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49章 宠溺不言而喻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窘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撞死,她看见男人的裤子上一片湿。

    简直是羞死人的节奏,还是装死好!

    宫墨宸换好衣服出来,笑看着卷在被子里的女孩,明明就害羞的要命,还要学人家玩扑倒,他真的躺好了,她敢上吗?

    他大手拍了一下女孩的屁屁,“起来了,还让我给你穿衣服?”

    “小叔,你把衣服放下,我自己穿。”琴笙捂住被子说道。

    刚才的冲动劲一过,她羞得不敢看男人了。

    “放床上了,我在外面等你。”宫墨宸放下衣服说道。

    琴笙听着关门的声音,才从被子里仓鼠般地钻出小脑袋,拿起衣服麻利的穿上。

    宫墨宸看着从房间里扭捏的走出来的女孩,只觉得不适应了,那样子还真有点害羞的待嫁小媳妇的感觉。

    他伸手拉住女孩的手,牵着她走。

    琴笙发现走的方向不对,“小叔,我不去温泉!”

    想到刚才的事,她就害怕。

    “别怕,小叔带你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宫墨宸搂着女孩走进温泉,不亲眼让她看清楚,只怕她会永远有阴影。

    琴笙错愕的看着温泉池子边搭着的一截黑色东西,真的是水草!

    “你看看池子低下张了多少水草,就是我刚才上岸的时候,带上来一截。”宫墨宸解释道。

    琴笙从男人的怀里钻了出来,“我去!真的是水草啊!”

    “不害怕了?”宫墨宸大手摸着女孩的头。

    “不怕了,小叔,我们回家吃饭,我饿了。”琴笙挽着宫墨宸的手臂蹦蹦跳跳的走出别墅。

    聂锋吩咐着别墅里所有的保镖,任何人不得进别墅,而且加强别墅的警戒,尤其是不能让琴笙再进去了。

    琴家老宅此时分外的热闹,琴韵婷的房间里开着紧急会议。

    琴韵婷哭得委屈,又是哭又是跺脚,自己就这么被哈家的人退婚了。

    “奶奶,你要给我想办法,哈思现在追琴笙了!”

    “追就追吧,你的目标是爵爷,现在婚退了,正好可以和爵爷订婚。”何芬倒是没觉得怎么样。

    郑敏不干了,“妈,事情不是这样讲的,明明是我们家婷婷不要哈思,结果我们被哈家抢先退婚了,好像是他们家甩我们家婷婷一样。

    更可恶的事,琴笙那个贱丫头还勾上哈思。这不是存心给我们婷婷气受吗?就算婷婷不要哈思,也不能让琴笙捡了便宜!”

    坐在一边的琴紫娴看着自己豆蔻色的指甲,“想到还挺美,你就有把握爵爷要婷婷?”

    琴紫娴的冷声戳了郑敏的肺管子,“四小姐,你这是怎么说话?难道我们家婷婷还比不上那个贱丫头?当然爵爷一定会挑我们家婷婷!”

    郑敏的出身没有琴家显贵,从来都被这个四小姐看不起,姑嫂一直不和。

    琴紫娴冷笑一声,“既然这么有把握,还叫我们来干什么?快点让爵爷订婚不就好了,只要成了公爵夫人,琴笙嫁给谁,婷婷不踩在她头上?”

    郑敏被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她就是没把握只怕自己的女儿偷鸡不成蚀把米,没嫁给爵爷,又被琴笙抢走哈思。

    “妈,你看小姑这么说话?好歹婷婷也是她亲侄女吧?”她只能求助何芬。

    何芬开口,“紫娴,你就帮婷婷想想办法,这么也不能让琴笙嚣张了吧?”

    琴紫娴抬眸看向自己妈,“这能怪谁,有人等不及的嘚瑟,才会让哈家人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哈家已经退婚了,只能快点和爵爷订婚。要怎么让一个男人娶一个女人,还用我教吗?”

    何芬点下头,“现在琴笙不重要,重要的事快点把爵爷和婷婷的事定下来。”

    “可是爵爷现在受伤,就是想把婷婷送给她,也不行啊。对了,爵爷到底还行不行啊?”郑敏有些不放心自己女儿的性福问题了。

    “放心吧,我问过医生了,他是怕万一有什么影响,被说是他医术问题,所以才把伤说的严重,毕竟他惹不起爵爷家。只要烫伤好了,不会影响到爵爷的功能。”何芬说道。

    “要是这样,婷婷,你晚上就去给爵爷送宵夜,他不是给你们上课了吗?你就让他教你宫廷礼仪。”郑敏想着办法。

    何芬对这个办法很赞成,于是琴韵婷的大事就这么被定下来了,佣人进来禀报老爷和三少爷回来了,何芬立刻带着其他人走出来迎接琴泽。

    琴紫娴看着琴笙挽着宫墨宸的手臂回来,唇角抽动了一下,宫墨宸和她说今天不回来的,可是却跟着琴笙回来了。

    餐厅里,利昂依旧没皮没脸的坐在琴笙的身边。

    “琴笙,你礼仪课不及格,晚上到我房间,我单独教你。”利昂说道。

    琴韵婷手一抖,筷子上的东西掉在了桌子上,她尴尬的让女佣过来处理。

    卧槽,她晚上要去找利昂的!

    她冷哼一声,“琴笙,全班就你不合格,亏了你还姓琴!”

    真心是恨到骨头里,好好的计划又被琴笙打破了。

    “我倒想不姓琴了,不如爷爷告诉我,我妈叫什么。我姓我母姓。”

    琴笙的话一出口,整个餐厅都死寂了,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难道她的母姓犯了琴家的忌讳?

    “你只能姓琴。”琴泽撂下五个字,打破了没人敢呼吸的僵局。

    何芬看看琴泽,没想到琴泽这么就算了,琴笙敢说姓母姓,这是最大逆不道的话,完全可以逐出家门的!毕竟,她妈妈的娘家是……

    宫墨宸的话,打断了何芬的思绪。

    “琴笙不用学礼仪。”

    “凭什么琴笙可以不学礼仪?”琴韵婷不服气的问道。

    “凭我宠她。”宫墨宸一字一字说得清楚。

    琴韵婷苍白着脸色,不敢再说话了。摆明了宫墨宸在维护琴笙。

    “小叔,你吃菜。”琴笙少有的给宫墨宸布菜,她现在要励志做贤妻良母了,要学着照顾自己男人。

    宫墨宸大手摸摸女孩的头,宠溺不言而喻。

    何芬扯着脸上的皮笑肉不笑,她要快点给自己女儿创造机会了,“琴笙,晚上奶奶陪你睡觉,玉姐,你把琴笙洗漱的东西都拿到我卧室。”

    啊!啊!啊!琴笙的内心是崩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