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0章 日了狗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你有病吧?”琴笙看怪物般的看着利昂。

    “你特么的才有病!我的钱包呢?你不交出来,我就把我们的事说出去!”利昂威胁道。

    但凡有点廉耻心的女孩都怕这样的丑事被说出去。

    琴笙的唇角一抽,混蛋男人占了她便宜,还威胁她?

    她的眸光一转,生生压下自己怒气,“你要钱包是吧?但是你怎么保证,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我说出来的话,从来不会反悔。”利昂命令道。

    琴笙抬手伸向利昂,利昂闪身向后躲。

    到现在,他都还能依稀闻见她身上的酒味。

    “别碰我!”他的洁癖到龟毛,一点脏都碰不了。

    “躲什么躲啊?我又不强上你?你头发上有东西。”琴笙说道。

    利昂一怔,难道是还有脏东西没洗干净?

    “快点把脏东西给我拿下去!”他叫着。

    琴笙的指尖从男人的耳朵上滑过,带下他那颗钻石耳钉。

    利昂反应过来上当了,一把扑倒琴笙,夺她手里的耳钉。

    琴笙把手伸到最远处,不让男人够到,“这个押我手里,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不给你了!”

    “臭丫头!你找死!”利昂的手一把抓住女孩的脖子。

    琴笙喝酒喝到嗓子干涩,被男人的手一抓,她难受的干呕。

    利昂下意识的送开了手,只怕她又弄脏他。

    琴笙趁机一轱辘跳下床,“钱包我没带在身上,我回家给你拿。”

    利昂的唇抿成了直线,被抢钱包,被抢耳钉,有本事她等着,等他把钱包要过来,看他让她怎么死!

    “衣服在这,穿上快走!”他不耐烦的指了一下沙发上的连衣裙。

    所有的贵族修为,都被这个丫头破功了。

    琴笙拿起衣服,跑到卫生间去穿,脑中里转着自己的计划。

    她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已经没了男人的影子,她跑出套房,才看见走廊衣着笔挺走着的男人,分明就是她没资格让他等的意思。

    琴笙几步从男人的身边跑过去,她也没想等他。

    她惦记着初夏,不知道初夏怎么样了?

    “喂!臭丫头给我站住!你往哪去?”利昂看见从他车边跑过的女孩问道。

    “东西在我家,你明天来学校找我!”琴笙连头都没回,径直的跑向餐厅。

    明天?利昂怎么可能让她拖到明天,他开车去追琴笙。

    琴笙跑回贵宾厅,一把推开贵宾厅的门。

    瞬时,被眼前的景象错愕了眸光。

    白花花的两具身体躺在沙发上,衣服从餐桌到椅子在到地上。

    司空珏垂在地上的手腕上,还挂着女孩的蕾丝****而女孩就趴在他的身上。似乎两个人都累到睡着了。

    靠!琴笙的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看了大片,又看活人秀。

    “初夏!你起来啊!”她倒着走进去,不好意思看沙发上的两个人。

    “琴笙,你睡觉真不老实,把我弄疼了。”初夏半梦半醒的说道。

    “醉了!我在这!你抱的是司空珏,你快点起来!”琴笙喊道。

    这下初夏醒了,而她身下的司空珏也醒了。两个对视了对方一眼,瞬间像是碰到毒药一般的弹开。

    “啊!麻痹的,你敢强上我!”初夏一巴掌扇向司空珏。

    司空珏所有的酒醉都被抽醒了,“我上你?你特么的搞清楚了,你是压着我上的!你是你强上的我!”

    酒醉也有三分醒,本来想灌醉女孩,他占点便宜的,没想到初夏喝醉了就乱亲人,把他压在身下狂吻不说,还主动脱衣服。

    女人都这样了,他要是在不动那他还是男人吗?

    初夏捡着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腿间的疼痛让她站不稳,想到自己的初夜就这么没了。

    司空珏也发现自己身上沾着的血迹。

    “妹的,你来大姨妈还强上人啊?”

    初夏听得委屈,又负气的不想解释,“我日狗还挑什么时候?”

    她穿好衣服拉着琴笙的手就向外跑,真特么的日了狗了,丢了第一次还被人冤枉是大姨妈来了。

    琴笙刚想说什么就被初夏拉得跑出去,“你强上他?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个月大姨妈不是来过了,你怎么不解释?”

    “解释什么?难道他说我强上他,我还要对他负责?”初夏的心拧巴的难受。

    她记得自己被男人压着一次次的要,她的腿到现在都是抖的,既然人家咬死了是她强上的,她还能这么样?

    只能当日了狗。

    利昂走进贵宾厅,看见司空珏用纸巾擦着自己,沙发上还搭着女孩的白色长筒袜,一屋子都是暧|昧的气味,他洁癖所以嗅觉也敏感。

    “你上了初夏?”

    司空珏厌弃的把带血的纸扔到垃圾桶里,“什么我上的她?她喝醉了把我上了,还弄我身上都是血。”

    利昂环顾了一下房间,没有看见初夏和琴笙,“你破了人家第一次,她没让你负责?”

    “第一次?”司空珏一怔。

    “不然怎么弄你一身血?”利昂指了一下带血的纸巾。

    “不会吧,那丫头污到家了,不会还是处吧?这个也许是姨妈血。”司空珏问道。

    “你不会连人家是处,还是来姨妈都分不清吧?”利昂调侃着司空珏。

    司空珏脸色一僵,“我又不是第一次,怎么会分不清楚?你怎么样?**了吗?”

    他迅速挤兑回去。

    利昂的唇角扯成了直线,似乎说自己一个下午都没碰成女孩,有些丢人。

    “睡了一个下午,你说呢?难道我身上的零件是吃素的?对了,你的判断有误,她是b杯。”

    司空珏提上裤子,“嘿嘿,恭喜啊,26年的处终于破了。是你上她还是她上你?”

    利昂的脸不自然的白着,“当然是我上她了?我是男的!难道被女人上。”

    “对了,那丫头是处吗?”司空珏忽然想起了一件关键的事。

    “是。”利昂的字从唇角间逸出,他哪知道是不是,他连摸都没摸那臭丫头一下,反正不能输给司空珏,“我去找琴笙。”

    他扯词跑了,不敢在让司空珏问下去了,只怕会露陷。

    司空珏眸光一闪,总算完成任务了,他拿出手机打去越洋电话。

    “阿姨,爵爷的处破了,对方是琴家的小姐,也是处。”

    “竟然是琴家的小姐?天啊,这是缘分吗?好小子,阿姨给你发大红包。哈哈哈,那小子一直不碰女人,我还以为我要当灭绝师太了,太好了,你先别告诉他,我马上坐飞机,我们直接去女方家提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