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7章 小叔是我的人了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的手臂挡住扑来的女人,冷逸出几个字,“紫娴,别让我讨厌你。”

    琴紫娴顿住自己所有动作,男人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几个字,却压得她再什么都做不了。

    她不能让他讨厌不是吗?

    呵呵,她忍住眼里所有的泪,抱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上,是不是这样他就不要讨厌她了?

    她的脸看向车窗外,睫毛一抖,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玻璃窗能映出她身后男人的影像,他深邃的眸低不知道纠错着什么,仿佛她并不存在,没有一点余光施舍给她!

    琴紫娴想,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她还怕自己的眼泪会被他看见,然而,男人的眼中根本没有她的存在。

    琴笙!我不信我会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心,你就等着吧!

    她的心狠狠地咒骂着琴笙。

    —

    餐厅里的琴笙,牟然打了两个喷嚏,她的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不知道谁在骂她,鼻息里满是手上残存的男人味道,她的脸不受控的又红了。

    “想什么呢?把脸都想红了?”利昂坐在琴笙的身边问道。

    随手夹着桌子上的鲍鱼和蜜汁梅肉,放到女孩的碗里,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不自觉的做着宫墨宸每天做的事。

    琴笙没客气的吃着男人夹给她的菜,“用你管?食不言寝不语不知道吗?”

    有些幸福只能自己独享,比如她刚才和宫墨宸做的事情。

    利昂凑到女孩的耳边,“想不想知道谁偷换了你的文件?”

    琴笙诧异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妖孽,“你知道?”

    难道刚才那个电话是利昂打给她的?虽然声音不像,不过听说有变声器。她的小脑袋乱转着。

    “知道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吗?我看见新闻就去查了。”

    “是谁啊?快说!”琴笙急切的问道,虽然那些人不抓她了,但是她知道宫墨宸公司的麻烦没完,如果能把那个人揪出来,公司和她就都没有麻烦了。

    利昂唇角上浸着一抹邪笑,“答应嫁给我,我就告诉你是谁。保证救你出虎口!”

    琴笙轻哼了一声,她怎么听都不像要救她出虎口,倒是很像让她进狼窝的赶脚!

    “你爱说不说,你能查到的事,小叔一样能查到。”

    “切,你还真看得起他!爵爷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呢!”利昂一筷子夹起琴笙碗里吃剩的鲍鱼放进自己的嘴里。

    “靠!你有病啊?吃我吃过东西!”琴笙低声气吼道。

    要不是怕被别人知道,她已经打上妖孽的脸了。

    “真小气,一块吃剩的鲍鱼,你也闹!我就是看你吃这么香,才想尝尝味道的。我再夹一只陪你,还不行吗?”利昂说的是实话。

    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是美味,在从小养尊处优的他看来,根本提不起一点食欲,这也就造成他多年来轻食的习惯。

    因为轻食,他妈妈还以为他得了厌食症,四处找人给他看病,其实他不是厌食症,只是没兴趣吃饭。

    然而看着琴笙吃东西时蠕动的小嘴,他似乎来了吃东西的欲望,而且就想吃她咬过的。

    琴笙头顶上划下无数的黑线,这是陪一只的问题吗?那是她咬过的,沾过她的口水。

    他不是洁癖吗?卧槽。他不嫌脏啊?

    她在心里默念着各种三字经,很想把这只妖孽扔出太阳系。

    琴韵婷一口饭都吃不下,一桌的人,就看着利昂和琴笙窃窃私语着,他们的声音很低,都是在耳边说的,她听不见他们说什么,而利昂对琴笙比对她好多了!

    她的手差点把筷子捏折了,琴笙霸着小叔她不管,霸着哈思,她可以施舍给她,但是利昂不行,她已经被哈家退婚了,她不能再失去利昂!

    她忍着所有的怒意,堆着一脸的笑给利昂布菜,“爵爷,你喜欢吃鲍鱼,我夹给你。”

    利昂眉头一蹙,“我自己会夹菜,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给我夹菜吃。”

    琴韵婷脸尴尬着颜色,他有洁癖,还吃琴笙剩的?

    “是啊,爵爷有洁癖,婷婷,你那干净筷子给爵爷布菜,爵爷是客人,你要多照顾他!”何芬给自己孙女解围。

    “是,奶奶,我一定好好照顾爵爷。”琴韵婷总算有了理由接近利昂。

    琴笙看得出琴韵婷有多恨她,而她真心不想和琴韵婷抢公爵,她吃饱肚子就站起身。

    “爷爷,我回房间做功课了。”

    琴泽点了一下头,“去吧。”

    琴笙快步走出餐厅,而利昂也跟着走了出来,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被小女人把他关在了门外。

    他气哼了一声,“有本事,你别问我那个人是谁!”

    他折身向自己的房间走,迎面走过来琴韵婷。

    “爵爷,我端了水果来给你吃。”琴韵婷温婉的说道。

    “别,我可不敢吃你端来的东西,谁知道,你这里又给我下了什么药?”利昂阔步从琴韵婷的身边走过。

    琴韵婷陡然一惊,她那天去利昂的房间,没找到人,她还以为那个药没效果,没想到利昂竟然知道。

    “爵爷,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她当然不能承认。

    利昂顿住脚,转头看向琴韵婷,“琴笙虽然臭脾气,不过她不会撒谎,琴韵婷,你敢给我下药,就该知道后果!”

    他留着琴韵婷只是为了气琴笙而已。

    琴韵婷看着男人的背影,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这是什么意思?是利昂要娶琴笙的意思吗?

    不可以!她手里的盘子落下撒了一地的水果。

    琴笙洗完澡把自己扔到大床上,和初夏聊着天。

    ‘小叔是我的人了!快点恭喜我!23333’

    ‘靠,你终于吃到肉了?怎么样?是不是按我给你的大片上的?’初夏问道。

    琴笙一脑袋的黑线团,这个初夏说的也太露骨了。

    她去滴冷汗的表情,‘小叔是我的人,但是我还不是小叔的人。’

    ‘卧槽,你们这是玩什么?’初夏懵逼了。

    ‘反正他是我的人了\快我也要是他的人!’琴笙发去坏笑的表情。

    ‘嗯,祝你早日吃肉。对了,抓到偷换你文件的人了吗?我想起一件事,也许是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