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2章 她在上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高贵优雅的利昂公爵,脑袋里第一次狂奔过无数的草泥马,特么的想从手机里把那个丫头抓出来艹死。

    他竟然忘了自己的耳钉,那个耳钉他不能丢,耳钉的重要性堪比照片!

    “臭丫头,你给我等着!”字从他的牙缝中逸出。

    他的手机摔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一脚油门踩下,麻痹的,小丫头敢和他斗,他陪她玩下去!

    琴笙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暴走红色跑车,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

    又一局完胜!

    只是唇角上的笑容,没坚持几秒就垮了下来,死变态的什么公爵一定是故意灌她酒的,想到和公爵共处一室,就算什么都没做过,她也恶心,她冲进卫生间洗澡。

    不过,公爵给她买的衣服,她犹豫了一下又穿在身上。

    对不起,她就是这样睚眦必报,刚才琴韵婷怎么说她来着?呵呵,她就穿着她的战利品,挤兑死琴韵婷去!

    奶奶何芬和二婶郑敏坐在沙发上,正在听琴韵婷添枝加叶的说着利昂公爵的事。

    “奶奶,你不知道了,那个****丢死我们家的脸了!别人看见公爵来了,都老实列队站着,就她搔首弄姿在那里勾搭公爵,校长款待公爵,她还跑去陪公爵吃饭,还一个下午不会来,和公爵住在学校的教师公寓里!”

    琴笙走进客厅特么的想撕了琴韵婷的嘴。

    “堂姐,我自己跑去陪公爵啊?呵呵,难不成校长是我干爹,我随便一句话他就让我作陪?”她没客气地揭穿了琴韵婷的谎话。

    琴韵婷的脸色紧绷着,转瞬想到了什么,“琴笙,你敢说你的衣服不是公爵给你买的?这衣服是刚出限量版,亚洲区就三件,你和公爵在公寓里干什么了?公爵要给你买衣服?”

    最关键的是,今天郑敏给她去买,这件衣服被人抢了,她没想到竟然是公爵买给琴笙的!

    “真心丢人,我们琴家的人,竟然为了一件衣服陪吃,陪睡啊!卖得太贱了!你那个妈怎么也混了个琴家大少奶奶当!”郑敏立刻奚落着琴笙。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人家给我买件衣服,就是我陪人家睡了,按你们的逻辑,堂姐和哈士奇相亲,被哈家送那么多礼物,那看来堂姐和哈士奇什么都做过了哈!”

    琴韵婷的脸通红着,“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证据?奶奶,我和哈思没做过,我可是琴家的大小姐,我不会给琴家丢脸的!”

    “我呸!你有什么资格和婷婷比?我们和哈家是订婚的,等婷婷毕业了,就让他们结婚,就算做了点什么,也根本不算事!你和那个公爵算什么?”郑敏气哼着。

    h国琴家,哈家,都是大家族,当初哈思想要订婚的对象是琴笙,但是在她和婆婆何芬好好的介绍了一下琴笙后,哈思的妈妈就改了注意,让自己的儿子和琴韵婷订婚,当然这件事只有她和何芬还有哈家的人知道。

    好在订婚以后哈思和琴韵婷感情发展的很好,这点让她很放心。可是那个公爵是什么鬼?

    要是琴笙嫁给了公爵,那不是超过了琴韵婷?她怎么可以让这个野丫头踩在琴韵婷的脑袋上?

    “呵呵!你们紧张什么?我不过就是这么一说,毕竟是没凭没据的事!”琴笙说道。

    “没凭没据你就敢说,这是陷害!妈,你要狠狠罚琴笙,她陷害婷婷!”郑敏立刻狠了眸色。

    “二婶说的极是!不过堂姐有什么证据说我?那岂不是堂姐先诬陷的我?奶奶想怎么处罚堂姐啊?”琴笙迅速把话绕了回来。

    郑敏瞬时发觉自己上当了,“妈,婷婷可不是陷害!”

    “那是堂姐有证据?”琴笙咄咄的问道。

    琴韵婷看向琴笙的身后,唇角勾出一抹阴险的笑,“全学校都能证明,你一下午和公爵在一起,你们孤男寡女在一起,你们还能干什么了?还有你的衣服也是公爵事后给你买的!小叔,姑姑,你们评评理,琴笙是不是不要脸!”

    琴笙顿时感到后背一阵汗毛,她转头便看见男人阴沉的脸色。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个下午,事后还给她买了衣服?那是她原来的衣服被弄的不能穿了吗?”琴紫娴像是怕宫墨宸听不懂一样,又说了一遍。

    “小叔!你别他们胡说,我和公爵没有……”

    “谁胡说了,你的衣服就是证据,不然公爵为什么给你买衣服?”琴韵婷马上打断琴笙的话。

    宫墨宸一步步走向琴笙,身上席卷的低气压,让任何人忽略不掉。

    琴笙怔怔的看着逼过来的男人,一瞬不瞬看着他深冷如海的眸底,他会信他们的话吗?

    “为什么又和公爵在一起?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见公爵!是不是我的话,你永远不会听?”宫墨宸气冲眉宇,他可以容忍她的一切任性,就是不能容忍她见利昂!

    呵呵!琴笙的心一层层凉薄下去,他宁愿相信琴韵婷的话,也不信她?

    她倔强的仰起头,对视着男人,“你想知道我和公爵做了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她一把拉住男人的手臂,拽着他的手臂往卧室跑,狠命的把要甩她手的男人拽进房间,反手将门锁上。

    “琴笙,你闹够了吗?放手!”宫墨宸挥开琴笙的手。

    “我没闹够!你不是想知道我和公爵做什么了吗?”

    琴笙一把将身上的连衣裙扯开,管它是什么名牌,她又不媳这些东西,她平时穿t恤衫和牛仔裤,只是图舒服,宫墨宸给她的卡没有上限,只有她花不了钱,永远不会有她不够花的钱!

    清脆的布料撕裂的声音响彻在房间里,女孩白皙如玉的胴体站在男人的面前。

    琴笙一步扑上男人,把他压倒在床上,跨坐在他的身上,低头吻上男人的唇。

    天啦撸的!看她不气死他!

    “我和公爵这样躺在床上,我吻着他,然后解开他的衣服,他把压在身下,他说我好紧,好嫩!”

    天啦撸的,她看着宫墨宸被她气黑的脸,就各种舒服。

    宫墨宸一个翻身反压住琴笙,怒到无以复加,大手按在她的腰上,“你到底是多缺男人?是不是我不碰你,你就到处去找野男人?”

    “谁让小叔不行呢?不然我也不用费劲去找野男人了!”琴笙故意气着宫墨宸,“……啊……”

    宫墨宸沉下腰,猛然撞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