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五章:愿伏首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送走了边姓修士,赢离站在洞府门口,暗暗组织了一下用词,这才起身飞遁到青明真人的洞府前。

    “什么,你也想参与捕杀鲲冥兽行动?”不等赢离将话说完,青明真人忽然打断赢离的话,但是看到赢离满脸不快,语气这才放缓说道“这些杂事,自然有那些低阶弟子去做,大供奉只要安心炼丹、修习功法就是!”

    “青明前辈,”赢离再次拱手道“商会待在下实在不薄,在下也想为商会尽些绵力!”

    “老夫说过不行就是不行,你大供奉不用再说了!”

    赢离听到这里眉头一皱,暗自想着应对办法,良久之后,赢离忽然转身坐下,冷笑一声道“在下诚意加入惠通商会,就算是车澜鹤想要灭杀在下,在下也独自返回了抚远城,难道青明真人到现在还信不过在下,执意要将在下囚禁起来?”

    见到青明真人似乎有话说,赢离并不给其机会,幽幽接口道“难道名满天下的惠通商会,就是如此对待投靠之人?难道青明道友就不怕天下英杰为之齿冷?”

    “况且,当初那位蓝前辈给在下神魂中下过禁制,青明真人还怕在下此去不再返回?”

    “这个老夫并无此意,老夫只是怕小友被俗事缠身,耽误了修行大事”青明真人说到这里,见赢离一幅冷笑神色,叹了口气道“按说大供奉想为商会尽力,老夫应该支持大供奉才是好吧,等商会准备好了,就通知大供奉一起前往叶明山捕杀鲲冥兽,而且,从今以后,老夫会亲自吩咐下去,大供奉可以任意出入抚远城,老夫信得过大供奉!”

    “多谢青明前辈信任,其实在下并不是执意要捕杀什么妖兽,在下只是”

    “老夫明白大供奉的意思!”青明真人悠悠说道“从今之后,离道友就是本商会一员,也请离道友将自己当成商会之人,尽心为商会出力才是!”

    “这个离某自然明白,离某还有丹药炼制,先告辞了!”赢离说完此话,再次对青明真人拱了拱手,返回自己洞府!

    而青明真人仍旧沉思良久,这才幽幽叹了口气“也罢,有蓝前辈亲手下的禁制,也不怕此人翻了天去,还是给他一些自由,可别为此惹得此人起了反抗之心”

    半月之后,边姓修士果然前来通知赢离,说商会已经准备好了,正要前往叶明山,而青明真人也吩咐下来,有请赢离一同前往!

    赢离自然答应下来,和边姓修士来到惠通商会之中,见到商会中除过赢离和边姓修士,还有五位修士蓄势待发,正准备一同前往叶明山,不禁暗暗点头。

    似乎青明真人已经打过了招呼,说有一位商会大供奉要一同前往,几人正在特意等候这位大供奉。

    但是见到赢离只是筑基初期修士,而其余五位修士最低也是中期修为,心里疑惑之下,却也不敢失了礼数,纷纷上前见礼。

    “大供奉,几位道友已经准备妥当,我们这就出发如何?”一位筑基后期修士,似乎正是此次捕杀任务的首领,拱手对赢离施了一礼说道。

    “道友吩咐就是,不用在意离某!”

    后期首领说了声不敢,转头对几位修士吩咐一声,一行人飞遁而起,朝抚远城外遁去。

    在经过南城的时候,赢离忽然叫一声停,也不管其余几人,独自落到了叶氏医馆。

    叶青颜又在忙着为患者诊治,见到赢离前来自然是欣喜异常,连忙请赢离先去看望大叔大娘,自己忙完了就来!

    “颜儿过来!”赢离并未离开,而是将叶青颜招到僻静处。

    “离大哥怎么了?”叶青颜见赢离脸色凝重,急忙放下手中的银针,走到赢离身前问道。

    “离大哥要离开一段时间,也许很久之后才会回来,等离大哥走后,你将大叔大娘送回青牛镇,如果可以的话,你也待在青牛镇吧!若是有什么危机,你可以去找那个姓铁的炼体士,此人实力不凡,应该能够保护颜儿的安全!”

    赢离尚未说完,叶青颜已是全身轻颤,似乎也明白了赢离的意思,眼中蓄满了泪水,不过仍旧强自忍耐住,换上笑容说道“离大哥走就是,大叔大娘有颜儿照顾,离大哥放心!”

    “好颜儿记住离大哥的话,离大哥走了!”赢离说罢,转身走出医馆飞遁离开。

    叶青颜怔怔地站在那里,忽然双手掩面,指间透出一行行泪水!

    叶明山距离抚远城只有两日路程,赢离一行人说到就到,期间在路上,后期首领已经安排好了捕杀事宜,只等进入叶明山寻找鲲冥兽就是。

    到了叶明山外围,一众商会修士围成一圈,商议着捕杀鲲冥兽事宜,而赢离却站在旁边,双手倒背着看向远处。

    那位首领也得到了青明真人的吩咐,知道这位筑基初期‘大供奉’,只是前来散心,并不是为了捕杀妖兽,也就任凭赢离站在旁边。

    赢离瞥见几人围在一起,商议捕杀事宜,暗暗想到,此地距离抚远城甚远,若是打算离去的话,现在正是时候,而叶青颜、陈氏夫妇只不过是凡人,料想青明真人也不会为难他们。

    想到这里,赢离悄悄从储物镯中摸出一枚弹丸嗖地弹出!

    后期首领正在安排捕杀任务,忽然一枚弹丸出现在面前,脸上瞬间现出惊疑之色,一把朝此弹丸抓去。

    但是,赢离忽然一指弹丸,悠悠地吐出一字‘爆’!

    弹丸在空中滴溜溜一转,‘砰’地爆裂开来,炸出一片灰色烟雾,直将几位筑基修士笼罩住。

    几位筑基修士大惊失色地朝后猛退,但是烟雾早已笼罩住七八丈范围,还没等这些人有其余动作,忽然‘嗵嗵嗵’地摔下地面,似乎昏迷不醒的样子。

    看着地上摔得四仰八叉的几位修士,赢离暗自叹了口气,按说自己应该将这些人灭杀一空,以除后患才是,但是自己却又不愿残杀无辜。

    叹息过后,赢离将小七召了出来,说道“我们现在要逃离此处,你能多快就多快吧!”

    小七听过赢离的话,长尾一甩将赢离卷住,嗖地遁离了此处,接着雷光狂闪之间,朝远处飞遁而去。

    一直飞遁出近千里远,赢离才招呼小七停下,此处距离抚远城已远,就算是那些商会修士清醒过来,返回抚远城禀报了青明真人,青明真人再想追上自己,也是千难万难!

    不过还是就此离开碧云半岛,远遁他乡得好!而这,也是赢离早就想明白之事,因此才会专门向叶青颜告别!

    想到叶青颜,赢离忽然有种心痛的感觉!

    赢离也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似乎突然之间,就从赢离心底深处迸发而出,并且难以自抑地地传染至灵海!

    “这是”

    就在赢离惊疑之间,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歌声“凡心已动不愿仙,月移花影谁缠绵,舍不舍得去问心,相不相信皆是缘,聚了又散仍不悔,千年追寻为哪般、为哪般不在乎千人指点,不惦记百世流传”

    听着悠扬的歌声传入耳中,似乎也触动了自己心怀,赢离不禁寻声望去,看到一位年逾半百的凡人,一瘸一拐的走在一条小路上,似乎正朝着赢离这边而来。

    “怎么会是他?”赢离不禁喃喃自语一声!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抚远城中那位瘸腿的算命先生,当初赢离第一次见到此人时,还是叶青颜给其送糕点,被古家少主欺负的时候。

    但是,此处距离抚远城上千余里之遥,此人又是如何借着一双瘸腿走到此处的?

    就在赢离沉思之时,那位算命先生已经到了近前,看到赢离哈哈大笑一声,道“原来是离道友,离道友别来无恙么?”

    赢离站在空中,神念放出扫过此人全身,直到确定此人果然没有丝毫法力,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先生怎么会到了此处?”

    “哈哈离道友说的是我这条瘸腿?”算命先生亮宝似的摇了摇自己的瘸腿,笑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要心之所至,就算是有条瘸腿,哪里又去不得?”

    “先生的意思是只要心里装着天下,就能行遍天下?”

    “这只是其一,老夫有位姓赢的好友,曾经告诉过老夫,只要心里装着天下,就已经行遍天下了,似乎比道友的境界更高一些吧!”

    “姓赢?”赢离喃喃一声,虽说自己看不出此人境界,但却可以肯定的是,此人绝对不凡,还是不要轻易招惹得好,遂抱拳说道“前辈,晚辈还有些事,这就告辞了!”

    说罢,赢离就要起身离开,但这位算命先生悠悠叹息一声“老夫那位姓赢的好友还告诉老夫,若是也遇见了姓赢的同道中人,一定要让其听过老夫的歌”

    说罢之后,算命先生又唱了起来,不过还是刚才那些词“凡心已动不愿仙,月移花影谁缠绵,舍不舍得去问心,相不相信皆是缘,聚了又散仍不悔,千年追寻为哪般、为哪般不在乎千人指点,不惦记百世流传”

    这次,赢离似乎明白了一些,此人分明要自己听他的歌罢,遂暗暗想着他的歌词“凡心已动不愿仙舍不舍得去问心,相不相信皆是缘,散了又聚仍不悔,千年追寻为哪般”

    听到这里,赢离怎会不明白,此人一定是位高人,并且专门在此拦住自己,希望自己转头回去,了却了自己与叶青颜的一段尘缘!

    想到叶青颜,赢离又是一阵心痛,从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女孩,到为了陈大娘治病,这些天叶青颜的神色,再到自己想起这三个字时,内心的煎熬与绞痛

    “可是,我们仙凡有别,在下又何必耽误了别人的大好姻缘”赢离既像是跟算命先生说起,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算命先生并未接口,只是忽然叹道“道即本心!离道友若是明白了此话,就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道即本心?”赢离喃喃自语着,沉思良久才道“本心?是了,只要我开心,颜儿也开心,又管它什么仙凡有别?就算是同为仙侣,谁又能保证长生不死、永结同心不在乎千人指点,不在乎百世流传!”

    赢离再去看时,算命先生已经去的远了,赢离躬身施礼,朝算命先生的背影拜了一拜,转身朝着抚远城的方向飞遁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