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2章 就是无耻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奶奶,你不能这么说啊!又不是我要和奶奶睡的,那蜘蛛来找我,也不是我让它来的,难道蜘蛛还能听懂我说的话?”琴笙笑得无害,胡搅蛮缠着何芬。

    谁让他们没按好心的要扑到她的小叔!

    “琴笙,你说的好听,谁知道是不是你把蜘蛛带进来的?你分明就是报复,奶奶让你和她睡!”琴韵婷连忙说道,坚决不能让琴笙蒙混过关!

    “和奶奶睡,我有什么好报复的?堂姐,你在胡说什么?”琴笙翻翻她的大眼睛。

    “你当然要报复奶奶,因为奶奶给小姑机会去找小叔!”琴韵婷牟然说出口。

    “琴韵婷,你特么的说什么?”琴紫娴忍不住的爆了粗口,她勾引宫墨宸的事,怎么可以这么说出来?

    琴韵婷被小姑吼得吓了一跳,这才想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是说,我是说琴笙不想奶奶睡,想和小叔睡!”她连忙往回收自己的话。

    琴泽的手拍在桌子上,一室的人全部安静了,显然老爷子怒了!

    “你们天天脑袋里都在想什么?爵爷还住在我们家,你们也不怕人家笑话!都给我回自己房间睡觉去!”

    何芬责备的看了一眼琴韵婷,显然她的话惹怒了琴泽。但是琴泽却没惩罚琴笙,这让她很不爽!

    琴笙才不管别人的纠错,高兴的跑走,这几十块钱花的,太值了,能会自己房间睡了!

    只是她刚一推开门,就看见坐在她房间里的妖孽男人。

    “你在我房间干什么?”

    “我听见你奶奶叫了,估计你能越狱,所以过来看看你。”利昂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滚!你才越狱呢x你房间睡觉去!”琴笙瞪了一眼妖孽。

    利昂指指桌子上的碗,“别不识好人心,看,我还给你带了甜点!”

    他的眸低闪过了一抹玩味。

    琴笙看了一眼牛奶米布丁,“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

    利昂的嘴撇了一下,“姑娘,你也太无情无义无耻了吧?我送你东西,你连声谢都没有,还赶我走?”

    “我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无义,再怎么无耻,也没有你无情无义无耻!”琴笙立刻呛声回去。

    “我哪里无情,哪里无义,哪里无耻?”利昂不服气的说道。

    “你站在这里就是无耻了!给我滚出去!”琴笙的大门打开,宫墨宸一步跨进来,一边抓住利昂的衣领。

    “宫墨宸,许你进琴笙的房间,为什么不许我进?”利昂反手去抓宫墨宸的衣领。

    “她是我的侄女,不是你的侄女!”宫墨宸一脚踹利昂的腿。

    利昂飞身起来,躲过宫墨宸的扫堂腿,宫墨宸侧身一个飞踹踢向飞起身利昂。

    两个男人谁也不服谁,都想把对方压下去。

    “宫墨宸,你别嚣张,早晚让你知道,爵爷我的厉害!”利昂向后撤了一步,很明显他占不到什么便宜,他聪明是收手走人。

    走到门口的时候,没忘了转头嘱咐琴笙一句,“妞,我们明天继续练习礼仪课!”

    宫墨宸一把将大门关上,把聒噪的男人关在了门外。

    琴笙跑过去,抱住男人,踮脚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小叔,你真棒!”

    她拉着宫墨宸的手,让他坐在桌子前,自己毫不客气的坐在男人的身上,用勺子挖了一坨布丁送到男人的嘴边,“小叔,奖励你的!”

    宫墨宸眉心一沉,“你先吃,我一会儿吃。”

    “不要我想和你一起吃!”琴笙靠在男人的身上,执拗的要男人先吃。

    “可是我想看你吃。”宫墨宸哄着女孩,他不敢用她的勺子,只怕他的唾液会沾染到勺子上。

    琴笙没在执拗,既然男人想看,她就让他看,她一口口吃着碗里的东西,很快布丁就见底了。

    只是为什么头这么混啊?

    她的手一松,眼皮困到不行,靠在宫墨宸的怀里睡着了。

    “琴笙!琴笙!”宫墨宸察觉到不正常,抱起女孩把她放到床上,他学过野外的急救,一通检查下来,他认定琴笙只是睡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个睡可不是因为琴笙想睡。他的唇抿成了直线,利昂竟敢给琴笙下药!他看利昂是活腻了!

    他抱起琴笙返回他的卧室,不敢让琴笙自己在房间里谁。

    郑敏走进琴韵婷的房间,“你怎么还在这啊?快点去爵爷的房间!”

    “我去爵爷房间干什么?人家根本没让我留下。布丁也白送了!”琴韵婷说道。

    “谁说布丁白送了?只要爵爷把布丁留下吃了,就成功了,刚才你奶奶闹这么大的声,爵爷都没出来,我估计是睡着了,你现在就去趁他睡着了,爬他床上!”郑敏推着自己的女儿。

    “你怎么知道爵爷睡着了?难道要布丁?”琴韵婷这才反应过来,布丁有问题。

    “知道还问?快点去!”郑敏推着琴韵婷走。

    只是当琴韵婷来到利昂的房间后,才发现房间里根本没人?

    人跑哪去了?她诧异了。

    —

    别墅外的街道上,两个男人对面而立。

    利昂把自己的衣服解开了三颗纽扣,露出自己的胸肌,“宫墨宸,刚才我没理你,你还找上门来?”

    宫墨宸修长的指解开自己手腕上的扣子,卷起自己的衣袖,结实的手臂上,肌肉勾勒着完美的曲线。

    “刚才想放过你的,但是你自己找死!你做的好事,你自己清楚!”

    他一拳轮起来,直奔利昂的头,竟敢给他的女孩下安眠药,要是他没有去琴笙的房间,琴笙岂不是就危险了?

    利昂向后闪身躲开宫墨宸的拳头,一脚侧踢,踢向宫墨宸的手臂,“奇怪了,我做了什么好事不留名了?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你给琴笙下药了!”宫墨宸侧身躲过利昂的腿,直踢利昂的另一只脚,想要把利昂踹倒。

    利昂一步向后跳开,“下什么药?那布丁里有药?”

    宫墨宸恨得牙疼,“你自己做的,你还有脸问?”

    “我自己做的当然不用问,不过那布丁是琴韵婷给我的,所以和我没关系。下的什么药?看来不是那种蹙情的药,琴韵婷可够笨的!早知道她没按好心了!”利昂嘚瑟着,他笃定琴韵婷不会单纯送布丁,果然他对了。

    宫墨宸眉头一沉,“你早就知道,还给琴笙吃?”

    牟然,一拳挥了出去。

    啊……

    一觉睡醒,琴笙发现两大困惑,简直堪比歌德巴赫的猜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