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83章 陪我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哼,你想套我的话?我才不会告诉你是谁呢!有什么遗言就快点写吧,省得没机会了!”琴韵婷叫嚣着和颜菲走进教室。

    “卧槽!琴韵婷被赶出琴家刺激疯了吗?让你和你小叔死,这样的人还没出生吧?”初夏吐槽着。

    琴笙相信自己的小叔的能力,但是琴韵婷的话,还是让她有些不放心,似乎琴韵婷很有把握。

    “初夏,你先去教室,我给我小叔打电话。”

    她和初夏说了一声,就走到走廊的拐角,拿出手机拨出号码。

    “嗯?怎么了?”

    手机里传出男人冷然又绞着雄性魅力的低沉声音。似乎听他的声音都能让女人怀孕。

    琴笙的小脸浮出一抹绯红,又想起两个人亲热的画面。

    “小叔,我看见堂姐了,她说有人能要我们的命。我不放心,告诉你一声。”

    她没忘了说重要的事。

    片刻的沉静之后,男人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了,你安心上课,没什么人能打败你小叔,知道吗?”宫墨宸说道。

    “我知道,我小叔是最棒的!”琴笙弯弯唇角,宫墨宸说出的话,从来都是板上的钉,永远不会食言!

    有了男人的承诺,她就放心了,她蹦蹦跳跳的回教室上课。

    办公室里的宫墨宸,眉头低压下,按动了内线电话,“琴韵婷昨晚都去哪了?”

    “禀报总裁,她去了一个夜总会。今天早晨才出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聂锋说道。

    “查夜总会主人,还有琴韵婷账户。”宫墨宸吩咐道。

    “是。”聂锋领命挂上了电话。

    宫墨宸起身走向落地窗,眸色幽深的看向窗外的天空,他来了。

    —

    体操教室里,琴笙有看见不想看见的妖孽。

    利昂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宫廷礼仪课停了一周,穿插着让你们上了社会调查课,这个星期开始继续宫廷礼仪。琴笙,你的练习的怎么样了?起来走两圈!”

    琴笙一口气差点背过气,怎么听着像遛狗?

    他特么的才走两圈呢!不对,他还要打滚,钻火圈!

    她站起身,“爵爷,我不是很喜欢僵尸来了的走路方式,你们贵族都是从地里抛出来的?”

    利昂的唇角狠抽了一下,“你才僵尸呢!是你们不会走,才走得很僵尸一样。”

    他站起身,弹弹自己的衣服,“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宫廷礼仪!琴笙,你去拿三碗水来,放在我头上和双肩上。”

    琴笙马上颠颠的跑去拿,唇角笑弯出了狐狸般的笑意,要是不整治死利昂,简直愧对了这么好的机会!

    她在水房里打水,趁着没人注意,折下窗台上摆放的多肉植物紫珍珠肥厚的叶片,带上清洁工放在水房里做卫生用的橡胶手套,把紫珍珠叶片的汁液挤到水瓶里。

    挤多少够呢?她不知道。反正多了比少了好。她没含糊的挤了好几片的汁液进去。反正这些东西到水里,也看不出来,没人能发现。

    她端着水壶和三只碗回到体操教室,“爵爷,拿来了。”

    利昂指指自己的肩膀,示意她把碗放上面。

    琴笙没客气的把含着胶水的水倒在碗里,然后在利昂的肩膀和头顶放上小块的木板,再放上装满水的碗。

    “行了,爵爷,你溜两圈了。”她的唇角浸着她的坏笑,只等着看好戏。

    利昂的眸光绞着坏笑的小女人,眉稍轻挑了一下,“我自己溜达,怎么显示我的本事?我们一起!”

    他抬手拉住琴笙的手,把她拽进他的怀里。

    琴笙吓得抬头看利昂头上的碗,她可不想被水浇到。碰到多肉植物的汁液会引起人过敏的,她可以不想弄自己起一身又红又痒的红疙瘩。

    “放松,我带你跳舞。”利昂说道。

    琴笙吓得一颤,跳舞?靠,她和他这么近,那三碗水掉下了,还不都洒她身上?

    “我不会跳舞!”她连忙说道。

    “我教你,你所有不会的,我都可以教你。教室学不会,可以在卧室教。”利昂绞着小女人脸上僵硬的神色,就知道悬狸一定在他的水里做了手脚。

    他的一只手抓着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搂在她的腰上,带着她在体操教室里翩翩起舞。

    琴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的眸光没一刻不盯在男人头上的碗里,耳边都是同学们的叫好声。

    女生们惊呼着行云流水般跳舞的公爵,果然是贵族风范,那三个碗,在他头和肩膀上没有一丝晃动。

    “妈呀!太贵族了!这才是大贵族的风范!”

    “是啊,这是我见过最贵族气的男人。”

    “别看了,没看见爵爷搂的是琴笙吗?我们看也没用。”

    “我呸!琴笙也配吗?你看她僵硬和僵尸一样,连跳舞都不会!”

    羡慕嫉妒恨全部写满所有女生的小脸,只恨在男人怀里的女孩不是自己。

    琴韵婷的脸苍白着,利昂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那种邪魅的帅气,真的是别的男人不能比拟的,她的眸光直直的锁在利昂俊朗的身子和妖孽般的脸上。

    和哈思在一起,一半是哈家够档次,她嫁过去符合她的身份,还有就是和琴笙赌气,她想抢走哈思。

    若问她真心喜欢哪个男人,她想还是她还是喜欢公爵。她的手攥成了拳头,恨肆意的在她心里如野草般的疯长。

    只是没人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谁能过来替换琴笙,琴笙能谢她八辈子祖宗!

    “麻痹的,你跳够了没有啊?”她忍不住的骂出来。

    利昂的眸子压成了狭长,“臭丫头,陪我跳舞你怕什么?我又没让你陪我啪啪。”

    “我跳累了不行吗?要不然让别人替我行不行?”琴笙扯出一个理由。

    “不行,宫廷礼仪课不能挂科,跳不好,就继续跳,跳到合格为止。”利昂说道。

    琴笙狠狠瞪着男人,“你存心的!”

    “不想跳也行,告诉我,在水里做什么手脚了?”利昂问道。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这才明白,他早怀疑她了。

    “我没放什么,不信你看啊!我把碗给你拿下来!”她的眸光一转有了办法,眼睛看保证看不出来。

    “拿下来多麻烦,不然直接撒你身上。”利昂说着迈着他的舞步,头向下低了一点。

    “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