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4章 送到宫墨宸的床上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现在能救我的,只有他,这件事只要他不追究,根本不会治我的罪,你必须把他摆平,让他同意不追究!”颜城说道。

    他的眸光审视的看在女儿的身上,怎么多年了,他没少调教女儿,女儿也被他调教的亭亭玉立。

    他不信凭自己女儿的姿色,会勾不上宫墨宸。他只恨自己开窍的太晚了,就知道找和女儿同龄的人,却忘了那个真正能呼风唤雨的人。

    颜菲倒吸了一口冷气,“爸爸,为什么你要自己承认,如果你不承认,大不了……”

    她也在想自己哥哥的那句话,大不了她就被人轮了,可是至少她爸爸会没事,能给她报仇。

    “你以为宫墨宸能放过我吗?就算我不承认,他让人毁了你之后,还是会报告给总统的。

    到时候罪名更大,别忘了那些徐混都招供了。主动认罪能换来最轻的除非处罚,而且还能保全你,有你在,我们颜家就有翻身的一天。”颜城说道。

    颜菲没想想到就在那几秒钟内,自己爸爸竟然想了这么多的事。

    “可是,我没把握。”她真的没把握,而且从骨子里她是怕宫墨宸的。

    因为她和琴韵婷在一起没少听琴韵婷说她小叔的事,她觉得宫墨宸很冷,而今天让她看见的不只是宫墨宸的冷,还有他的杀伐决断的可怕。

    “没把握?女人追男人还用把握?哪个男人不偷腥,不喜欢新鲜的东西,你把你自己送到宫墨宸的床上,难道他还能踢你下来?

    只要他要了你,我们颜家不但会逢凶化吉,我还能平步青云!这件事你尽快去办,千万不能耽误了!”颜城吩咐着女儿。

    “时间到了!”门外的看守喊道。

    颜菲知道这是肖斌催她出去,不然谁敢叫她出去?

    她看着颜城挥了一下手,起身走出会见室。

    她堆着脸上的笑走到肖斌的面前,“肖狱长,多谢你让我见我爸爸。”

    肖斌眉头一沉,“你是打算就这么谢我?”

    颜菲的眼泪瞬时滚落了,“肖狱长,我爸爸有几份重要的文件,让我去送,我们家就靠着这个翻身了,我要快点去办!”

    她扯了一理由应对着肖斌,她知道肖斌要什么,不过她不能给肖斌,她要勾宫墨宸必须保证自己是干净的。

    肖斌一怔,“你爸爸还能翻身?”

    “不但能翻身,还能平步青云。”颜菲故意吓着肖斌。

    转瞬,她又换了一个语气,“当然,我爸爸要是能平步青云,一定不会忘记肖狱长的恩情。”

    她额手指点在男人的胸口上。

    肖斌果断不敢在提什么非分的要求,如果颜城能没事的话,他上了颜城的女儿,想来颜城也饶不了他。

    “颜菲,你别忘了,你爸爸还在我的手里,你要是敢骗我,我饶不了你!”他也不忘了威胁一句。

    “我怎么敢骗你呢?我们一家人又跑不了,能不能出去,你看着不就知道了。”颜菲说道。

    肖斌抬手叫过一个守卫送颜菲出监狱。反正人在他手里,他知道颜菲跑不了。

    监狱外,颜宇等得心急火燎着,终于看见自己妹妹出来了。

    “怎么样爸爸说什么了?找谁救他?”

    “爸爸让我钓上宫墨宸,他说,现在只有宫墨宸能救他。”颜菲回答着。

    “嗯,倒是好办法,你要是钓上宫墨宸,我的公司也靠上大树了!顺便让他给我几个跨国的项目。”颜宇马上算计着他的算盘。

    颜菲的牙咬在唇上,问题是她要怎么见宫墨宸?

    牟然,她想到了实践课还有一天,也就是说,明天她还能去宫墨宸的公司见到宫墨宸。

    她眸子闪出阴损的眸光。

    —

    琴家别墅里,琴笙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无聊的逗着她的蜘蛛和仓鼠。

    仓鼠是上次她躲在卫生间里,小叔怕琴紫娴闯进去,所以撒谎卫生间里有仓鼠,后来买了一只给她,好坐实仓鼠的事。

    蜘蛛是她买来吓何芬的,她还以为被佣人抓住了,何芬会拍死那蜘蛛,不过小蜘蛛命大,被小叔救回来给她。

    于是,她的房间里就多了两个小盆友。

    她的房门被推开,妖孽的男人走了进来。

    “啧啧,听说你受伤了,这不是挺好的吗?还全须全影的,没少胳膊没断腿。”利昂的眸底满是他的邪魅。

    琴笙的唇角抽了一下,合算他盼着她缺胳膊断腿了?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本姑娘我活得好好的。”

    “切,大老远的回来看你,还成了吕洞宾了。”利昂戏虐着女孩。

    “滚!你特么的才是狗!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琴笙叫嚣着男人。

    “不会,要不你做个示范,我先看你怎么滚?”利昂凑到女孩的眼前说道。

    “我才不会呢!”琴笙扭头不在看男人,只觉得没有这个男人的世界才是和谐的。

    “我教你,我们一起滚,先从床上练起,然后沙发,浴缸,墙上,等你熟练了,我们可以打个野战,玩玩车或者马震。”利昂故意气着女孩。

    琴笙的小脸抽动了一下,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就说不出好事。

    牟然,她眸光一转,“堂姐,爵爷找你!”

    利昂正诧异着琴笙怎么会忽然喊堂姐,就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

    “爵爷,你找我?”琴韵婷快步走进来,不过下一秒尴尬了,她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忘了自己刚才是扒门上偷听的。

    现在进来不就是说明,她刚一直在门外吗?

    “内个什么,我从这路过,正好听见琴笙叫我。”她心虚地说道。

    琴笙弯弯唇角笑得无害,“堂姐,爵爷说不会滚,我看这个活还是你来教他吧!”

    琴韵婷呆愣住,“什么滚?”

    她是偷听来着,不过除了最后琴笙喊出来的那句,其他根本没听清楚。

    利昂狠瞪着琴笙,这个女孩就这么把他踹给别人了?

    琴笙从笼子里拿出小仓鼠,放到了地上,伸手堵上自己的耳朵。

    “啊!救命啊!”琴韵婷嚎叫这,她和琴紫娴一样,最怕这些毛茸茸的东西,她一下子跳到利昂的身上。

    利昂没防备琴韵婷会扑他,他迈步向后退,却看见仓鼠从他的脚下跑过,他躲闪着仓鼠只怕踩到,而重心不稳的他,华丽丽地被琴韵婷压倒在地上。

    “出什么事了?”琴泽听见尖叫声,推门走了进来。

    琴韵婷瞬间吓到石化,被她古板的爷爷撞到她骑在男人身上……

    啊!爷爷要怎么对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