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9章 正常需要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给我一间套房。”利昂像命令着校长。

    “有,后面有教师的公寓楼,有空房。”校长吩咐主任火速去把房间打开。

    “琴笙!你不能把琴笙带走!”初夏起身要追琴笙,却被校长瞪了一眼。

    “没看见是琴笙自己扑倒公爵怀里的吗?人家自愿,你着急什么?给我老实在这待着!”校长说完跟着跑走了。

    司空珏的手拉住初夏不放,“追什么爵爷啊?爵爷现在可没时间陪你,我陪你!来,我们喝酒。”

    他说着给初夏到好了几杯酒。

    “麻痹的,谁要和你喝酒啊?琴笙有危险,我要去救琴笙!”初夏是花痴,不过,她可不是重色轻友的人!

    “想走?可以,先把这些酒都喝了!”司空珏的眸底闪着灵光,不信一个小丫头喝完这些,还能走的了路。

    利昂抱着美人走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利昂后面要做的事,司空珏被刺激的全身荷尔蒙激增,眼前的初夏也是能应急的那种。

    初夏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杯,起身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抄起酒杯就喝。

    盛夏女孩的穿着的校服连衣裙根本就不长,而初夏的姿势撑起了裙子,司空珏的喉结滚了一下,从她踩在椅子的腿上看过去,可以隐隐看见一抹蕾丝的*******初夏一口气喝掉了那些酒,“喝完了,我走了!”

    “等一下,我说的是你先把这些酒喝了。我这不还没喝吗?你要是能赢的了我,我就让你走。”司空珏说道。

    初夏狠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看着是块鲜肉,没想到骨子里这么坏。

    “喝!让你知道知道你姑奶奶的厉害!”她也不倒酒了,直接把酒瓶递给司空珏。憋足了劲的要把司空珏撂倒。

    司空珏从来没被人叫嚣过,而且还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

    他的脸色瞬时不好看了,“靠!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小爷,我今天先把你制服!”

    —

    利昂把琴笙抱进套房里的卫生间,喝醉酒的女孩像只醉猫,一直在他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蹭得他一身的火热。

    他一向洁癖到龟毛,就算要办事,也要先把这个丫头洗干净了。

    “别动了,一会儿满足你,我们先洗澡。”

    琴笙的嗓子一紧,胃口一阵翻滚,张嘴就喷了出来。

    酒气带着她胃里还消化的东西,径直的喷到了利昂的胸口上。

    他能感觉到那湿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身上流淌,他的喉结一滚,恶心的也差点吐出来。

    大手一松把一身脏的女孩扔进了浴缸。

    天啦撸的,他从来没这么脏过!

    “来人!来人!”他大叫着。

    校长跑进来,“爵爷,您有什么吩咐?”

    “找个人把她给我洗干净!要女的!”利昂本来就白的脸色,又被气白了几分。

    “是,是!”校长立刻让自己的秘书过来给琴笙洗澡。

    利昂套房中的另一间卧室,那里也有卫生间,他只差要把自己的皮都搓掉了,用了半瓶沐浴露去掉了那难闻的酒气。

    他穿着白色的浴袍回到琴笙的卧室,女孩已经被洗干净躺在床上了。

    她的睡姿真心不好看,整个在床上摆成了一个大字。

    只是这个姿势……

    利昂的眸光深邃了一下,唇角勾出玩味的笑容,躺上女孩的床,抬手摸着她光洁额小脸。

    “说,我钱包在哪?快说,不然就上你!”他沉声问道。

    熟睡的琴笙被男人的声音惹到了,她抬手朝着男人的脸扇了过去。

    “滚!”她的起床气一向大,连宫墨宸叫她起床,她都乎巴掌,更何况是别人。

    利昂根本没防备,女孩一巴掌扇到他英俊的脸上。

    他的脸狠狠一抽,要不是他要问出钱包的下落,他已经掐死这个丫头了。

    他一把抓住女孩的浴袍衣领,眸光滑过浴袍里的弧度,司空珏判断失误,明明是b杯。

    不过,他抓回自己的思绪,“说我的钱包在哪?”

    “聂锋,把他拉出去骟了!”琴笙不满的喊出声,谁敢吵她睡觉?

    “靠!你还敢骟我?我做死你!”利昂气吼压上女孩的身。

    今天这个臭丫头踩了他太多不能踩的线,吐他一身,乎他巴掌,还要骟了他!

    琴笙在睡梦中,推着身上的人,胃口不舒服的打了一个嗝。

    一股酒气正喷薄在男人的脸上。

    利昂翻身跑到地上,他可不想真的把自己洗掉皮,而散着酒气的女孩,让他的反胃,他的唇角狠抽着,这个丫头真让他恶心到没欲望。

    他的眸子压成了狭长,看他怎么收拾这个丫头!

    他看见床头柜上,女孩的手机,便拿了起来,翻看里面的东西,靡靡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

    他的眸光看向女孩的小脸,现在的小丫头比他想象的要成熟,都看这些大片了,还都是女上的,这是有多饥渴?

    哼!他轻哼了一声,怪不得这么污,原来不是处了。

    —

    下午夕阳的光柔和的照在房间里,也照着床上的一片混乱。

    琴笙揉着自己的发涨的头,醉酒真的不好受。

    只是这是哪?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不认识的房间,而她的床上,她的身侧,还躺着一只妖孽!

    “啊!”琴笙大叫着,抄起枕头就打身边的人。

    刚睡着的利昂生生被打醒了。

    他坐起身,大手抓住女孩手里的枕头,“你发什么疯?”

    “我的衣服谁给我换的?你都干了什么?”琴笙的一只手和利昂抢着枕头,另一只手攥着浴袍的领口。

    “你觉得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吗?我也是正常男人,正常需要了一下。”利昂的眸低绞着戏虐的眸光。

    “王八蛋!你强上我!”琴笙气吼道。

    可是,可是为毛她没觉得疼呢?不但没痛而且很干爽。

    她记得那天,她连宫墨宸的手指都承受不住,回到房间的时候,她腿根湿了一大片。

    那只是被摸摸,如果她真的做过,至少该疼吧?

    利昂眸光闪过玩味,“姑娘,你说错了吧?分明你强了我?你看看我这身上让你啃的都快破了。”

    他拉开自己的浴袍,露出他自己搓红的胸口。不还他钱包,看他怎么整这个臭丫头!

    琴笙错愕的看着男人胸口上的红檩子,她有这么暴力吗?

    难道她喝醉了,把利昂当宫墨宸给强上了?

    不可能啊?为什么她不疼?

    她疑惑的看向男人,难道真的让她猜对了,他是唇膏男,根本用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