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3章 想怀孕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的口腔被女孩袭击了,那青涩的小舌,笨拙地搅动着他。

    她的气息这样的熟悉,像是精心酿造了18年的女儿红,忽然让他尝到了醉人的滋味。

    所有的理智全部当机,任凭这个丫头肆意的摧残在他的身上。

    没有动作的男人,听话的像个无害的宝宝,她扒干净男人,又脱干净自己,渴望越聚越深,可是她却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满足自己。

    她的手乱抓在男人的身上,把他推倒在床上。

    女孩猛然砸在宫墨宸的身上,生生的把他砸疼了,毕竟再硬的汉子,身上也有脆弱的地方。

    他的眉心蹙起,乱动的小东西,简直是砸废他的节奏。

    琴笙硌得难受起身去看,瞬时傻眼,似乎比她印象中的更大,那次的疼感像是在她的身上烙下了记忆,她害怕的咬着自己的唇上。

    会不会疼死啊?

    宫墨宸只觉得自己要废了,小东西一直盯着他看,让他控制不住的膨胀。

    不过,疼痛也让他找回了理智……

    他一个翻身将女孩压在身下,鹰一般的眸光绞着身下的女孩。

    “很想当我的女人?”

    琴笙的大脑一阵晕眩,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比钢琴的d大调还要扣人心弦,让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很想怀孕的感觉。

    “嗯嗯!”她点点她的小脑袋。

    十八年来,她给自制定的唯一目标就是,扑倒,睡服,她上他下。

    宫墨宸的大手摸着女孩散乱的刘海,露出她被情潮涌动的绯红色小脸,她的小嘴半张着粗喘着气,少女的芬芳喷薄在他的脸上,勾起他的心悸。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更加黯哑,“我的尺寸,你看到了,想象得到会有多疼了吧?”

    “我,我忍着。”琴笙把眼睛紧紧闭上,眉头蹙成了疙瘩,她最怕的就是疼,从小生病打针都是在毁天灭地的嚎啕声中完成的。

    女孩受刑的模样,让宫墨宸眉心压下,一副怕的要死还想做他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闭上了眼睛,让琴笙的其他感官格外的清晰,粗粝的触感滑过她最细腻的地方,惹起她一阵惊鸿。

    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要把她整个人吞噬掉那种欲望中,这种感觉比接吻或者拥抱来得更加的震撼。

    陡然,一痛,让她紧闭着的眼睛睁大。

    “小叔,好疼。”她控制不住地轻哼出声。然而奇怪的是,男人并没有在她身上,而是在她的身侧。

    “这样就疼了?这样呢?”宫墨宸用了些力度。

    “啊!小叔,我疼。”琴笙哭腔的说道。

    宫墨宸收回自己的手,手指按在琴笙的唇上,“现在还要不要做我的女人了?”

    琴笙吃痛的摇头,“不要了,我不要了。”

    只是一根手指,已经是她不能承受的疼,想一下那超大的东西,那和撕开她没什么区别了。

    宫墨宸的手掐在琴笙的下巴上,“不要就快点走!以后不许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琴笙一轱辘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跑出宫墨宸的房间。

    宫墨宸难受的从深喉发出一声闷响,她的紧致让他失控,那触感还在他的手指上没有散去,他起身跑去卫生间,只想要洗冰水澡降温。

    走廊的尽头,一道女人的身影闪过,看着琴笙的身影从宫墨宸的房间跑进自己的房间。

    她的手钻成了拳头,她从被仓鼠吓到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她跑去看琴笙的客房,和她猜想的一样,房间里根本没有人!

    她像是着了魔一样,站在走廊里等,果然看见琴笙跑出来。

    “紫娴,你穿成这个样子站在这里,仔细被你爸爸看见说你!”何芬走过来猛然看见穿着睡衣的女儿,吓了她一跳。

    “穿这样这么了?不该露的一点没露,我就应该穿个更暴露的!”琴紫娴懊恼的说道。

    “什么?还暴露?你疯了?我们琴家的小姐,什么时候这么没教养了?”何芬被自己女儿气到无语了。

    “教养有什么用,还不如一个贱货讨男人喜欢!刚才琴笙从宫墨宸的房间出来了,小妖精和她妈妈一样会勾男人。”琴紫娴愤愤说道。

    “别再提她那个妈了,你爸爸说过,家里人不许再提了。”何芬制止女儿。

    “我让你和爸爸说,把我嫁给宫墨宸,你说了没有啊?”琴紫娴问道。

    何芬看看四周没人,把女儿拉到她的卧室里。

    “我能不说吗?不过,你爸爸说,能这样最好,但是还要看宫墨宸的意思。”她把琴泽的原话说出来。

    “看宫墨宸的意思?你没和他说,琴笙和他现在不清不楚的吗?琴笙真勾上宫墨宸,嫁给自己的小叔,我们琴家就要被h国的权贵笑死了!”琴紫娴急切的说着。

    何芬摇了一下头,“该说的我都说了,也提醒老爷注意不要闹出了那样的丑事。可是老爷却说宫墨宸有分寸。”

    琴紫娴凌厉的眸光闪过,“干脆把琴笙送走吧!她学习不是不好吗?告诉她反正她也靠不上大学了,我们家看在她姓琴的份上,给她学费让她走。”

    何芬眉头压下,“这要和你爸爸商量,他不同意的话,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

    “爸爸怎么会不同意,他不是恨死琴笙了吗?要不是琴笙出生,大哥也不会死。”琴紫娴说道。

    何芬的脸上浮出一片阴霾,“我最看不透的就是这个,你爸爸对琴笙……”

    “我爸对琴笙怎么了?”琴紫娴追问道。

    “没什么,你说的事,我想办法和老爷子慢慢说,还是你要自己抓紧,你好歹也是大学毕业正是清纯貌美的时候,难道还比不过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何芬嘱咐着女儿。

    琴泽对琴笙完全谈不到好,可是说不好,她有总觉得并没有看到的那样决绝。

    “我知道了,我一定把宫墨宸夺到手!”琴紫娴折身走上楼梯,回自己的卧室。

    琴笙躺在床上十八年来第一次失眠了,等她睡着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琴笙!起床了!”宫墨宸推着床上熟睡的女孩。

    琴笙一巴掌扇在男人英俊的脸庞,绝壁用了力气。“滚。”

    清脆的巴掌声下了琴韵婷一跳,她不可一世的小叔,什么时候被人打过?

    “婷婷,你出去!”宫墨宸森冷的声音飙出。

    琴韵婷听话的跑出去,哈哈哈,小叔怒了,她要看看的小叔怎么收拾琴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