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五十六章:天峰山别院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飞行灵舟以极快的速度朝前飞遁,后面紧跟着上百位玉皇观修士,见自己的飞行速度,实在追不上前面的飞舟,也拿出一件飞行法器,加快速度向灵舟追来。

    在飞行灵舟的前方,结丹女修打出法诀控制着灵舟飞速前进,忽然朝后看去,招呼一声赢离道“离小友近前来!”

    “卢前辈召晚辈何事?”赢离听到卢姓女修招呼自己,心里不由一愣,但也不敢怠慢的走上前去问道。

    “你是炼毒师?是帝王谷鸠家后人?”卢姓女修稍一犹豫之下,仍旧问出这个问题来,不过也不知卢姓女修为了照顾赢离面子,还是不愿此事外传,竟然是传音给赢离,并未当场说出。

    “晚辈只是捡到了一本炼毒方面的秘笈,随便炼制了几样毒物,并不算是炼毒师,更不是鸠家后人!”

    “嗯”卢姓女修点点头,也不知其到底是信还是不信,接口说道“以后,尽量不要在人前使用控毒术,你要知道,炼毒一途在修仙界可并不太受欢迎!”

    “晚辈明白,多谢前辈指点!”赢离听卢姓女修说的是‘鸠家后人’,并没有像其他修士那样用‘鸠家余孽’四字,知道这位若不是和鸠家有瓜葛,就是并不排斥炼毒师,现在又一幅告诫自己的模样,心里更加确定无疑。

    “师尊,你们聊什么啊?”欧阳见师尊和赢离传音交谈,好奇心起,上前拉住卢姓女修的衣袖问道。

    “为师正觉得离小友似乎有些面熟,这才问起!”卢姓女修似乎也习惯了欧阳的性格,稍加掩饰接道“你这丫头还是这样长不大,看以后谁敢娶你?”

    “什么啊?”欧阳浅月难得娇羞的跺了跺脚,斜眼看了一眼风岩,说道“我看谁敢不娶我?”

    风岩只是呵呵傻笑着,也不说话!

    赢离看两人表情,又怎会猜不出两人的关系,心里暗道也是,欧阳和风岩从小就在一起修炼,也算是青梅竹马、日久生情了,若是两人能够走到一起,也算是一段佳话了吧!

    “师尊不知道吗?”欧阳急忙掩去娇羞模样,这才惊讶地说道“离大哥可是和月儿一起进入的师门呢,后来俞文渊找岩师弟麻烦,还是离大哥为我们解得围呢!咦说到俞文渊,也不知那家伙这几年修炼什么神通,竟然没有再出来为非作歹!”

    那位卢姓女修似乎也知道俞文渊死在了断魂谷,但是也不说破,只是随意地点点头,看了一眼身后追来的飞行法器,说道“马上就要抵达天峰山别院了,你们做好准备!”

    “明白!”几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不久,前方出现了几座高山,围在一起像是三面超高墙壁一样,将一处别院围在中间。

    随着灵舟快速朝前飞行,别院的样貌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一道巨型阵法如同巨碗一样,将别院倒扣起来,也太看不清其中的楼宇亭台,不过倒是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戒备森严。

    还有数里远时,卢姓女修已拿出一道传音附录,低声说了几句朝空中一扔,看着符箓流星一般遁向别院。

    “卢师叔到了,快快打开山门!”就在灵舟飞到阵法不远处时,一位筑基后期修士像是接到命令一般,招呼着守卫弟子将阵法打开。

    随着几位守卫弟子的动作,阵法缓缓地裂开一道缝隙,灵舟嗖地穿过缝隙进入别院之中,阵法这才缓缓地闭上。

    赢离站在灵舟之上,朝外面打量一番,看到数百位筑基、练气修士,像是有人带领一般将灵舟团团围住,不过却没有动手。

    “你们在此稍等!”结丹女修随代一声,遁出灵舟看向远处。

    “果然是卢师叔,快撤去戒备!”一位筑基后期修士朝身边吩咐一声,连忙飞身上前恭敬施礼道“局势紧急,还请卢师叔勿怪!俞师伯已经在大殿等待卢师叔了,师叔请随师侄来!”

    “嗯前面带路!”卢姓女修吩咐一声,忽然说道“本座带了上百位宗门弟子,你派人安排一下!”

    “师叔放心,已经派人安排了,师叔请随师侄来,俞师伯已经等得久了!”

    “怎么?形势已经紧张到这种程度了吗?而且,玉皇观又为何在此生事,这可不多见啊!”

    “这个”筑基后期修士尴尬的挠了挠头,道“这个还是请师伯亲自告诉师叔吧!”

    “哈哈果然是卢师妹!”卢姓女修还未走进大殿,那位俞子威已经带着四位结丹修士迎了出来,看到卢姓女修哈哈大笑道“多谢卢师妹亲自带人前来支援,这样一来,我们六大分院也算是再次联手了,卢师妹请!”

    “卢玉清见过俞师兄、段师兄、蒙师兄、陆师兄、莫师兄,几位师兄安好!”卢玉清施了一礼,话题一转说道“师妹在路上就被玉皇观的修士追杀,再看到别院戒备森严,难道现在的形势已经紧急到这种程度了?”

    “可不是嘛,卢师妹来!”俞子威招呼着卢玉清,和其余几位青羊宗分院的结丹长老一起走向大殿深处。

    一行人走到大殿角落的一个小型传送阵法前,俞子威一道法诀打在阵法上,几人随即站到传送阵法中央处。

    嗡鸣一声过后,几人瞬间不见了踪影,似乎被传送到别处去了。

    在一处不大的神秘空间之中,六位结丹修士团团而坐,卢玉清刚要问起情形,俞子威忽然摆了摆手,笑道“卢师妹就算不问,老夫也要跟师妹说一下现在的情形呢!半年之前,镇守此别院的莫师弟飞剑传书给宗门,说有重大发现,宗门老祖遂派老夫前来查看,果不其然,师妹你看这是什么!”

    俞子威说着,从储物镯中逃出一块拇指大的晶莹灵石递给卢玉清。

    “这是”卢玉清拿起灵石看了一眼,忽然惊道“这是风髓灵晶?此物可是炼制传送法阵的紧要材料,碧云半岛怎会有这种稀有矿石出现?”

    “嗯此物正是风髓灵晶不假,而且,此物不仅是炼制传送法阵之物,还是风属性法器极其难得的炼制材料,此物可是珍惜异常的!多少年来,宗门也只能从天元大陆采购一些回来供宗门所需啊”

    “俞师兄拿出此物是何意?难道我宗和玉皇观的争斗,就是因此物而起?”

    “正是!”俞子威悠悠地答道“半年之前,我宗一位筑基弟子在雷鸣山脉发现了一块风髓灵晶,这位弟子并不知道此物的价值,就拿到坊市去售卖,幸运的是,在坊市正好被莫师弟见到此物,问清了此物从何而来之后,遂向宗门禀告了此事!可是不巧的是,莫师弟在探查雷鸣山脉之时,却被玉皇观的修士跟踪,最后也知道了此物的存在,玉皇观为了保守此物的秘密,忽然带领修士攻打此处别院,幸亏莫师弟机警,早有防范之下没有让其得逞!”

    “那个发现风髓灵晶的筑基弟子现在何处?”

    “这个老夫怕此人泄露了消息,将他打发回宗门了!”那位莫师弟神情稍一犹豫说道。

    “现在也不是管那个弟子的时候!”俞子威似乎了解其中的详情,但是也不说破,叹道“玉皇观那边眼见没有偷袭成功,就向玉皇观上层禀告了此事,这才有了我们两宗不断加派人手,大打出手的情形出现!”

    “原来如此啊!”卢玉清幽幽叹口气,接道“这就是俞师兄不断向宗门请求援助,却不说缘由的原因?”

    “呵呵此事宗门老祖可是知道的,而且,此事能不泄露还是尽量不要泄露得好,若是让其余宗门知道了此事,可就得不偿失了!老夫想来,玉皇观那边似乎也是存着这种心思,不过,这件事还是尽量解决为是,若是再这样僵持下去,对我们两宗可都没有好处的!”

    “那么,俞师兄打算如何解决此事?”

    “老夫和几位师弟也商量过此事了,决定最近来一次大会战,若是能够将玉皇观的人逼退就最好,若是不能,那就双方和谈,平分那处风髓灵晶矿洞!”

    卢玉清默默点点头,忽然道“那处矿洞的风髓灵晶储存如何?”

    “这个卢师妹放心,老夫亲自查看过,那处矿洞本是一处高阶灵石的矿藏,风髓灵晶只是其附带品!尽管如此,高阶灵石的价值,再加上此物的存在,绝对值得我们为此冒一番险吧!”那位姓莫的结丹修士接口说道。

    卢玉清听到高阶灵石,不由得惊讶起来!

    高阶灵石这种极其稀有之物,在碧云半岛可是几乎没有出现过的东西,但是现在和更加稀有的风髓灵晶一比,面前这几位竟然不太在乎的样子!

    “嗯小妹听俞师兄吩咐就是!”

    “好,既然卢师妹也同意此事,我们开始商量会战事宜吧!”

    俞子威说到这里,几位分院长老开始商量起如何将玉皇观修士灭除,还有紧守此消息事宜,当然,得到那处矿藏之后,如何分配也是要争论一番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