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2章 落红?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一只大手抓住跌落下窗台的琴笙,径直把她抓进窗子。

    “小叔!我害怕,哇!”她树袋熊一样的抱住男人,扯着脖子哭着,把头深埋进男人的肩窝。

    呵呵哒,她的眸低略过狐狸般狡黠的眸光,招式不在多管用就行,对付小叔哭就够了!

    “别哭!乖,不怕!”宫墨宸抱孩子般的抱着他的女孩,手安抚的拍着她的背,哄着这个被吓坏的丫头。

    他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站在窗台的她,被她气死,也被她吓死,不懂她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敢爬三楼的窗台。

    本来要教训她的话,终因为她的哭声憋回肚子里,他怎么舍得再训她?

    琴笙的腿环在男人的腰上,手臂勾着男人的脖子干嚎着,窗台下面就是泳池她才不怕呢!

    “小叔!我的戒指……”她哭腔的说道,可怜兮兮的举起手。

    “明天再给你买十个。”宫墨宸说道。

    “小叔,我脚疼。”这次是真的,刚才不觉得,现在窝在男人的怀里,她只觉得自己的脚跳痛着。

    宫墨宸把女孩放到沙发上,查看着她的腿和脚,白皙的长腿和嫩白的脚上都被粗粝的窗台划出了血口子。

    他起身拿来急救箱,蹲在她面前,把她的脚放到他的膝盖上,给她消毒伤口。

    “真笨,没事爬什么窗子?”

    不知道要拿她怎么办,她不知道她弄伤了,他会心疼吗?

    “谁让你关门的?”琴笙呛声回去。

    “我又没锁门。”宫墨宸被女孩气到无语,他只是想把她轰出去,好洗个冷水澡送她回琴家老宅。

    琴笙的头上一串小鸟飞过,她还以为他锁了。

    只是她不知道,就算他说到决绝,他对她永远也做不到决绝。

    “小叔,我伤口还疼,你给我吹吹。”她撒娇的说道。

    宫墨宸的大手托着女孩的小脚,轻吹着她的伤口,眸光顺着她的腿看上去,瞬时小腹一紧,冷水澡白洗了。

    该死的,他忘了她是挂空穿的了。

    他蹲着,她坐着,从他的角度可以一览无遗。

    “行了,起来穿衣服,我送你走。”他压下声音,放下她的脚。

    琴笙几步跳上床,一滚钻进被子里,“我不走,我睡惯这张床了,睡别的我失眠!”

    “把床给你搬去。”宫墨宸说道。

    “我睡惯你了。”

    “把……”宫墨宸的脸色沉下,“除了我,你要什么都可以。”

    “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琴笙倔强的说道。

    “琴笙!是不是我太宠你,让你可以忤逆我的话了?”宫墨宸的声音降了温度。

    琴笙的心少有的颤了一下,别人都怕他,只有她不怕,但是他真的怒了,她也会惧。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赶我走?”

    “你大了,不适合再住在我这。”宫墨宸扯出一个理由。

    琴笙唇角狠抽了一下,他养了她十八年,她和他睡了十八年,他现在想起她不适合了?

    “你骗我!别以为我小,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是因为我小姑,想要嫁给你!”

    “不许胡说!她是我妹妹,你是我侄女!”宫墨宸摆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不会是这个原因,他不会因为任何人不要她,只是她现在不能和他在一起。

    “你又不是我的亲小叔,你是我爷爷的养子。”琴笙翻翻她的眼眸。

    “那也是小叔,起来穿衣服!”宫墨宸掀开被子,伸手拽床上的女孩。

    女孩顺势用长腿夹住他精壮的腰,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一个翻身她把他拽倒,半压在身下,少女的气息肆意的喷薄在男人的脸上。

    “外面下雨了,我的伤口不能淋雨。”她打着呵欠说道。

    男人身上松柏的清香和这张床从来都是她最好的安眠药。

    算是一个理由吧,宫墨宸听着外面瓢泼大雨的声音想,不然就让她再睡一个晚上。转瞬,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丫头纵容一次,就会得寸进尺。

    他低头想叫她起来,却发现女孩早已没心没肺地躺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他无奈的轻叹,手指理着她的散乱的头发,露出她精致的小脸。一股温情从他凌厉的眸子中逸出,和他高冷的气场严重违和。

    琴笙,你让我拿你怎么办?

    他拿起手机拨出号码,“聂锋,明天把别墅所有外檐的窗台都换成大理石加宽的。”

    —

    清晨的日光柔和的打在琴笙的小脸上,她睡得很舒服,鼻息间全部都是熟悉的男人气味。

    她在身边的温暖里蹭了蹭,睁开眼睛便看见男人可以让所有形容词都汗颜的脸,尤其是他的眸光,幽深到你看一眼便会溺毙在他眸子的漩涡里。

    她一个翻身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小叔,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果然他没把她丢出,也没把她抱到爷爷家。

    “下去!我是你小叔。”宫墨宸的脸紧绷着。

    该死的丫头挂空地穿着他的衬衣,还敢坐在他的身上。

    “我知道了,一天说几遍,小叔,你老了好啰嗦。”琴笙的小爪子在男人的六块腹肌上抓着。

    宫墨宸的唇抿成了直线,敢嫌他老?

    “到底我说几遍你能记住?属鱼的。”

    “什么意思?”

    “七秒记忆。”

    琴笙啧啧的了一下,鱼不好吗?从来不会记仇,也不会有七年之痒,十年之痛,因为七秒之后又要重新爱他一遍。

    牟然小脸一红,“小叔……你,你硌到我了。”

    宫墨宸古铜色的肌肤泛出暗红,抿成直线的唇生逸出两个字,“下、去!”

    琴笙扑在男人的身上,小唇几乎贴在男人的唇上,“小叔,我们生理卫生科学过,你对我有反应,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宫墨宸抬手把身上的小女人抓开,起身下床,“你生理卫生科老师没告诉你,是雄的就对雌的有反应?没雌的早晨也会勃。今天给我回老宅。”

    琴笙追下去床,白色床单上一道刺目的血红,让她惊喜了。

    “落红?小叔,我是你的女人了。”她惊呼出声。

    难道是晚上她睡着了,他没忍住的把她上了?

    宫墨宸诧异地看向那抹红色,略顿,折身走进卫生间,一包卫生巾扔给女孩。

    琴笙的头都快要窘得扎进那包卫生巾里了,他永远比她记得清楚,她大姨妈的日子。

    听着男人走出房间的声音,她才快步跑进更衣室找她的衣服。

    当她把自己收拾妥当跑下楼,就看见衣着笔挺的男人坐在客厅里打电话。

    “二嫂,琴笙跑回来了。”

    “唉,我是管不了那个丫头了,你随便养着吧,况且那丫头一直是你养的,干嘛推给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