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5章 她是我养大的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利昂,琴笙是我养大的,我不用你提醒,我要怎么养她!”宫墨宸一句话把所有的事带过了。

    但是琴笙发现后来,宫墨宸让佣人有拿了一双筷子,给她夹菜的时候,他会用另一双,而不用他自己的。

    她的牙咬着自己的筷子头,不明白为什么宫墨宸要这么做。

    “爵爷想要在我家小住,我这就让佣人给爵爷收拾房间。”何芬笑着说道。

    她有她的盘算,女儿琴紫娴还是嫁给宫墨宸的好,公爵喜欢萝莉,当然要她的孙女嫁,这样利昂和宫墨宸,一个是她的女婿,一个是她的孙女婿,两个顶尖的男人,就都是她家的了!

    “那就叨扰琴夫人了。”罗兰客气了一句。

    “不叨扰,能招待爵爷这样的贵客,是我们的荣幸!”何芬奉迎着罗兰。

    她暗自吩咐佣人,把利昂的房间安排在琴韵婷的房间旁边。

    郑敏的眸光扫向利昂,爵爷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琴笙,她的唇抿成了直线,就那丫头吃没吃相的样子,弄得她身边两个男人看着她吃!

    真心是叔可忍,婶也不可忍了!

    她朝着自己的女儿睇着颜色,这个丫头怎么就不会自己找机会呢?

    琴韵婷抿了一下唇,从来都是她高傲的等着男人追她,她还没追过男生呢!

    只是输给谁也不能输给琴笙,她火牟然就窜了出来,起身走向厨房,然后带着自己的女佣秋慧,端着汤走了出来。

    “这是我家的特色菜,火腿莼菜汤,是选用上好的金华火腿和莼菜制作的。”琴韵婷温婉的说道。

    她端着一碗先给了罗兰。

    罗兰看着荷叶形状的碗就喜欢,那如莲花瓣一样的汤匙更增添了汤的韵味,碗里的莼菜像是一颗颗猩叶,而切成花瓣般的火腿,可以看出深厚的刀工,这道汤无疑色、香、味、形全齐了。

    她尝了一口,“好鲜啊!”

    “这个是我女儿的拿手菜。”郑敏连忙说道,“对了,琴笙你有什么拿手菜和夫人也说一下,爵爷说要在你们两个人里选,怎么也要公平,不然该说我们婷婷欺负堂妹了!”

    琴笙抽了一下唇角,她根本不会做饭,宫墨宸怎么可能让她做这种动刀的危险活?

    更何况这哪是琴韵婷做的!她笃定火腿不是她切的,火候不是她看着的,把人家切好的东西,丢砂锅里放上水,就算琴韵婷做的了?

    我去!她不知道郑敏哪来的这么大的脸9故意拿她不会做饭的事,让她难堪!

    她眉眼弯弯,“我会吃。已经有人做了,再多人做也是浪费劳动力,我还是帮忙吃吧。浪费粮食可耻!”

    郑敏白眼一翻,劳动力,琴笙骂她女儿是劳动力吗?

    琴韵婷少有的好脾气,非但没和琴笙急,还一碗碗的端着给桌上的每一个人。

    她走到利昂的身边,从秋慧手上的托盘里,端起碗给利昂,“爵爷请喝汤。”

    秋慧站在琴笙的身后,她一只手拿着托盘端着剩下的几碗汤,另一只手悄然的垂下。

    琴笙陡然觉得自己的手肘一阵刺痛,她的手臂条件反射的向后展开动了一下,然而没想到,她的手臂正好碰到了端着碗的琴韵婷,琴韵婷手里的碗华丽丽的扣在了男人的下身……

    瞬时,整个餐厅里的人都安静了,大家惊恐的看着公爵,似乎烫的位置实在不好!

    “我的天啊!儿子,你那里没事吧?还能不能用啊?我可还没抱孙子呢!”罗兰起身跑过去,瞪着自己儿子那里看

    利昂气到额顶发黑,他老妈还能再直白点吗?他特么的是播种机吗?

    琴韵婷似乎才反应过来,哭腔的说道,“对不起爵爷,我不是故意的,是有人碰了我,我才洒了汤,您没事吧?”

    她连忙拿过餐巾要擦利昂的身下,就在她的手要碰到利昂腿间的时候,她的手腕被男人攥住,丢开了。

    “别碰我!”利昂气吼道,他的洁癖受不了任何人的碰触。

    琴韵婷不知道利昂洁癖,她以为利昂是在生她的气,“爵爷,真的是有人碰我的。”

    她的眸光故意看向她身后的琴笙,像是不敢说一样的委屈隐忍着。

    “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了!”利昂气吼着,真心烫得他连修养都要没了。

    而琴韵婷的眸光,他看得懂,分明就是在说是琴笙碰的,这个臭丫头是想烫废他的节奏!

    “是,是琴笙用手臂碰的我。”琴韵婷像是被逼说出来,天知道她为了这句话忍了多久了。

    “琴、笙!”利昂的字从牙缝中逸出。

    琴笙看看男人腿间湿的一大片,也有些不忍,本来就是唇膏男了,又这么一烫,啧啧,不会要被切了当太监了吧?

    “我不是故意烫你的,我怎么知道琴韵婷会扣你那里?”她说的是实话。

    “我亲眼看见,是琴笙趁着婷婷小姐端汤的时候,故意伸手推婷婷小姐的!”秋慧是时的说道。

    琴笙的脸抽动了一下,“我是觉得手肘上有刺痛的感觉,才会伸手的。”

    谁手肘被刺了下,都会伸手吧?这个可不怪她!

    宫墨宸一听,连忙拉起女孩的手臂,仔细的检查她受伤了没有,直到看见她没有伤口才放心。

    “你说刺痛就刺痛了?你拿出证据啊,手肘受伤了吗?伤口呢?分明就是你害爵爷!”琴韵婷咄咄的逼问着。

    琴笙的眉心沉下,只是刺痛一下,她往哪找伤口去?

    “还好有秋慧看见了,不然我们家婷婷就说不清楚了,琴笙,我们婷婷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陷害婷婷?”郑敏瞬时把话锋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从琴笙故意烫公爵,变成了琴笙故意陷害婷婷烫公爵。

    琴笙看着郑敏和琴韵婷那嘴脸,她们母女两个不去演艺圈,真心是表演界的一大损失!

    “我又没想嫁利昂,我用得着陷害堂姐吗?不管你们信不信,就是有东西刺到我了。”她深看了一眼爷爷,想起了爷爷上次的话。

    “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头再查,先给带爵爷去医院看伤吧!”罗兰焦急的说道。

    “我不去医院,我的身体不习惯被人看,”利昂的手一指琴笙,“你给我进房间,给我看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