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五十九章:为何而战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不到半刻时间,青羊宗修士队伍已经冲到玉皇观的据点!

    在一道巨大阵法之外,一队队巡逻队伍看到无数青羊宗修士身影,纷纷大叫起来,巡逻队长手中的传音符早已打出,给据点之中的结丹前辈报告讯息。

    不过,这些传音符还未飞入据点之中,早有数名结丹修士遁出阵法,朝青羊宗队伍看去,而据点中的玉皇观修士也纷纷组织队伍,显然是早已知道了青羊宗修士攻来的消息。

    “杀!”俞子威大喝一声,声音微怒之下响遍整个队伍,接着更不停留,率领其余几位结丹修士冲在最前方,朝据点杀去。

    几位结丹前辈已经冲上前去,其余筑基、练气弟子又哪里敢懈怠,组成队伍跟在结丹前辈身后,朝玉皇观修士冲击。

    赢离招呼欧阳、风岩还有聂兴跟在自己身边,将四只队伍聚合在一处,看到远处乱哄哄的玉皇观修士,对身边几人传音道“我来打头阵,欧阳在左、岩师弟右边、聂师兄断后,不要冲击的太深!”

    话音一落,赢离已经率先接上了迎面而来玉皇观筑基修士,手中凌云剑呼啸着飞出。

    那位玉皇观筑基修士也带着十多位练气弟子,看到赢离攻来,斜瞥了眼赢离的修为,不由得冷笑一声,手中亮出一面盾牌拦住凌云剑的同时,已经摸出一柄灵刀旋转着从侧面斜劈而下。

    赢离见到灵刀从侧面斩来,竟然躲也不躲,嗖地冲到筑基修士身前,左手紫色拳套闪过五道寒光,直抓此人面门。

    “嘿嘿不知天高地厚!”筑基修士冷笑着指挥灵刀斜劈赢离头颅。

    但是,就在灵刀堪堪抵达赢离面前时,赢离佩戴拳套的左手瞬间紧握成拳,对着斩来的灵刀‘轰’地一声,将灵刀轰击的翻滚而去。

    “啊这是!”

    筑基修士话音未落,赢离右拳早已轰到,将筑基修士面前的灵盾轰击的震颤不已,筑基修士连忙将法力注入灵盾,想要抵挡赢离接下来的攻击,但是‘砰’地一声,赢离右手迸射出上百道锋锐剑气,从筑基修士身上洞穿而过。

    “哈哈,离大哥竟然育化了这么多道剑气,小弟佩服!”风岩这时也解决了另外一位筑基初期修士,一指面前九道沙剑,凌空斩向附近的几位练气修士,自己则飞到赢离身边笑道。

    “雕虫小技而已,还是岩师弟这手风土合一的法术高明,以土凝术、以风御剑,果然是了不起!”赢离并不明说自己的剑气原本就是一百多道,并非是育化之后的结果,而是话题一转,盛赞风岩的道术高明。

    “嘿嘿,是这样吗?”风岩嘿嘿一笑,朝地面上遥遥一抓,抓过一团砂石,轻轻一搓法诀打出,砂石忽的拉长再次凝结出三柄锋锐沙剑,嗖嗖嗖的加入到那九柄飞剑当中,朝附近的练气修士猛攻。

    “别再亮宝了,快过来帮忙!”不远处欧阳正在跟一位筑基中期修士斗法,看到风岩娇喝一声。

    风岩稍显尴尬地挠挠头,身形一顿就出现在欧阳身边,十余柄沙剑更是紧随而去,合力斩向面前的筑基中期修士。

    “岩师弟这手御风而行实在是速度奇快,果然是风属性修士呐!”聂兴也解决了和自己斗法的筑基初期修士,飞临赢离身边幽幽地叹道。

    但是,赢离并未答话,只是遥遥看向在高空中斗法的几位结丹修士。

    这次奇袭玉皇观据点,青羊宗几位结丹修士知道,玉皇观只有三位结丹修士驻守据点,因此,只留下了那位姓陆的结丹修士,带着不多的筑基练气弟子守卫别院,其余五位结丹修士带着大部分弟子倾巢而出,就是为了借助人数优势一举将玉皇观摧垮。

    而玉皇观果然只出动了三位结丹修士应敌,面对五位青羊宗结丹修士的围攻,只有苦苦挣扎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看着高空中各自放出法宝,‘轰轰’对攻的两宗结丹修士,赢离却没有丝毫兴趣,只是怒目看向玉皇观一位结丹初期修士,暗道一声,踏破铁鞋无觅处果然是你了!

    原来,三位结丹修士之中,竟然有一位三十余岁年纪的结丹初期修士,正是当初诛杀赢离族人的端木兄弟中的一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忽然,赢离飞身而起朝着几位正在大战的结丹修士飞遁而去,似乎一幅拼命的架势。

    “离师弟去不得!”聂兴看着赢离鲁莽的行为,忽然大喝一声道“那些可是结丹前辈,我们插不得手呐!”

    聂兴见到赢离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仍旧朝上空冲去,放出灵盾‘嗖’地拦住正向自己进攻的筑基修士,飞身上前一把拉住赢离,不由分说抓住赢离朝下飞遁。

    聂兴这样一抓,赢离这才回过神来,暗骂一声自己实在是太鲁莽了,不过幸运的是,自己的行为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眼见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却无能为力,赢离心中的怒火瞬间喷薄而出,凌云剑、紫色拳套、剑气纵横间朝四处的玉皇观修士杀去。

    这种凌厉之极的攻击,直将附近的玉皇观修士扫荡一空,赢离更不停留,孤身一人奋勇朝远处的玉皇观修士冲击。

    “离大哥这是怎么了?”欧阳和风岩见赢离勇猛无畏的凌厉气势,飞到聂兴身边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聂兴无奈的说了一句,飞身追上赢离助其杀敌,而欧阳和风岩也将队伍重新组织起来,朝赢离的方向靠近。

    青羊宗弟子本来就比玉皇观修士多上不少,再加上各自组成队伍攻守有道,陨落的玉皇观弟子也是越来越多,形势开始渐渐朝着青羊宗这边倒下。

    而高空之中的结丹修士,更是三人对战五人之下,渐渐地,玉皇观修士已是毫无胜算,只是负隅顽抗罢了。

    “单师兄,还是停手罢战吧,你真的要看着我们今日命丧当场?”玉皇观三位后背紧靠负隅顽抗的结丹修士中,一位三十余岁的初期修士,一边放出刀型法宝拦截青羊宗修士的猛攻,一边幽幽地说道。

    “说得轻巧,木师弟觉得我们除了死守之外,还能有第二条路走?”一位结丹后期修士显然是玉皇观据点主事之人,听到初期修士的话,手中的灵盾忽的变大拦住卢玉清的攻击,回头对身后的初期修士说道。

    “嘿嘿单师兄此言差矣,凡事皆以利益为重,若是师兄放心师弟的话,不如让师弟试试如何?”

    话音一落,木姓结丹修士也不等那位单师兄回答,忽然将法宝一收,对着青羊宗几位结丹修士高声说道“各位师兄,且听在下一言!”

    “嘿,怎么,都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觉得此事还能够善了?”俞子威冷笑一声,对着身边几位师兄弟使了下眼色,其余几位结丹修士飞身上前,将玉皇观三位结丹修士团团围住,不过,他们也不再进攻,只是打出法宝虎视眈眈的看着玉皇观之人。

    “哈哈在下一直以为,没有什么能比利益更重,也没有什么纠纷不能善了的!”那位木姓修士大笑几声道“不瞒各位师兄,我玉皇观已经没有弟子能够派往此处了,这些弟子已是我宗的全部实力”

    “你”身边那位单师兄怒喝一声,似乎在指责此人不该说出自己这一方的虚实。

    “单师兄且慢!”木姓修士摆摆手拦住此人的话,接道“俞师兄,你们灭杀了我们,就可以完全占有那处矿洞!但是可惜的是,你们却只能暂时占有,因为我们一死,宗门无力争夺之下,必定会将此处矿洞的消息传给其余四个宗门,如此一来,贵宗恐怕就要和四大宗门再起争端了,不知道俞师兄还有没有实力能够力敌四大宗门?”

    “这”俞子威听到这里忽然朝身后摆了摆手,身后的莫姓修士点了点头,飞身到正在厮杀的两宗弟子面前,喝道“全都住手!”

    两宗弟子在结丹修士的威压之下,瞬间止住身形朝后退去。

    聂兴也急忙拉住正在厮杀的赢离,朝后退到自己的队伍之中,惊愕地看着高空中罢战的结丹修士。

    “俞师兄,”木姓修士看了眼犹豫不决的俞子威,笑道“与其我们两宗斗个两败俱伤,倒不如我们一起挖掘此处矿洞如何,这样一来,对我两宗岂不大有好处?”

    俞子威并未回答,只是回头和几位同门传音交谈起来,商量过后,俞子威才淡淡地说道“罢战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矿藏所得我们该如何分配?而且,你们能够替玉皇观做主?”

    “哈哈只要是有利于两宗之事,不论是我们还是我们两宗的长辈,最后还不是要这样解决?只要分配适宜,单师兄自然会向宗门如实禀告,劝说宗门答应此事的,单师兄,你说呢?”

    “这个”那位单师兄犹豫了一下,说道“若是真的能够保存宗门实力,在下自然会尽力说服宗门前辈,不过此矿藏该如何分配?”

    “七三分配,我青羊宗七、玉皇观三,你们若是不答应,我们就灭杀了你们,再和玉皇观的长辈谈判!”俞子威话一说完,身边的结丹修士飞遁而出,再次将三位玉皇观结丹修士围住,而青羊宗一众弟子,也在莫姓修士的带领下,朝玉皇观弟子压去。

    “我们答应!”单师兄刚要说什么,木姓修士忽然拦住此人接口说道,这才看向单师兄传音交谈起来。

    不久,单姓修士也和几位师弟谈妥此事,这才幽幽地接道“俞师兄,在下可以答应下来,但是你们现在还不能动手,要等在下回宗禀告了宗门前辈之后才行!”

    “可以!”俞子威淡笑一声答应下来“不过,我们要驻扎在此处,随时监督你们这些弟子”

    “这好吧!”

    俞子威见对方答应下来,飞到青羊宗队伍前,喝道“一半弟子驻扎于此,另一半即刻返回,静心修养等待宗门命令!”

    所有青羊宗弟子无不愕然,不过既然命令已下,这些弟子也不敢反对,只能留下一部分弟子在此处搭建据点,另一半返回宗门。

    欧阳和风岩带着自己的队伍,跟随着卢玉清留在了此地,但是聂兴和赢离却返回了别院。

    “唉”飞行在返回的途中,聂兴看了眼身边受伤的练气修士,再想想战死的同门,忽然幽幽一叹,对身边的赢离道“离师弟,你说我们到底为何而战?难道就为了那些与我们毫无关系的矿藏?”

    赢离又能如何回答?也只能苦笑一声“我们这些修为低下的弟子,本来就只是别人的棋子罢了,命运又何曾掌握在自己手中?”

    “唉过段时间,师兄打算返回家族苦心修炼了,离师弟有何打算,不如随师兄一起前往我聂家”

    “不必了,在下这些日子还有件大事要做,若是成功也还罢了,若是失败的话”赢离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言,默默地朝别院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