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99章 做正经的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什么都好,小叔给我的,我都喜欢。”琴笙说着起身搂住男人的脖子。

    宫墨宸大手把女孩打横的抱起,走到沙发前,他坐在沙发上,女孩坐在他的腿上。

    “那我就自己安排了。晚礼服和鞋子呢?也都我给你定?”

    琴笙被男人弄得一愣,宴会她也参加过不少。没有一次连晚礼服都刻意提前定制,搞得和结婚的一样。

    “好,你负责赚钱养我,我负责美貌如花。小叔,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想要什么?”宫墨宸问道。

    他多想她把一辈子想要的东西都说出来。他好给的全部买齐了。

    “我想要你帮解决一下初夏的事,她爸爸为了还赌债,逼她嫁给一个老头,你能不能去说一句话,别让老头不要娶初夏?”琴笙说道。

    “傻瓜,我不让这个老头娶初夏,她爸爸还会找别的老头,凡是能给她爸爸钱的人,都可以成为初夏的丈夫。”宫墨宸说道。

    “可是,可是,初夏怀孕了,她不能嫁人,我不想让她把宝宝流掉。那是一条生命。”琴笙仰着小脑袋说道。

    宫墨宸的手摸着琴笙的头,“如果初夏不能对那个孩子负责一辈子,孩子只会成为她的负累。与其那样还不如流掉孩子,这样初夏就能有一个没有牵绊的未来。”

    一个18岁女生未婚先孕意味着什么,宫墨宸很清楚,一旦孩子生下来,初夏再想找到好人家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为了一个孩子毁自己的一辈子真的值得吗?

    琴笙才唇抿成了直线,转瞬抬眸看向男人,“要是你不能对我负责一辈子,要是我成了你一生的负累,你会抛弃我吗?”

    宫墨宸的心陡然一沉,一字一句,“不会,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孩。”

    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把她按在他的怀里,他怎么会抛弃她。

    她是他掌中的宝,她是他的一切,为了她,他才坚持活到了今天。

    琴笙枕在男人的肩膀上,手臂勾着男人的脖子,“我相信初夏也不会当孩子是负累的。”

    宫墨宸眸子轻合了一下,爱只一个字,可是想诠释这个字到底有多难,天知道为了琴笙,他付出了多少。

    初夏真的能承担得起这些吗?

    琴笙的眸光忽然打在沙发上的宣传页上,压在最下面的一张,露出了半个项链。

    可是她就看了半个,就喜欢的不得了。她从男人的怀里起身,伸手拿过宣传页。

    一条漂亮的粉色宝石项链映入她的眸低,白金的项链上镶嵌着一颗颗粉色的心形宝石,穿成了一串,下面是一颗心形的蓝色宝石和一颗心形的粉色宝石当吊坠。重要的不是大小,而是那粉色的宝石被切割成了心形。

    项链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甜心之恋’,原名叫‘belum’

    belum在印尼语里是尚未的意思,寓意这还没有成熟的少女。

    这款项链,不但价值连城,还是真实的古董,曾经是萨丽麦公主殿下的拥有的。是她父王送给她的礼物,寓意他的女儿还是少女,也是对女儿无尽的父爱。

    “小叔,这个是什么?”她问道。

    “这个是一个珠宝拍卖会,这件项链是他们拍卖上最贵的古董,是粉钻和蓝钻。我打算在拍卖会上给你买几件首饰。你喜欢哪个告诉我。”宫墨宸问道。

    早就把女孩吃望着项链的样子,尽收眼底。

    原来是粉钻石和蓝钻石,想来一定很贵!

    琴笙翻开宣传册看了一眼甜心之恋的价格。

    差点背过气去,起拍价是上亿!

    她果断的合上了宣传册,想到贵,没想到这么贵,她可不想让男人为了她破费这么多的钱。

    “我平时也不带首饰,这些东西买了也不敢带出去,不知道要来干什么。”她弯着唇角说道。坚决不让男人看出她的小心思。

    宫墨宸大手摸摸女孩的头,悬狸每一次耍小聪明,都萌得这么可爱。

    “好,我家琴笙最会过日子了,你去写作业,小叔给你准备宴会去。”他的手拍着女孩屁屁说道。

    琴笙从男人的腿上跳下来,“小叔,辛苦了,奖励你的!”

    她惦着脚亲在男人的脸颊上。

    没再缠着男人不放,男人要送她一个宴会,她要送男人一个惊喜。所以她要努力学习!

    宫墨宸走出房间,看见走廊里的聂锋。

    “总裁,初夏怀孕,要不要我去把初夏抓起来?”聂锋问道。

    对于男人的病,他急死了,没想到初夏竟然怀孕了,他想如果利用初夏和孩子,威胁司空珏,也许就能把司空珏到底是不是玉殿下逼出来了。当然逼出他的身份,也就能逼出解药。

    宫墨宸很清楚聂锋的意思,“不要动初夏,司空珏没打算要孩子,也不在意初夏,抓了也没有用,反而伤及无辜。”

    “可是我们没多少时间了。”聂锋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再想别的办法。初夏不能动。”宫墨宸吩咐道。

    宫墨宸把宣传册交给聂锋,“给我联系甜心之恋的主人,越快越好。”

    “是。”聂锋拿着宣传册退下。

    —

    琴笙在房间里和她的高数题正解得难解难分,听见玻璃窗发出噔噔的声音,她起身走过去,拉开窗帘,就看见妖孽的男人做在她宽大的窗台上。

    不得不说,月色照在他的身上,更让他有一种妖媚众生的感觉。

    她打开窗子,“你什么时候学会爬窗了?”

    利昂无奈的冷哼一声,他才不会告诉琴笙,宫墨宸给门换了锁,他的********也打不开她的房门。

    “不觉得这样很有情调吗?月色下,你在窗里,我在窗外,我在你身体里,你在我心房外。”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阿玛尼的!谁让你在我身体里!”

    她的小脸气得一阵红一阵白的,掐死这个男人的心都有。

    “切,多么意境深远的诗啊,一点都不懂得欣赏。你不喜欢,我们可用别的地方,比如嘴。”利昂没羞没臊的调戏着小女人。

    他喜欢看她被逗到炸毛时的样子。

    琴笙抬手进去推男人,被利昂抓住了手。

    “不逗你了,我们说正经的。”

    琴笙一愣,他们之间还有正经的?正经的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