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8章 他压着她干什么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抬手撑在男人的胸口上,他妖冶的脸离她太近了,她甚至可以看到他白玉般的脸上光滑的一颗汗毛都没有。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毛男人长的都比女人还像妖精?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是他压着她干什么?

    “麻痹的,混蛋,你放开我!”

    利昂的一只手臂撑在急救台上,一只手掐住女孩的下巴,狭长的眸子迸出冷光,“我的钱包呢?交出来!”

    “钱包?什么钱包?”琴笙装傻的说道。

    这么对她,还想找她要钱包,靠之!

    “装傻?爵爷告诉你,今天不把钱包给我,我就办你了!”利昂威胁的说道。

    琴笙的唇角抽了一下,打死她都不会给他钱包,问题是他不打,要轮她,介个肿么破?

    利昂的手指松开女孩的下巴,顺着她的脖颈摸下去,女孩倔强的眸光像野猫勾起他的欲望。她细滑的肌肤在他的手中如丝缎般的掠过,让他很想要一把抓住。

    叫人?保证听不见!

    打架?麻痹的,她要是打得过他,她早就和他翻脸了!

    求饶?呵呵哒,她才不要给他钱包!

    几条方案被她拍死,她眸底闪过狐狸般的狡黠。

    手臂勾上男人的脖子,把自己贴近他。

    咂咂自己的唇角,像是看见什么美味,“爵爷,你长得好漂亮,我要轮了你。不过,我要在上!”

    她猛然一个翻身,和利昂调换了位置,她压在男人的身上。

    利昂错愕的看着压着他的女孩,她像是看食物般舔着唇角,他看见就恶心,自己怎么也不能被女人上了吧?

    “滚!”他气吼一声,一把将身上的女孩推了下去。

    “爵爷,你别走啊?不喜欢我在上,要不然我让你在上?”琴笙在暴走的男人身后喊着。

    眯起一只眼睛,手比成八字,朝着男人的背‘啪’的打了一枪。

    哇哈哈!死妖孽,看她不玩死他!

    校长看着走出来的利昂连忙迎了上去,“爵爷,学校准备了午宴,不成敬意!”

    他分明感到了男人身上压抑的气场,只怕招待不好,公爵会不捐赠了。

    “带路。”利昂吩咐道。

    “这边请,这边请!”校长连忙带路。

    司空珏被利昂阴沉的脸色和身后琴笙一脸的坏笑,弄得懵逼了。

    “怎么了?不是又没上成野猫吧?爵爷,你不会还是处,不会上吧?”

    利昂的脸狠抽了一下,“滚,你特么的才是处呢!你今天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我来,是不是也想*******男人被说是处,简直是侮辱,他怎么都不会承认的,而自己差点被个黄毛丫头上了的丑事,他更不会说。

    “好怕怕啊!男人欲求不满简直是要杀人。”司空珏拍着自己的小心脏嘀咕着。

    真心伴君如伴虎,早知道他就不跑来凑热闹了。他不过就是好奇心作祟,想看看利昂怎么惩罚咬了他一口的野猫。

    他们来到学校餐厅里的贵宾厅,这里摆了一桌子的饭菜。

    利昂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主位上,司空珏坐在他的身边,琴笙磨蹭到最后才进来,就想坐在最远的地方,却被校长抓过去,按坐在利昂身边。

    “多谢爵爷捐赠,我这里先干为净。”校长拿起酒杯就灌了自己一杯。

    利昂慵懒的说出他的字,“我只是意向捐赠,至于是不是要捐赠,捐赠多少,都要看琴小姐的了。”

    “琴笙,你快点敬爵爷酒!”校长一杯酒塞到琴笙手里。

    “我不会喝酒。”琴笙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本来我是想琴小姐干一杯红酒,我就捐赠一千万的。”

    “琴笙,听见了没有,我们学校的图书馆还有实验室,可就靠你了!最少十杯!”校长压低了声音,在琴笙的耳边说道。

    琴笙愤愤看着酒杯,真心是谁都不嫌钱咬手哈,贵族学校的校长,也一样惦记着拿白得的钱。

    “不会喝就是不会喝。”她小声的回了一句。

    校长吩咐身边的主任,“你去把初夏叫过来,一起陪爵爷吃饭。”

    琴笙不解的看向校长,没事叫初夏来干什么?

    校长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道,“你知道我们贵族学校,有的学生是真贵族,有的学生是家里凑钱出来,只希望能把孩子送进来,好结交一些贵族朋友,攀附上权贵。

    初夏父亲的小公司快破产了,这个学期的学费还一直没叫,也是几十万了,你要是能把爵爷的捐赠谈下来,我就把初夏的学费免了,怎么样?”

    从琴笙被带进会客厅,他就让主任详细调查了琴笙,没想到这个女孩大牌到敢在爵爷面前耍脾气,被爵爷钦点。

    调查出的结果里就有,初夏和琴笙是闺蜜,他正好用这个要挟琴笙。

    看着初夏走进了被带到了司空珏的身边,琴笙抿了一下唇,初夏自尊心很强,就算穷也不会找人要钱,其实这件事她也知道,她提出过让小叔帮初夏付学费,可是初夏拒绝了。

    琴笙看看手里的红酒,好在只是红酒,如果喝十杯,应该不会醉吧?

    她抬手一杯酒灌到了嘴里,小脸顿时红了。

    利昂唇角逸出他邪魅的笑容,打了一个响指让身后的保镖给琴笙倒酒。

    麻痹的,琴笙只想骂人,有倒红酒,倒一满杯的吗?

    她狠狠瞪了一眼妖孽,只想要撕了他脸上的邪笑。

    为了初夏,她拼了!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红酒喝多了也上头,这是喝了几杯了?

    “琴笙,你不能喝了,要喝多少我帮你喝!”赶来的初夏看着琴笙的脸红到吓人,立刻要拿她的酒杯。

    司空珏一把拉坐下初夏,“老实坐着吧,想喝我陪你喝!来,妞干杯!”

    初夏推开趁机搂上她的司空珏,紧张的看着继续灌酒的琴笙。

    这次不用人倒酒了,琴笙自己拿着酒瓶自己倒,而且还一把将利昂的脖子勾住,把男人拉到她的怀里。

    “凭什么只让我自己喝,你不喝?不公平,你也给我喝!”她拿着酒杯冲向男人,然而喝醉的她,酒杯没端稳的洒到了男人的淡粉色的衬衣上。

    “啊c浪费啊!我要喝掉!”她扑倒男人的身上大力的吸着男人的胸口。

    什么东西在嘴里?她咬了一下那个小颗粒。

    利昂被女孩咬得脸瞬间一红,打横的抱起琴笙,“别急,我们进房间,让你吃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