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2章 扒下男人的浴袍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字从琴笙的和宫墨宸贴着唇间逸出,她的小脸泛出一阵绯红。

    要不然,今天就把小叔睡服?

    宫墨宸额角上的青筋绷起,难耐的吸着空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女孩的小手还顺着他的脊背滑到他的腰上。

    火热瞬间在两个人之间点燃,她的小唇在男人的唇上蠕动着。

    陡然,几声扣门的声音响起,惊醒两个缠绵的人。

    “三哥,你在吗?”

    琴笙瞬间炸毛了,小姑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宫墨宸马上反应过来现在的状态,一把将抓住女孩的手臂,把她拉进卫生间,抬手拿下浴袍穿在身上。

    “在这里别动!”他嘱咐了女孩一句,反手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琴笙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小姑没闯进来,不然就被小姑看见了。

    她靠着墙站着,听着外面的动静,她笃定小姑这么晚过来没好事!

    房间的大门打开,琴紫娴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白色的浴袍,半露着他的胸膛,那结实的块状胸肌,让她想要靠在男人的怀里。

    不过,琴紫娴有她大小姐的矜持,她拿出手里的文件,颌首低眉说道,“三哥,这个合约的条款我有看不懂的地方,想请教一下三哥。”

    女人的声音温婉动听,柔得像一池春水。

    “今天太晚了,明天在公司我讲给你听。”宫墨宸沉声说道。

    “明天啊?可是办公室的人和我说,这个要今天整理出来,明天和客户谈合约的时候要用。”琴紫娴说道。

    “那你等我一下,我换上衣服,我们去书房。”宫墨宸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进去你讲给我就好。”琴紫娴不由分说的走进男人房间,这个时候可不能再矜持了。

    宫墨宸眉头蹙起,他想换衣服的,可是琴笙在卫生间,而房间里又有琴紫娴,他只能穿着浴袍给琴紫娴讲合同。

    “哪里不明白?”

    “就是这个条款,为什么我们不多要一点定金,我想把定金额度提高,这样就能保证对方,不敢签了合同再反悔。三哥,你坐下啊!”

    琴紫娴伸手拉住男人的手臂,他身上的沐浴乳散发着诱人的清香,让她很想要贴近他。

    “国家承认和保护的定金额度就是20%,就算我们定再高也没有用。毕竟不被法律保护。只要对付起诉,我们就必须退款。”宫墨宸解释道。

    琴紫娴的眸光凝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她刻意穿了一件暴露一点的睡衣,怎么男人对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宫墨宸没等来女人回话,继续说道,“听明白的话就回去睡,明天不要迟到。”

    琴紫娴尴尬的扯扯唇,起身站了起来,好不容易进房间了,她怎么甘心走?

    牟然,脚下一歪,向后倒在男人的身上。

    “啊,三哥,我的脚崴了!”她抓住男人的胳膊,整个人靠在男人的身上。

    宫墨宸的手臂撑住女人,不让她贴上,“崴脚了?我扶你坐下,给你叫医生。”

    琴紫娴额顶一黑,“不用!没那么严重,三哥有红花油吗?帮我涂点就好。”

    她堪堪的说着,这个时候怎么能叫医生?

    宫墨宸把琴紫娴扶到床上坐下,去拿红花油,“红花油给你,我让玉姐过来给你涂。”

    他转身看向琴紫娴,却发现琴紫娴两件式的睡衣,已经被她脱了一件,那大波浪的头发披散着,小小的吊带睡衣,露着她大片的雪肌。

    “三哥,涂红花油要用力气,力气不够好不了,玉姐怎么有你的力气大?”琴紫娴说着抬起自己的一条腿伸向男人,她不信自己玲珑有致的身材,男人会不动心。

    卫生间里的琴笙听得清清楚楚的,好一个圣女婊的小姑,敢扑她的小叔!

    她的眸光一转,随手拿起洗手台上的树脂香皂盒扔到了地上。

    ‘啪啦’一声。

    床上的琴紫娴吓了一跳,眸光凌厉的看向卫生间,“谁在卫生间?”

    “没人在卫生间,你听错了,是隔壁的声音。”宫墨宸连忙解释,不能让琴紫娴发现琴笙在他房间里,不然琴笙在这个家,更加处境堪忧。

    “隔壁?”琴紫娴疑惑的问道。

    “对,隔壁,这里隔音不好。隔壁是二嫂的房间。”宫墨宸说道。

    琴紫娴脸色一僵,不知道刚才的话,有没有被二嫂听见。

    琴笙在卫生间里翻翻眼眸,抄起漱口杯又扔到地上,一个冲动在她的脑中形成,她恨不得被自己小姑发现,让所有人都知道,小叔是她琴笙的人!

    ‘啪啦’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更大。

    琴紫娴站起身,她保证自己这次没听错,声音就是从卫生间发出来的!

    “谁躲在卫生间了?给我出来!”她气吼着冲向卫生间。

    “是,琴笙带来的仓鼠,养在我卫生间里,估计仓鼠跑出笼子了。”宫墨宸急忙说道。

    “啊!仓鼠!”琴紫娴立刻顿住脚步,见鬼一般的大叫着,她最讨厌这些毛茸茸的四条腿东西!

    “是仓鼠,我进去抓出来给你看!”宫墨宸说着走向卫生间。

    “啊!不要!”琴紫娴吓得奔出卧室,那速度完全赶上百米赛跑。

    “我呸9崴脚了?崴脚跑的比兔子都快?”琴笙大喇喇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生气的说道。

    宫墨宸关上房门,唇抿成了直线,“你故意发出声音的!琴笙,你还知不知道廉耻,故意想让紫娴发现你在我房间!”

    琴笙的小脸一扬,“我怎么就不知道廉耻了?小姑跑进房间,把衣服都脱了,还装崴脚,她才不知廉耻呢!

    小姑明明就想嫁给你,你还是说你赶我走,不是因为想娶小姑!你个大骗子,你骗我!”

    她的挥动起她的小拳头,捶在男人的胸口上,委屈的哭出声。

    “你是我的,我不许任何人抢走你!我不许,不许,就不许!”

    宫墨宸看着眼前,哭得一塌涂的小脸,心抽痛着,“我没骗你,我让你离开不是因为琴紫娴。乖,别哭了!”

    终究所有的火气,都被女孩的哭声熄灭,他怎么舍得她哭?

    琴笙顺势用手臂勾住男人的脖子,钻进男人的怀里,“小叔,我要你一辈子疼我,宠我,爱我!我要做你的女人!”

    她仰头吻上男人的唇,小舌探进男人的嘴,小爪子扒下男人的浴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