆小的小女人让他无语。

    他穿好衣服,大手在女孩的头上拍了拍,“好好躺着等我。”

    他折身走出房间直奔厨房找冰袋,好在是深夜,没有佣人在,不然真不能出房间了。

    琴笙听话的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等着她的男人,不知不觉的就合上了眼睛,她的生物钟很准,到了这个时间就会困得想睡觉。

    -

    利昂只觉得身上一冷,睡梦中的他被惊醒了。

    什么鬼?他抬眸看过去,就看见男人的身影站在他的床前。

    “靠!宫墨宸,你有病啊?半夜掀我被子,我告你非礼!”

    宫墨宸眸色一冷,一把抓住利昂的睡衣领子,“我看,我要先告你谋害!你找人放在叶薇皮包里的药是乌头,但琴紫娴血液里还检查出了附子,所以可以证明,琴紫娴的毒和叶薇皮包里的毒,不是一种。你让我亲自去找证据抓人还是你直接交人给我?”

    有了这个发现,他就可以找律师给叶薇打官司,因为不是一种东西,所以叶薇的赢面很大,当然还有一个不可缺少的就是给叶薇皮包里放毒的人。

    利昂的唇角一抽,没想到叶薇给司空珏下的药,不是单纯的乌头,还有附子。

    “要人没有,要命一条,宫墨宸,我不给,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他叫嚣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