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7章 正常的功能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餐厅里的琴笙,看着对面坐着的一堆人,不卑不亢,“不是我故意的。”

    她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她没秋慧的证据,她相信所有的人中,只有宫墨宸信她的话。

    “你说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故意的?你烫到的人是爵爷,我们琴家的人,至少都还是敢作敢当的。”琴紫娴刁钻的说道。

    琴笙脸色一冷,圣女婊的小姑,真心没辜负她的称号,这话说的,一个是不信她的话,二个是骂她不配当琴家的人。

    “干爹,这件事我会查清楚,我相信琴笙,自古无欲则刚,她并不想嫁给公爵,自然没必要耍这些手段。”宫墨宸说道。

    琴韵婷脸色一白,这不是在说她想嫁给公爵吗?

    “小叔,你可小看了琴笙,她就在刚才,她还跑到学校见哈思呢_,琴笙,你敢说你刚才没有看哈思?”她立刻爆出料,反正把琴笙弄的越污越好。

    “我是见过哈思,不过为什么见他,堂姐不如把他叫来,让他当面说清楚!”琴笙立刻说道。

    琴韵婷的唇动了动不敢在接琴笙的话,她不能让哈思知道她和公爵的事!

    回到餐厅的罗兰,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丫头怎么这么复杂?

    暗自埋怨着云老头,手捂在自己的胸口上,“这样的女孩,我们家可要不了,要订婚,我们也和琴家大孙小姐订婚!”

    琴韵婷和郑敏的脸上,惊喜的挂上了笑容,没想到这么快就搞定了这婚事!

    “多谢夫人抬爱,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订婚啊?”郑敏急忙问道。她恨不得就现在。

    “哈家的事要给人家一个交代。”琴泽说出一句有分量的话,瞬间熄灭了郑敏的心中雀跃的叙苗。

    “这个好办,明天我让我儿子去告诉哈家一声就行了。”罗兰大喇喇的说道。牟然,她话锋一转,“但是琴家今天要怎么给我儿子一个交代?”

    何芬看向琴泽,“老爷子,是琴笙的错,就该她承担。”

    “琴笙有什么错?我说过这件事我会查。琴笙上楼去休息。”宫墨宸立刻说道,丝毫没给任何人面子,径直的让琴笙走。

    琴笙感觉到宫墨宸的手在她身后推了一把,抬眸看见男人示意她听话的眼神,她听话的抬步要走。

    何芬的唇角狠狠一抽,没想到宫墨宸连琴泽的面子都不给了!

    “墨宸,我知道你娇惯琴笙,这个丫头都被你惯坏了,你不好好管教她,难道我们琴家人管教我们自己家的孩子都不行?”

    何芬刻薄的声音,让刚要走的琴笙顿住了脚步。

    “奶奶,这是说我小叔没教养好我,你们琴家的人要亲自教养我吗?到不知道,我活了18年了,琴家的人都死哪去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教育我?”

    “你!你敢咒琴家的人死?你可真是你妈妈的好女儿啊!天生是来祸害我们琴家的吗?”何芬一把年纪被一个小丫头呛声回来,气得她脸上的皱纹只哆嗦。

    妈妈来祸害琴家?琴笙一怔,她妈妈怎么会祸害琴家?

    “都闭嘴!”琴泽厚重的声音发出,“琴笙,你不承认你是故意的?”

    “不是她做的,我会查。”宫墨宸说道。

    琴泽的手一抬,“我要听琴笙说。”

    “不说我做的,我自己会找到证据,证明我自己的清白!”琴笙说道。

    琴泽点了一下头,“嗯,在你找到证据之前,不许离开餐厅。”

    他说完起身走出餐厅,其他的人也跟着出琴泽到客厅去做。

    琴韵婷在从琴笙身边走过的时候,鄙夷的瞪了琴笙一眼,这个贱货敢跟她夺公爵夫人的位置?哼,她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收拾她了!

    琴笙没客气的回瞪了琴韵婷一眼,她不信还找不到自己无辜的证据。

    宫墨宸没有走,“累了吧?回房间休息,我来处理。”

    他的手百般疼爱的摸着女孩的头。

    “不,小叔,我要亲自找自己的证据!”琴笙说道,她知道宫墨宸疼她,会给她处理所有的事,但是今天琴韵婷真的惹到她了,让哈思找男生收拾她,还陷害她泼利昂一身汤,她要亲手找到琴韵婷害她的证据。

    她蹲下身,仔细的看着大理石地面,一寸寸细细查找。

    此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琴笙和宫墨宸,聂锋刚要走进来帮忙,就看见宫墨宸抬起的手,他恭敬的退到餐厅外。

    宫墨宸低头看着认真找东西的女孩,冷然的唇角,勾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的女孩终于长大了,已经开始学着反击保护自己了。

    他蹲下身看着女孩,“这样找很吃力,大理石地板是深色的,不容易看到。”

    他能看出女孩在找什么,他提醒了女孩一句,但是却没有说破。

    琴笙抬头眨了眨大眼睛,餐厅铺的是阿富汗黑金花,这种大理石的级别是玉石级的,上面遍布着像金丝一样的花纹,被灯光一照,闪着它昂贵的身价。这样找的确不好找。

    “聂锋,给我找块磁铁来!”琴笙吩咐道。

    宫墨宸轻勾了一下唇角,小丫头聪明,这么快就领悟了。

    聂锋的磁铁拿来的更快,那大块的磁铁被琴笙用绳子吊着在地上吸,也省去了蹲在地上的麻烦。

    客房里的利昂,忍着要杀人的冲动看完了他的命根子,他没想到烫的这么狠,都给他烫红肿了,而且有的地方还脱皮了。

    其实他不怕疼,就是想到被一个男人盯着他,拿手碰他,给他检查他就厌弃的想要灭了那丫头。

    医生简直要被这个阴冷的男人吓死了,好像他随时能要了他的命。

    他是来救命的,不是来送命的,好不好?

    他查看完就跑下楼汇报情况,只怕慢一点就会死于非命。

    利昂换了一身新衣服,走下楼去,看看那臭丫头怎么被罚,一定要狠狠罚,他才能解气!

    他走进客厅,就听见自己妈妈询问着医生他的伤势。

    “烫伤的怎么样?不会影响我儿子的正常功能吧?”罗兰急切的想知道这个问题。

    “烫伤情况不是太好,有烫脱皮的地方,只怕,只怕……”医生半吞半吐地说着。

    罗兰一颗心揪了起来,“不会我儿子的枪就这么废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