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1章 看谁比谁狠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好嘞,我去机场接您?”司空珏问道、

    “不用,你帮我看好爵爷就行了。我先挂了,去准备行李了。”

    司空珏挂上电话,总算把老夫人的任务完成了,不过老夫人也太急了吧?刚一次就要提亲结婚的,问题是利昂有想结婚吗?

    想到这里他的后背凉凉的,似乎有点要钱不要命的赶脚。

    那超大的红包,拿得他有点肝颤。

    琴笙和初夏回到教室拿自己是书包,此时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

    初夏发现郁闷的不只是她自己,还有琴笙。

    “我没事,反正那膜又不能当古董,增不了值,我就当找了一只鸭子,然后逃了他的鸭费。”

    这么想想还是她占便宜了,而且司空珏的颜值真心不是一只低价的鸭。

    琴笙听得一愣,“对哦,公爵是司空珏的金主,他们是cp。他怎么这么变态,当鸭的时候找男人,不当鸭就找女人,男女通吃吗?”

    “天啦撸的,我还真忘了,他是鸭了,怪不得他非说我强上他,他是想要钱啊?麻痹的,我丢了人了,不能再把钱丢了!我们快点走!”初夏背起书包,拉着琴笙就走。

    琴笙的脸色一直没好,她郁闷的事还没解开。

    “初夏,你说***都疼吗?有没有不疼的?”

    “听说有不疼的,因为运动膜早就破了,或者没长好,那就不疼了。对了,公爵把你抱走,你没被他怎么样吧?”初夏忽然想到了这个。

    “我也不知道,他说我们做过了,可是我一点都不疼,但是小叔的手指弄我,我都会疼。你说我这算是破了,算是没破啊?”琴笙想这个问题想到撞墙。

    “不会吧?难道他那个比你小叔的手指还小?他是唇膏男?”初夏错愕的看向琴笙。

    “那我算是失节吗?我是要给小叔的。”琴笙说道。

    初夏翻翻白眼,“这算什么失节啊?大不了就是被男人摸几把占了点便宜。你等一下,靠,我想明白了!”

    “想什么明白了?”琴笙好奇看向初夏。

    “怪不得公爵要找司空珏当cp,就是因为他那东西太小用不了,所以他才找司空珏当攻,他当受。”初夏精准的把所有事都联系了起来。

    琴笙不住的点点头,“有道理,司空珏是正常的,就是被生活所迫,才当了公爵的鸭。”

    “啧啧,好可怜的司空珏,为了钱被逼当攻,上一个男人。”初夏对司空珏牟然同情了起来。

    于是,利昂公爵是唇膏男,是受。司空珏是鸭,是攻。就这么被琴笙和初夏愉快的决定了。

    远处坐在汽车上的司空珏和利昂,打了两个喷嚏,不知道谁在骂他们。

    司空珏揉揉自己的鼻子,“你不找琴笙了?”

    “用得着满学校找吗?我们直接上琴家。”利昂冷逸出声。

    臭丫头跑没影了,想让他找她?他有这么闲吗?

    反正她不会不回家吧?

    “刚上完就追人家去,你来真的了?”司空珏问道。

    “你什么时候变八婆了?给我下车!”利昂听着就烦,看着司空珏一个个玩女人,他不但一个女人没上过,因为洁癖他连摸都没摸过。

    司空珏华丽丽的被赶下车,“我靠你大爷,开荤也不至于这么等不及的要下半场吧?第一次别用太狠了,小心阳|痿!”他朝着绝尘而去的跑车喊道。

    琴笙和初夏坐上宫墨宸派来接她的车,每天都是这样,她把初夏先送回家,然后她再回自己家。

    只是爷爷家门前的车肿么这么眼熟啊?

    她的眸光一敛,“聂锋,我不回家了,你带我去看电影吧?要不然逛商场也行。”

    该死的妖孽,竟然追她,追到这了!

    “不行,总裁吩咐了,您必须每天按时回家写作业,然后晚上他回来,会检查你作业的。小姐,你就听回话吧!”聂锋劝道。

    这都要考试了,这位主子还要去看电影逛商场。

    “不是!聂锋,我会好好学的就这一次还不行吗?”琴笙急切的说道。

    她不是不想写作业,只是没想到被那个人堵在家门口。

    只是说什么都晚了,聂锋已经把车开到大门口,等着铁门打开,他就开车进去。

    利昂的一只手抄在自己西裤口袋里,西服上衣没有系扣子,露着他的淡粉色的衬衣,一颗红宝石的蛇形领带夹格外的别致。

    他修长的腿走向聂锋的车,抬手敲敲琴笙的玻璃窗。

    “是在这里说,还是我去你家说?”他的口气中绞着阴冷。

    琴笙不得不把车窗按下,“你等一下,我进去拿。”

    她说完快速又把车窗按上了。

    聂锋撇了一眼公爵,一踩油门把车开进院子,“小姐,你怎么又见公爵了?”

    琴笙顶着一头的黑线头,苦扯着唇角,是她想见吗?

    她打开车门跑进别墅主楼。

    “哎呦,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学校让你陪公爵,你就陪到放学都不回家啊!真不要脸!”琴韵婷刻薄的说道。

    今天整个学校的人都在谈琴笙,把她这个琴家正牌的大小姐都压过去了。

    琴笙没工夫和琴韵婷矫情,她快步跑到自己的卧室,把利昂的钱包拿了出来,又折身跑出别墅。

    琴韵婷好奇着琴笙做的事,她追到了别墅大门,一眼就看见坐上利昂跑车的琴笙。

    “这个你是钱包,还给你了。不过,那些工具都是你买的,钱我扣下付你的货款,卡,我一张都没动。”琴笙说完下车跑走。

    利昂的唇角一抽,那些东西算他买的?

    他有要吗?不过那点钱,对他的概念,就是随便打赏人的小费,他也没在乎。

    他打开钱包搜找着照片,这才是要命的东西。

    然而,他把钱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也没看见那张照片。

    琴笙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臭丫头!我钱包里的照片呢?给我!”

    “我不知道什么照片!”琴笙白眼翻翻,她扣下照片,就是惩罚一下他。

    “不知道?我现在就进去让你知道知道!”利昂的字从牙缝中逸出。

    “你进来啊?行啊,你的耳钉还在我手里,你进来我就丢马桶冲走!”琴笙厉声说道,她看谁比谁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