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1章 你是我的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骤然,一列越野车的车队,将整个废墟包围住了,从车上跳下来荷枪实弹的男人们,齐刷刷的跑进废墟。

    初夏简直看呆了眼睛,特种兵吗?兵哥哥好帅啊!

    她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还没有十分钟呢,这些人就和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出现在她面前。

    牟然,她甩了一下自己的头,自己花痴的毛病真的管不住,她急忙跑下车。

    宫墨宸从劳斯莱斯幻影车里走出来,带着他一身的戾气,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毁灭一样。

    “小叔!琴笙和哈思都在废墟里呢!”初夏迎上去说道。

    宫墨宸迈开他的长腿,带着一票人冲废墟。

    琴笙被两个男人按住肩头,要解开她的腰带,一个人的手摸上她的小腿,向上摸去。

    陡然,一只大手抓住那个人的后脖领,将他扔了出去,紧接着是其他的人,他的动作很快,完全不给那些人反应的时间,而那些人被扔都地上,立刻有人用枪指着他们的头,让他们再不敢动一下。

    “小叔!”琴笙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不等女孩动,宫墨宸脱下西服裹在女孩身上,打横的抱起,“别怕,有小叔在!”

    他的手臂紧抱着他的女孩,有些颤抖,像是怕他会失去她一样。

    初夏吃惊的看着走出来的男人,两分钟没用,战斗结束了?

    宫墨宸抱着女孩上车,送她到医院,检查身上的伤。

    哈思也被聂锋开车送到了医院,他的伤虽然难看,不过都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医生给他做了包扎。

    琴笙的身上只有几处被打的淤青,只是脚在踢人的时候,被崴到了。但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她的心一阵慌乱着,手一直抓着宫墨宸不放。

    直到宫墨宸给她用红花油按摩了淤青,换了衣服,她才晃过神来。

    “小叔,有给我打电话,说是能告诉我,偷换文件的人是谁,可是我没想到,我去了会碰上这些人。”琴笙把整件事情告诉了宫墨宸。

    “为什么这样的事不告诉我?”宫墨宸忍不住责备着女孩。

    因为心疼她,他才舍不得她受伤,因为不想受伤,他才要责备她,不想让这样的事再发生。

    “小叔,对不起,我觉得我给你找了很多麻烦了,我想查清楚再告诉你的,况且,那个人说了,不许我告诉你!”琴笙小声的说道。

    “麻烦?琴笙,你从小到大都是我的女孩,你懂吗?你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不管你有什么事,也都是我的事!”宫墨宸少有的气吼出声。

    他什么时候嫌弃过她是麻烦了?从她生下来,他就抱着她,给她喂奶,给她换尿布,照顾她一切饮食起居。

    而这次她遇到威胁的原因,只是因为,她怕给他找麻烦?

    “小叔,”琴笙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生气的小叔,手拽着按男人的衣角,“小叔,你别生气。”

    宫墨宸抬手挥开了女孩的手臂,转身就往大门走,“不是怕成为我的麻烦吗?别跟着我!”

    琴笙脑中的一根神经断掉了,小叔不要她了?

    “小叔,我不敢了!你别走!”

    她哭喊着,冲下床去,从后面抱住男人的腰,“我不许你走,你不许走!”

    “还怕是我的麻烦吗?”宫墨宸冷声问道。

    “不怕了。”琴笙呜咽的说道。

    “说,你是谁的女孩?”宫墨宸继续逼问道。

    “我是小叔的女孩!”琴笙的眼泪打湿了男人的后背的,她也害怕今天的事,如果今天小叔没有及时赶来,后果真的不敢想了!

    宫墨宸回头看女孩,暮然又发怒了,“谁让你光脚下来的?回床上去!”

    琴笙连滚带爬的上了床,“我是怕你走了,才没穿鞋的。”

    宫墨宸几步跟过来,把女孩的脚抓起来,用手绢擦着她的小脚丫,“自己体寒不知道吗?说多少次不许光脚下地,就是记不住吗?”

    看着细心给自己擦脚的男人,琴笙止住了眼泪,凑到小叔的面前,“你不生我的气了哈?”

    “生!下次再有事情瞒着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宫墨宸的语气中绞着他的怒意,他不许她再有一点危险。

    “我以后不会了。对了,那些人抓到没有?审讯他们就知道谁害我的!”琴笙恍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人都抓到了,等你好一点,我们就去审讯他们。”宫墨宸说道。

    “我现在就要去!”琴笙说道,她太想知道到底是谁害她了!

    宫墨宸打横的抱起女孩,“好,我们现在就去审讯他们。”

    医院的大院里,豹哥和他的手下被五花大绑的捆着跪在地上。几个人都吓傻了。

    他们看见宫墨宸抱着琴笙走出来,都磕头求饶着。

    “宫总裁,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你饶了我们吧!”

    聂锋带着手下搬出一个单人沙发放到院子当中。

    宫墨宸坐在沙发上,而琴笙就舒服的做在男人的腿上。

    “琴笙,他们谁撕你衣服了?”

    琴笙的手指向那个扯她衣领的男人,“就是他。”

    “来人,把他的衣服都撕掉鞭刑,身上不许有一块好肉。”宫墨宸森冷的说道。

    “宫总裁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这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

    宫墨宸一挥手,聂锋带着人抓下去执行鞭刑。

    “宝贝,告诉我,谁拽你的脚了?”

    琴笙又指出两个人。

    “把那两个人的腿剁了。”

    宫墨宸的声音森冷的像来自地狱,随着杀猪般的惨叫声,那两个人就这么没了腿。

    院子里所有的人一片哗然,大家的眸光都看向男人怀里的女孩,这个女孩随便拿手一指,可就是要人命的节奏!

    五个人现在只剩下两个了。

    有一个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抓的是女孩的手腕,显然他要没手了。

    他急忙跪着爬过去,“求宫总裁饶了我,您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害的这个小姐吗?我们只是一群徐混,没人给钱指使我们做,我们也不会找这位小姐的麻烦!”

    “黑子,不能说啊!”豹哥起身冲过来,用手堵宗子的嘴。

    “豹哥,对不起了,兄弟不想死啊!”黑子反手把豹哥按在了地上。

    宫墨宸冷逸出一个字,“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