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84章 很无耻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吓得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想跑,她可不想过敏。

    而利昂抓着要跑的女孩不放,两个人挣扎间,琴笙挥动的手臂打到了利昂的脸。

    随即,三碗水全部洒了下来,浇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啊!都是你害我的!”琴笙生气的抬脚踹着利昂。

    这下糟了,她的皮肤本来就容易过敏,本来想整人的,结果成了整自己!

    “琴笙!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踢爵爷啊!你自己不好好跳舞,弄洒了水,你还怪爵爷!”

    “就是!你太不讲理了!”

    “我们去告诉校长,琴笙打爵爷!”

    女生们全部都义愤填膺的说道,简直侮辱了她们的梦中情人!

    利昂看看自己,又看看女孩,他们除了身上都湿了,倒是有什么异常,而且水是干净的。

    “说,水里到底有什么?”

    琴笙堪堪地扯着唇,“真的没什么,你不是看到了吗?我身上都湿了,你放我走!”

    她的手臂挡在自己的胸口上,这里湿了真的不好,害她都要走光了。而且,她哪敢说水里放了紫珍珠的汁液,要是说了,利昂不掐死她才怪!

    她要趁着他过敏之前,跑,跑,跑!

    利昂诧异了,真的看不出什么,难道是他搞错了?

    他抬手要放小女人走,忽然发现她的白色校服裙里透出了一抹红色,就在胸口的位置上。

    琴笙发现男人的眸光不对了,她一只手被男人抓着,就用另一只手扇向男人的脸,“靠!你往哪看?”

    天啦撸的!有盯着女生胸口看的吗?

    利昂被打的一脸是水,琴笙的手上也被洒到水了,“妹的!你打我干什么?我是你看胸口怎么红了!绝对没有别的邪念!”

    他发誓这次真的是本着探索发现的精神,去看她胸口怎么红了,完全没想别的。

    只是这话从男人邪魅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是这么的违和!

    “我红不红管你什么事!你放开我!”琴笙只急得要逃,她已经过敏了,想来男人也快了。

    “不对,别动,你的手上怎么也红了?”利昂是想放人走的,但是又察觉到不对的地方。

    “天啊!爵爷,你的脸怎么红了?”琴韵婷惊呼道。

    她才不管琴笙怎么样呢,她在意的是爵爷!

    “没事,就是被琴笙打了一下。”利昂没在意的说道,男人打一下怕什么?

    “什么?琴笙真的打人了?”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冲了进来。

    琴笙和利昂转头便看见走进来的黄校长。

    “校长,我没说错吧?琴笙太胆大妄为了,连爵爷都敢打!”颜菲跟在校长的后面说道。

    她恨死了琴笙,这么好的告状机会,她怎么能放过。她第一时间就去禀报校长了。

    “琴笙,你敢打爵爷,我要全校通报批评你,记大过,然后请家长!”校长熟练的报出惩罚。

    “知道了,我现在能走了吗?”琴笙不怕请家长,什么都不重要,她现在痒得不行,只想快点去医院。

    “不行,你要罚站到你家长来!”校长转头看向利昂,讨好的说道,“不知道,公爵对我的惩罚满意吗?”

    还没等男人说话,校长就惊呼出声,“爵爷,你的脸怎么了?”

    “不就是被琴笙打的吗?还问什么问?”利昂的额顶一片乌云,被女人打就够丢脸的了,还一遍遍被人问。

    “不是,爵爷,你的脸不像是被打的,你不是得什么病了吧?”校长瞬时想起了传染病,这要是在学校传遍开,他的学校可要都停课了!

    妈呀!他要怎么想这些学生权贵的父母交代?责任太惨重了!

    琴韵婷掏出她的小镜子递给利昂,“爵爷,你快看看吧!”

    利昂冲着琴韵婷举着的镜子看了一眼,“啊!”

    瞬时叫出了声,他英俊的脸上,起了一层红色的包,简直把洁癖的他,恶心到吐!

    “琴、笙!”他冲着小女人气吼着,这个时候他要是看不出问题,就真的眼吓了,琴笙的手臂上还有她的胸口上也都是这种红疙瘩。

    别的都好办,可是他洁癖的毛病,就是忍受不了自己的身上有一点有碍观瞻的东西,他气到牙疼的想要咬死这个臭丫头!

    琴笙无奈地拧巴着小脸,这下什么什么地都瞒不过去鸟!

    “来人,快送爵爷去医院!”校长连忙叫人。

    “你还不放手?”琴笙无语了。

    “放手,你跑了这么办?就抓着你,要是我有什么事,就把你就地正法了!”利昂气哼着,抓着小女人跟着校长上车去医院。

    到了医院,为了自己的伤,琴笙也只好说出是水里有紫珍珠的汁液。

    “多肉植物的汁液都会引起人体过敏,你们不知道吗?这么还要弄水里?”医生摇头责备着,给两个人开了外用药,还有输液的药。

    琴笙翻翻眼眸,这个医生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她就是知道,才弄的好不好?

    “给我一间双人间,把她放我旁边!”利昂吩咐道。

    “干嘛双人间?”琴笙掰着男人的手,他不累吗?还抓着她。

    “你弄伤我,要负责照顾我!”利昂拽着琴笙就走,他要是让她好过,他就不是利昂!

    来到病房,利昂才松手,琴笙跑到卫生间,换了才服,顺便给自己过敏的地方涂了抗过敏的药。

    当她走出卫生间的时候,男人光着身子在穿裤子。

    “啊!暴露狂!”她连忙扭头不敢看。虽然男人背对着她,她什么都没看见。

    利昂悠哉的穿上了衣服,“我不在这换衣服,难道去卫生间?你是暗示我应该和你一起换吗?”

    琴笙被噎得无语,“滚!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换呢!”

    “过来,给我涂药。不然,我要让校长找初夏的麻烦!”利昂威胁道。

    “利昂,你很无耻!”

    “臭丫头,你最好求神拜佛的,我能恢复原样,不然我毁容,你要对我负责!”利昂说道。

    琴笙怎么听都别扭,怎么弄得他毁容,她就要负责他一生一样。

    她走过去,为了初夏,她决定忍了,她拿起药膏给男人的脸。

    女孩柔软的手指涂着冰冰凉凉的药膏在利昂的脸上,而且他是半躺在床上的,女孩是站在床边俯身给他涂药的,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她的领口看见一片风光。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小腹一紧,是不是该好好的罚她一下?

    他一把将女孩抱进他的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