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94章 见识他的尺寸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的脑子像是被雷劈到,呆怔的完全反应不过来,自己真的会怀孕吗?

    她那天和司空珏做过后,回家就看见自己的妈妈坐在别墅门前哭,告诉她,她爸爸欠了赌债,房子被卖了,他们没地方住了。

    当时她能做的就是安慰自己的妈妈,然后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换成钱,带着妈妈住小旅社。

    那个时候,她那还有脑子想这个事,等她几天后把妈妈安顿好了,想起这个事,也过了吃药的时间,她自己算着,那天应该是她的安全期,所以也就没纠结这个问题。

    想到安全期,她抱着一丝侥幸,“药没吃,但是安全期,也许没怀,是我这几天胃口不好。”

    “噗,平时看你挺懂的,关键时刻自己都不记得吃药,我去给你买验孕棒。”琴笙说着一溜烟的跑走了。

    走廊的拐角,她撞上了走过来的人,“对不起。”

    琴笙连忙说道,抬眸便看见的琴韵婷的脸。

    “靠!你走路没带眼睛吗?”琴韵婷气哼哼的说道。

    “是啊,就没带,怎么样?”琴笙懒得和她废话,绕过琴韵婷跑走了。

    颜菲诧异了,“不对啊,琴笙竟然承认自己没带眼睛?一定有问题,我们跟上去看看她干嘛去了!”

    琴韵婷点了下头,这绝对不是琴笙的个性,她和颜菲折身跟上琴笙。

    琴笙没敢去学校门口的药房只怕被那里的人认出来,她刻意钻进胡同,找了一个很小的药房,这种药房都是私人自己开的。

    一个中年妇女立刻打招呼,“小妹妹,你哪不舒服,要买什么药?”

    “我买……”琴笙好悬闪了舌头,这话还真特么的不好说,“内个,我买,买,验孕用的,那个棒。”

    她的舌头都快打成中国结才说全了要的东西。

    女人看了一眼女孩身上穿的校服,“啧啧,真是世风日下,还是学生呢,就买这东西?我们那个时候,结婚都不知道男人那东西长什么样!”

    琴笙的脸色一沉,要不是她急着要验孕棒,她就和这女人撕逼了!

    结婚都不知道男人的东西长什么样,她老公是太监吗?

    “你到底卖不卖?不卖我走了!”

    “别急啊,这不给你拿着了!”女人连忙说道。

    “多少钱一个?”琴笙问道。

    女人的眸低划过金光,一看女孩就是第一次买,“一个50,两个90,你要是买三个我算你便宜点,你给120。反正你也总用,一次多买点吧!”

    “我呸!你才总用呢!一个四十是吧?”琴笙套出四十扔在柜台上。

    “不是,一个是五十,你买三个才算你40一个!”女人喊道。

    琴笙抓起一盒,“你卖不卖?不卖我去别家了!”

    “算了,算了,看在你是学生,我给你优惠!”女人的口气好像自己吃了多大的亏一样。

    心里却美得冒泡,十几块的东西,被她卖到四十,她怎么敢让琴笙去别家?

    琴笙急忙跑出药房,明知道被坑了,可她却没时间和这个女人矫情这些,快到上课的时间了。

    药房外琴韵婷和颜菲透过大门上的玻璃,一眼就看见柜台上东西。

    “是验孕棒!我们猜对了!果然是见不得人的事!”颜菲的脸上透着惊喜。

    “嗯,我们回去,看今天不整死她!”琴韵婷狠毒的说道。

    —

    学校卫生间里,初夏拿着验孕棒走出隔间,脑袋耷拉着,“琴笙,你帮我看看,两个红线是不是怀孕?”

    琴笙认真的又看了一遍盒子上的说明,“是,两个红线就是怀孕。”

    “会不会验孕棒有问题?验错了?”初夏完全接受不了自己怀孕的事实。

    “怎么会?我看着生产日期挺新的。应该验得准。你打算怎么办?”琴笙问道。

    初夏的牙咬在自己的唇上,“不,不能留,我爸爸那天把家里的钱搜走了,出去赌,又欠了200万的赌债。他让我嫁给一个老头,说是老头答应给200万聘礼。等我毕业了,我就要结婚了。”

    她抹着自己的眼泪,这个时候她才说出自己这几天一直愁的事情。

    “我去!你爸爸怎么让你嫁老头啊?!你不要嫁老头!大不了,我让我小叔给我们钱,我们一起出国留学!”琴笙说道。

    “我不嫁,就没人给我爸爸聘礼,他没聘礼还高利贷,高利贷就会抓我妈妈去最下贱的地方,做见不得人的事。我妈一把年纪了,我不能让她做那样的事,还不如我嫁一个老头呢!”初夏轻声说道。

    琴笙眸光一转,有了办法,“我先上课,下课我去找利昂要司空珏的电话,我们去找司空珏!”

    她随手把验孕棒扔到了垃圾桶里,拉着初夏走出卫生间。

    琴韵婷和颜菲看着琴笙和初夏走远,才溜进卫生间,果然找到了她们要找的东西……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琴笙立刻跑去办公室找利昂。

    她推门就进,一眼看见正在提裤子的男人。

    利昂转头看着闯进来的女孩,眉梢一挑,不徐不疾的拉上裤子拉链,妖孽般的说道,“想看我身体,就直说,我免费让你看,闯办公室干什么?”

    “噗,就你那小唇膏算了吧,我没兴趣。给我司空珏的电话!”琴笙走进来说道。

    利昂的唇角一扯,该死的小女人,又说他是唇膏男,让他狠狠想要把她压在身下,让她见识一下他的尺寸。

    “你要司空珏的电话干什么?”他问道。

    “内个什么,”琴笙的脑子高速的运转着,忘了找要电话的理由,“是,是因为我同学过敏了,我看着司空珏的药挺管用,我想找他再要点。”琴笙说道。

    药是很管用,他们晚上用的司空珏的药,转天早晨洗掉那些药就好了,她没耽误上课。

    “你同学过敏了?谁啊,叫什么?”利昂问道。

    “我同学你不认识!快点给我电话。”琴笙说道。

    利昂的眸子压成了狭长,绞着面前的小女人,“我教你们宫廷礼仪,你的同学我不认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