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章 睡服小叔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夜色中,奢华的卧室大门被推开,

    女孩娇小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进门,薄如蝉翼的睡衣几乎露尽她无限风光,真心是穿了还不如不穿的节奏。一阵浓烈股酒气夹着男人轻微的鼻声扑在她的脸上。

    她的眉头蹙起,他喝醉了?那今天晚上怎么办?

    大床上的男人赤身躺着,被子只搭在他腰上一角,遮挡住他身上的重点,一只手臂弯在头顶上方,结实的肌肉勾勒出诱人的曲线,一条腿屈起,展示着骄傲的长度,连脚趾都修长到完美。

    望着男人,她嘴馋的吞了一下口水。不管了,反正她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

    宫墨宸,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人了!不要怕,姑娘我一定会对你很温柔滴!

    男人粗黑的眉毛,深陷的眼窝,棱角分明的下巴,眉宇间的狂狷肆意而出,仿佛希腊神庙里撼动天地的男神,让她看一眼就再移不开眼。

    她的小爪子伸了伸,那六块腹纪延伸到被子里的人鱼线,让她想一把将被子抓掉。

    连他的轻鼾声都绞着他特有的雄性气息,激荡起她埋藏在心底的荷尔蒙。

    她快速脱下睡衣爬上男人的床,浪费了她千挑万选网购的睡衣。

    男人的怀抱温暖得像是世界上最舒服的窝,她不停的往男人的怀里钻。

    抬头吻上男人性感的薄唇。

    是吻吧?反正她没吻过,看电视是这样啃的!

    然后该干什么了?

    她的眸低闪出桃花朵朵,嘿嘿,重点来了!

    她的手肆意的摸在男人的身上。

    天啦撸的!这手感要不要太好!传说中的牛肉面包男,就是这种,触感好到让你想咬一口!

    静谧中,酒醉的宫墨宸,终于被女孩折腾醒了,柔软的小唇在他的薄唇连啃带咬惹得他一阵酥麻,一只小手还滑到他的大腿上乱抓着。

    他的唇齿间满是熟悉的气味,一个闪念,是她!

    下一瞬,他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他已经派人把那丫头押送到他的养父,她的爷爷家了。

    他派去的保镖看到她灯关睡觉才撤了回来,琴家老宅的佣人也汇报说,她出奇的乖,没吵没闹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18年的习惯,习惯了她在他的身边闹腾着,猛然少了她,他只觉得房间安静的不像话,空落的不像话,他灌了一瓶伏特加,才让自己睡着,竟然又梦到她了。

    爱是一种习惯,习惯是一种病,是病就得治!

    一个翻身他把女孩压在身下,如果是梦,他就可以……

    他迅速夺回主动权,吻着女孩的小唇,果冻的柔软,勾起他的食欲,她紧贴在他身上的肌肤滑得像鱼,让他只想要把她吃掉。

    他的手揉在她的身上,从来不敢逾越的事情,他要吃干喝净。

    女孩被攻城略地到吻断了气,入侵者将她的小舌无尽无休的纠缠,忽然觉得身上的不是男人是野兽,那带着薄茧的手在她的身上掠起一片麻痒,又疼又刺激的感觉,让她只想要融进他的身体。

    宫墨宸的大手按在女孩的大腿上,固定住她的位置……

    “啊c疼,小叔,你轻点。”女孩吃痛的喊出声。

    宫墨宸混沌的神智,瞬间被女孩的叫声惊醒,他伸手按下水晶灯的遥控器。

    灯光映照出女孩娇美的身影,小嘴已经被他吃的红肿,含苞待放的身体就在他的身下,只要他用力……

    “琴笙!”暴怒从宫墨宸的唇齿间冲出,气到想掐死这个丫头,他差点就把她……

    翻身下地,一把将女孩从床上抓起来。

    “啊!怪物,你好可怕。”琴笙吓得惊叫出声,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刚才她被男人压着看不见,这次总算看清楚了,也吓得她不敢看了。

    宫墨宸气到无语,她爬他的床,强上他,现在她到被他吓到了!

    他捡起地上的浴巾裹好自己,拿衬衣强行穿在女孩的身上。

    “你有出息了!连会爬床都会了?”他拎起女孩,把她丢到卧室外。

    “小叔,我不走,就不走!”琴笙吵闹着。

    “从哪来给我滚哪去!”宫墨宸重重的关上卧室大门,像是关她,更像关他,只怕再被她磨一会儿,他就会像以前一样心软的答应她所有无理要求。

    他的嘴里还充斥着女孩的气息,那小巧的舌,湿滑的触感,这样想一下,就让他的身体膨胀。

    他快步走进卫生间,冷水劈头盖脸的冲下,他的眉头深压,深邃的眸子如困兽般布满红丝,他一拳捣在大理石墙壁上,裂纹从他的拳头下辐射崩开。

    —

    琴笙懊恼着敲着自己的头,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是他的女人了!

    她怎么就没忍住呢?不就是疼吗?

    话说真的不怪她,她垂眸看看自己的手腕,比她手腕都粗,辣么大的东西,真的能进去吗?她要被撕多大的口子?

    她不受控地打了一个寒战,脑中一遍遍闪过那副画面,好惊人的尺寸。

    但是疼死也比下地狱强,好不容易偷跑回来,想让她再去爷爷家,做梦!

    她看她成了他的女人,他还怎么赶她走?

    劈门?放火?拆房子?她的脑中迅速闪过几个方案。

    下一瞬,蔫了,劈门她没斧头,放火她没汽油,拆房子时间太慢。

    她瞪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问为什么上帝造了门,还要造窗子?

    ngo!就是因为她琴笙今天要爬!

    天啦撸的!就不信今晚睡不到你!

    她跑到走廊的窗子翻身出去,细嫩的脚踩着粗粝的欧式窗台,她的手臂抱住排水管,脚狠命一登,另一只脚终于勾到卧室的窗台边,脚趾用力一点点蹭上窗台。

    当她整只脚蹭上窗台后,她用力推了一下排水管,把自己送到窗台上。

    她紧贴在玻璃上,手攥成拳头,用小手指上的钻石戒指划着玻璃。

    她的唇角勾出狡黠的笑,不知道男人会不会后悔送她钻石戒指。

    哇哈哈!

    正在她得意的时候,牟然戒指一软,手磕在玻璃上。

    她抬手看戒指,靠!怎么白金这么软?

    因为她用力太大,戒指的花托被她压的变形,钻石脱落不知道掉哪去了!

    一阵狂风卷过,她冻得发抖,更悲催的是,现在她想退回去都不行了!

    陡然,一道厉闪劈下,巨大的雷声震得玻璃弹开她的手,她的身子不受控的向后仰去!

    “啊!”她尖叫着,她还不想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