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3章 买计生用品光明正大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溜进客厅,躲在沙发后面偷听,很清楚的听到二婶郑敏的话。

    她翻翻白眼,郑敏那口气就像是劝宫墨宸收养一只小狗或者一只仓鼠。

    她爸爸是她爷爷前妻的儿子,她妈妈生她难产死了,爸爸在赶去医院的路上车祸死了,她从出生就是孤儿,全家人都拿她当扫把星。

    宫墨宸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疼爱她的人。

    “出来。”宫墨宸的手指按在自己跳痛的太阳穴上。

    琴笙从沙发后面爬到沙发上,一张小脸讨好地看着男人,“没人要我,不然你就继续养呗。”

    宫墨宸唇抿成了直线,“不知道在男人面前要穿衣服吗?”

    一抹阳光照在女孩的身上,白色的衬衣隐约透着她所有的美好,他强逼自己收回了眸光。

    琴笙扯了身上的男人衬衣,“我去,我这不是穿着了吗?再说了,我小时候,尿布都是你给我换的,澡是你洗的,我还哪里你没看过,没摸过?噢?小叔,你看光我,要对我负责。”

    她的手指戳在男人的胸口上。

    宫墨宸长指弹在女孩的额头上,“才十八岁。满脑子都想什么呢?”

    “我已经成年了。”琴笙吃痛的揉着自己的额顶。

    “我大你十岁。”宫墨宸冷声说道。

    “我不嫌你老!”琴笙仓鼠般大睁着眼睛,乖巧的看着男人,卖着她几亿顿的萌。

    宫墨宸唇角狠狠一抽,“我嫌你小。”

    “是小了点,要不你先用手指给我弄大点,再进来?”琴笙一屁股坐在男人的怀里,唇吻上男人的喉结,“度娘说会慢慢撑大的,你多用用,我就适应了。”

    宫墨宸的唇角狠抽,用手指?

    他的胸膛起伏了一下,抓开身上的小女人,小腹上的邪火乱窜。

    他狠下语气,“让聂锋送你回你爷爷家。我回来再看见你,别怪我不客气!”

    琴笙的牙咬在唇上,想让她走?

    她就不走,就不走,就不走!她到要看看,他能把她怎么样?

    —

    晚上,宫墨宸的身影走进别墅。

    聂锋禀报,“总裁,琴小姐把自己锁在卧室里。我带不走她。”

    宫墨宸阔步走向卧室,他的周身四溢着噬人的冷意,一脚踹开房门。

    琴笙错愕地看着暴怒的男人,这是她没见过的宫墨宸,仿佛地狱里的修罗。

    “把人给我丢出去,不许琴笙踏进别墅和公司一步。”宫墨宸冷声命令着手下。

    几个保镖走上前,“内个,琴小姐请。”保镖恭敬的说道。

    琴笙扯动了一下唇角,眼眸睁得大大的,瞪着宫墨宸,“有本事你别求我回来!”

    她狠撂下一句话,推开面前的保镖跑了出去。她死也不会回爷爷家。

    离家出走!对!就离家出走,她不信他不着急。

    宫墨宸站在窗前,看着女孩跑出别墅的身影,牟然回头,“聂锋,把小姐冬天的衣服打包扔给她!”

    聂锋连忙答应着,跑进更衣拿衣服,头上顶着一堆黑线头,这到底是扔还是送?

    冬日里呼啸的风,吹得琴笙发抖,她暗自后悔,怎么没带行李出来,不过,就算挨冻,她也不会回去求宫墨宸要衣服。

    “琴小姐。”

    琴笙回头便看见开车追她来的聂锋,这么快就让人追她来了?

    她心头一喜,手插在自己的衣袋里,仰起小脑袋问道,“他让你接我回去?让他亲自来接我!”

    聂锋脸色尴尬着,“不是总裁让我接你,是让我把你的衣服打包扔出来。琴小姐,你上车吧,你去哪我送你。”

    说实话他也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原来不管琴笙闯什么祸,总裁都不会这么对琴笙。

    他记得琴笙小学时,有个女同学欺负她是孤儿打她,宫墨宸带着他和其他几个小兄弟,把那个女生堵在学校门口,就那阵势,吓得那女生立刻尿了。宫墨宸还逼着女生给琴笙磕头道歉。

    初中学的时候,琴笙迟到好死不死被校长撞上,校长罚她在学校门口站一个小时。

    宫墨宸开车跑去,丢下一张支票把学校买下,把校长炒走,告诉琴笙想怎么睡就这么睡。

    就算琴笙把学校拆了,宫墨宸也只会问她手累不累?

    琴笙的唇角狠狠一抽,麻痹的,连她衣服都扔出来了!

    “把衣服给我,我才不坐他的车!”她倔强的说道。

    她拉着行李离就走,一个认识格外的清晰,她要气死他,她要让他后悔!

    聂锋只好暗中跟着琴笙,直到他看着琴笙走进她同学初夏家,他才算完成任务。

    —

    转天夜晚,灯红酒绿中,两个女孩的身影走进夜总会。

    “琴笙,我们还是回去吧!我害怕!”初夏说道。

    “噗!怕毛啊?我们勤工俭学光明正大!”琴笙给自己壮着胆子,说实话她也心虚。

    “靠!大姐,勤工俭学是光明正大,问题你卖的东西还能光明正大点吗?”初夏只差要哭了。

    这是她们转了一天找到的唯一的工作,为了这个工作,还交了500押金,卖不出500块,她们的钱都没了。那可是她攒了好久的零花钱啊!

    “我去,计生用品还不光明正大吗?国家天天宣传要真爱生命,防止艾滋病传播,这可是国家号召的!再说了,我不赚钱,我吃什么啊?”

    “你小叔又没废了你的黑钻卡,那个卡无上限你想划多少没有?”初夏拽着自己的工作服,该死的老板,还要他们穿着工作服买。

    可这个工作服,就是和一块布围身上差不多,不是上面露太多,就是下面露太多。

    “我是离家出走啊!打死我也不用他的钱!”琴笙很有志气的说道。

    她环顾着夜总会,第一次进这地方,她有些傻眼。

    她的眸光扫过大厅还有走廊里的单间,“我们去单间吧,那里消费高,都是有钱让人,八成还有坐台公主。”

    初夏只差吐血,“进单间啊?不会有危险吧?”

    “妹的,我那知道有没有危险,看看不就知道了!”琴笙带着初夏随机挑了一间单间敲开房门。

    “先森……”琴笙的话瞬时顿住了。

    单间正中的坐着一个混血男生,细眉丹凤眼,棕红色的头发,紫色的瞳孔,丹红的唇,单耳带着一只钻石耳钉,那种阴柔的美,高贵优雅的让女人可以撞墙,但是又让人看得出他眉宇间的男人气,仿佛不小心落入凡间的妖孽,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一个男人走过来,把初夏和琴笙拽到紫瞳男人的身边按坐下,“怎么才来?快点陪公爵喝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