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五十章:女剑修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就在青明真人和极魄打斗之时,忽然,远处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速度极快,一闪一闪之间就到了近处,现出一位女修士来。

    女修士脚踩一柄冰晶飞剑,斜瞥了青明和极魄一眼,忽然发现了躺在地上的赢离,眉头微微一皱,嗖地出现在赢离身边,神念扫过,见赢离只是昏迷不醒,这才暗暗舒了口气,一道法诀打在赢离身上。

    随着一道精纯灵气注入赢离丹田,赢离瞬间醒来,暴怒之间大喝一声,手中抓起凌云剑直插身边的女修士。

    但是女修士只是屈指轻轻一弹,一道劲风呼啸而过,将凌云剑弹得翻滚向远处,接着一声娇媚女声轻轻传来“你叫什么名字,从何处而来?”

    赢离定睛瞧去,见女修士自己并不认识,也不回答女修的问题,忽然飞遁而起,朝着极魄望去。

    极魄本来正要下狠手,将青明真人毙杀,但是女修士一出现,极魄就知道,这位也是一位元婴修士,并且比自己的修为还要高上不少,自知不敌的情形下,忽然一收法宝,转身就要飞遁而走。

    就在这时,赢离已经飞遁而来!

    凌云剑被女修士弹到了远处,赢离也不将凌云剑召回,只是赤手空拳之间,势如疯虎的遁向极魄,大有和其拼命的架势!

    “想走?给我留下来!”女修士娇喝一声,身影接连闪烁间出现在极魄不远处,屈指再弹,数十道剑气呼啸而出斩向极魄真人。

    极魄怒吼一声,身形回转间手中蛇形法宝已出,再次变成巨蟒猛地朝剑气一吞,将这数十道剑气吞入口中。

    不过瞬息之间,巨蟒‘嗷嗷’地挣扎起来,忽然‘轰’地爆开,再次变回蛇形法宝模样,向极魄真人飞遁而回。

    可是,数十道剑气速度更快,呼啸着追上蛇形法宝,纷纷朝中间一绞,将蛇形法宝绞的粉碎,这才再次呼啸着飞回女修士身边。

    “你你敢毁老夫法宝?”极魄真人见女修士毁了自己的蛇形法宝,怒喝一声,但是又碍于女修士的修为,竟也没有再出手。

    “这位前辈,”青明真人忽然朝女修士拱手一礼,指了指极魄,说道“此人乃是天元境散修极魄,此人还有位师姐极阴,此二人端的是凶狠无比”

    “你又是谁?”青明真人话还未说完,女修士已经皱起眉头,看向青明真人问道。

    “在下乃是惠通商会的青明,这位离小友乃是我商会的大供奉”

    这时,赢离已经飞遁到了三人面前,怒目一指极魄真人,骂道“我要你偿命!”

    话音一落,赢离伸手一招打算召回凌云剑,但这时才发现,凌云剑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只好亮出紫色爪影,对着极魄横冲过去。

    女修士看着赢离鲁莽的行为,眉头微微一皱,屈指再次一弹,赢离瞬间定在空中,动也动不了分毫!

    “你,滚”女修士遥遥一指极魄真人,淡淡地说道!

    “你”极魄何时受过如此侮辱,但是一思量两人之间的差距,忽然哼了一声,转身飞遁而走。

    直到极魄不见了踪影,赢离才再次掌控了自己身体,见到极魄已经不在了,转头看向女修士怒目而视!

    可惜女修士并不为所动,任凭赢离冷目注视自己,忽然斜眼一瞥倒在血泊中的叶青颜四人,语气冰冷地说道“那几位是你的亲人?”

    女修士一提此事,赢离才回转过神来,霎时,所有的怒火变成了浓浓地悲哀,缓缓地飞遁到四人身前,见四人身上无数孔洞,鲜血早已流干,而叶青颜原本朱红色的嫁衣上,被鲜血染得更加鲜红,忍不住热泪滚滚而下,仰头对天悲吼一声。

    悲吼过后,赢离法诀打出,将四人的尸首抬起,缓缓地飞遁到空中,朝城外飞去。

    极魄离开之后,因为没有了此人的法力加持,小七也挣脱了灰色丝絮的包裹,看到赢离抬着四人的尸首朝城外飞去,雷光一闪间追上赢离,抬起头默默地看了眼叶青颜沾染鲜血的脸庞,眼中也现出无穷悲哀。

    女修士冷冷地看着赢离飞出城外,眉头暗皱间,也随着赢离而去。

    赢离飞遁到上次珊儿姑娘‘羽化’的那处山坳,找了处幽静之地,左手亮出紫色雷云爪挖了四个深坑,将几人的装束整理一番一一埋葬下去。

    等赢离整理到叶青颜时,小七默默地走上前来,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一舔叶青颜的脸颊,呜呜的悲鸣起来。

    看着悲伤至极的小七,赢离再也忍不住的扑簌簌落下泪来,不过赢离却没注意到,自己落下的竟是血泪。

    一颗颗血泪滴下土里,开出一朵朵鲜红的杜鹃花!

    过了几年后,这处地方漫山遍野的开满了杜鹃花,本地的凡人见了,知道这是一位仙师怀念自己的爱人所致,遂将这座矮山称作‘杜鹃山’。

    有人说,那位仙师遭受了失去爱人的打击,最后憔悴而死,也有人说,那位仙师其实没有死,只是远走他乡,最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赢离亲手将几位亲人埋葬,垒起四堆崭新的坟茔,一边默默地留着眼泪,一边打出法诀,凝出四块石碑竖立在坟前。

    “爱妻叶青颜长眠于此夫赢离泣!”赢离给叶青颜的石碑上刻上一行字,默默地坐了下来,双手掩面悲伤不已。

    “够了”

    原本看着赢离默默地埋葬凡人、垒起坟茔、刻立石碑,女修士也只是眉头深皱并未言语,但是再见到赢离双手掩面跌坐坟前时,女修士再也忍不住怒道。

    不过,赢离却没有丝毫反应,倒是不远处响起一声怒喝“离小友,这位前辈在问你话呢,你敢不回答?”

    原来竟然是青明真人,也不知这位真人是想见识见识女修士的身份,还是存着将赢离带回的心思,竟然跟在赢离和女修士身后,来到了这片山坳。

    “你跟来做什么?”女修士见赢离并不答话,却也不恼怒,回头看着青明真人冷冷地问道。

    “那个回禀前辈,离小友乃是我惠通商会的大供奉,在下实在不放心”

    “大供奉?”女修士冷哼一声,说道“你看看那座墓碑上写的是什么?”

    “爱妻叶青颜长眠于此夫赢离赢离?难道离小友是可是离小友又为何出现在碧云半岛?”青明真人既像是回答女修士的问话,又像是喃喃自语自问自答的说道。

    “此子姓赢名离,又有真灵血脉护身,你觉得此子是从何处而来?”

    “难道是落凤山敢问前辈是?”

    “本座也姓赢这个你可满意?”女修士悠悠的回答道。

    “失敬、失敬!”

    “你离开吧,从此之后,若是再敢打扰此子修行,可别怪本座毙杀了你!”女修士一指远处,幽幽地说道。

    “晚辈不敢,不敢!”青明真人似乎明白女修士的身份,连忙摆手说不敢,告了声罪转身飞遁而去。

    “你就这样一直坐下去?”女修士看着青明真人远离而去,这才回头看向赢离冷冷地说道。

    不过赢离并未回答!

    “你为了几个凡人,就这样沉沦?”女修士再次开口,语气更加冰冷,见赢离仍旧双手掩面,丝毫不愿回答,忽然屈指弹出一道剑气,‘嗡’地一声直指赢离面门。

    可惜赢离仍旧动也不动,任凭剑气射到面前,倒是身边的小七瞬间站起,虽有些畏惧女修士,却仍旧挡在赢离身前,头颅一低,头上的金色短角喷出一道雷电,将剑气击偏几寸,沿着赢离脸颊飞过。

    见赢离还是无动于衷,女修士忽然长叹一声,说道“哀,莫大于心死赢离,难道你不想报仇?”

    听到‘报仇’两字,赢离这才手指动了一动,不过也只是动了一动。

    女修士见赢离这幅模样,接着悠悠说道“你应该也听到了,杀害你你妻子的凶手乃是一位元婴修士,你不敢报仇也算正常!可惜,不知这位姑娘会不会介意,她的夫君如此懦弱无能”

    赢离忽然长身而起,脸上更是阴厉冰寒,转身朝远处走去!

    “你要去哪里?”

    “报仇”

    “你就这样报仇,你这样只是送死而已!”

    “送死就送死罢!”

    “好啊,你去送死吧!可是,你知道那个极魄在何处?”

    嗯?赢离忽然一愣,自己去何处报仇?头脑这时才渐渐清晰起来,转身对女修士说道“那个极魄现在何处?”

    “呵呵”女修士倒是被赢离给逗乐了,幽幽说道“赢离,你是报家族被灭之仇,还是报你爱妻被杀之仇?”

    “嗯你知道我的身份?”赢离刚才已是万念俱灰,却没有听到女修士和青明真人的对话,这才有此一问。

    “你姓赢名离,是海宁赢家子弟,十余年前,你家族被人屠戮一空,只有你才脱身逃离!这么多年来,你可还记得家族被灭之事,可还记得那些至亲惨死之事”

    说到这里,女修士已是声色俱厉,而赢离更是冷汗涔涔而下,竟是无言以对,低低都囊一声“在下在下也不知道仇家在何处,而且在下实力低微”

    “不知仇家在何处?那就去找!自己实力低微,那就苦修”

    女修士手持着赢离的凌云剑,屈指一弹,‘嗡’地一声,一道轻鸣之声响彻云霄,无数道剑气从凌云剑上喷薄而出,汇聚成一道洪流,直将四处的树木扫荡一空,这才返回凌云剑中。

    女修士这才冷冷一笑,道“此剑为何称作‘凌云’?正是你家老祖的希冀之情,只愿你拥有凌云之志直破云霄!有多少仇敌,就杀多少仇敌,就算是天下人皆与你为敌,那就杀尽天下人你可明白!”

    “在下明白了!”

    “好”女修士淡淡地说了一声,凌云剑倏地飞向赢离,接道“莫要让本座失望,也莫要你家老祖失望!”

    “在下知道怎么做了!”赢离握住凌云剑,似乎所有的仇恨、力量都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默默地看了眼叶青颜的墓碑,转过身去大踏步的朝远处走去。

    “离小子,只有等你失去了所有,你才能明白,自己的力量有多强大!”女修士看着赢离的背影,幽幽地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