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一章:翻脸无情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翠湖居士飞远之后,赢离这才回头看向车澜鹤,和犹在远处抵挡噬骨蚁的幽山二老。

    想了一想之后,赢离招呼着小七,呼啸着飞遁到幽山二老身前。

    在几方各自乱斗之时,幽山二老就悄悄地远离了他们,这才能够保住两人不被乱战波及。

    但是现在赢离忽然飞遁而来,幽山二老惊讶之下,也不知赢离是要相救自己,还是要将两人一起灭杀了事,一边抵御着噬骨蚁,一边做好了戒备。

    赢离吩咐一声小七,小七忽然抬头仰天一吼,全身上下迸出无数紫色雷电,纵横掠过之间,将附近七八丈的噬骨蚁荡涤一空!

    赢离这才放出一个隔音护罩,将三人围在中间。

    “多谢离道友相救之恩,在下二人实在是感激不尽!”幽山二老眼见赢离施救自己,连忙躬身施礼道。

    “嗯”赢离淡淡地点点头,语气忽然一冷“离某只是暂时救你们,若是你二人想要离某带你们离开此地,就如实回答离某几个问题,若是你们敢有半句虚言,离某就将你们永远留在此地!”

    “离道友请说,我二人一定老实回答!”

    “好,你先将那对阴阳环拿出来!”

    幽山二老忽然一愣,却没想到赢离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暗暗想到,那对阴阳环不过是一件普通法器,难道藏有什么秘密?可是赢离既然提出,幽山二老也不敢不从,拿出阴阳环交给赢离。

    赢离将阴阳环拿在手中细细打量,见那只阳环上铸刻着一个小小的‘旭’,而那只阴环上则铸刻着一个‘光’字,不由得暗暗点头,‘旭光’乃是辰大伯的表字,此物正是辰大伯的阴阳环无疑了!

    “你这套阴阳环从何而来?”就在幽山二老苦思此物有何秘密之时,赢离指了指阴阳环,幽幽地问道!

    “这个”幽山二老稍一犹豫,见赢离脸上已是阴霾一片,急忙回道“此物真的是家师所赠,在下绝不敢欺瞒!”

    “你师尊姓甚名谁?是什么修为?长相如何?”

    “在下也不知师尊如何称呼”幽山二老回答一声,见赢离嗖地放出凌云剑,急忙告罪一声,接道“离道友息怒,其实是这样的,八年之前的一日夜晚,我二人正在幽山苦修,忽然从远处飞来一位筑基圆满修士,此人浑身是伤,一幅命不久矣的模样,我二人本想,本想”

    “本想诛杀了此人,图谋其财物?”赢离忽然接口道!

    “这个确实如此,但是我二人并没有真的得罪这位前辈,而且还救了这位前辈呢!”幽山二老也不知道赢离和那位筑基圆满修士是敌是友,只好客气的说道。

    “别说废话,继续说经过!”赢离不客气地回道!

    “嗯此人虽然伤重,但是毕竟是筑基圆满修士,那时我二人还只是炼气期,也不敢轻举妄动,也就只等此人自己身死,再做其他打算!但是这位筑基前辈忽然说到,只要我们救了他,他就愿意帮我们进入筑基期,还会给我们莫大的好处!我二人心中善念一起,也就为其疗伤救治,这位前辈虽然伤重,但却只是些皮肉伤,在我们悉心照料之下,也渐渐好了起来后来,这位前辈就感念我二人,赐给了我们几件法器护身,而且果然帮助我们进入了筑基期!我们想着有这位大靠山,自己在修仙界也好过一些,就苦苦哀求这位前辈留在幽山修炼,这位前辈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从此之后,我二人细心服侍这位前辈,直到这位前辈离去!”

    “此人因何受的伤?后来又去了何处?”

    “据此人所说,他是因为兄弟反目,被偷袭而受伤的,而且还告诫我二人,说杀多少外人都可以,但不要因为身外之物兄弟阋墙!哦,对了,此人说他姓木,还说现在自己独自一人,等结丹之后就要进入一家大宗门苦修大道!”

    “姓木进入大宗门?”赢离默默念道,忽然再次问道“此人长相如何?什么时候离开的?”

    “此人三十余岁年纪,中等身材,络腮胡须有些粗犷,三年前结丹之后就离开了!”幽山二老听赢离称呼那位前辈为‘此人’,知道赢离和其多半是有仇,也就不再称呼‘前辈’,而是改口称呼那人为‘此人’。

    赢离默默想到,据幽山二老所说,此人差不多就是端木双凶之中的一位!遂回过神来看向幽山二老,从储物镯中摸出十块中阶灵石递给两人,说道“此阴阳环在下留下了,这里有一千灵石,算是补偿给你们的,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幽山二老连连摆手说不敢,但是赢离眉头一皱之时,两人赶紧接过赢离手中的灵石,想了想之后才道“其实,我二人和那人并没有什么深厚交情,我们知道的也都说了!”

    赢离点点头,撤去了隔音护罩,招呼着幽山二老和车澜鹤汇合一处,再吩咐小七进入灵兽袋之中,这才从怀中掏出古家主扔过来的红色玉佩。

    再次看见玉佩,赢离忽然一愣!

    刚才古家主将玉佩扔过来之后,赢离正面临强敌环伺,也没有机会仔细查看玉佩,现在再次看到,赢离这才发现,这枚玉佩竟然和自己拥有的无名令牌,还有陈大娘佩戴的清凉玉佩都是同一种材质,甚至形状都是一模一样,而这一枚显然能够容纳火灵气。

    赢离想罢之后,向令牌中打出一道火灵气,瞬间,令牌变成火红一片,接着一道红光从令牌中喷出,形成一道丈许大的屏障,将赢离围在中间。

    赢离仔细感受一番,噬骨蚁一靠近红色屏障,随即朝一边划去,就像是感受不到其中的赢离一样。

    “莫非,这道屏障能够隔绝气息?”赢离暗暗想罢,招呼一声幽山二老进入屏障之中,缓缓地朝月隐沙漠外飞遁!

    而车澜鹤更是简单,一股奇异味道释放出来,飞舞在空中的噬骨蚁,也不敢靠近其分毫!

    一出月隐沙漠,幽山二老明显松了口气,赢离也是淡淡一笑地撤去了屏障,再将令牌收了起来。

    “离道友,我们是不是该返回抚远城了?”车澜鹤停在身后淡淡地说了一声。

    赢离和幽山二老刚回过头来,还未开口,忽然看到车澜鹤惊讶地望着自己身后,躬身拜道“韩师尊,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赢离和幽山二老也连忙回头,打算拜见一下这位韩前辈!

    可是回头一看,身后空空如也,哪里有人出现?

    “有诈!”赢离瞬间反应过来,一招灵兽袋中的小七,小七嗖地遁出灵兽袋,长尾将赢离一卷,雷光狂闪之间遁出了二十余丈。

    再回头时,一颗灰色弹丸,在赢离刚才停留之处‘砰’地爆开,炸出一片灰色烟雾,幽山二老连哼都没哼一声,‘嗵嗵’两声摔下地面,全身一片灰暗,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咦,你早有准备?”车澜鹤见赢离第一时间召出小七远遁离开,惊讶地问道“而且,你竟然没有救这两人?”

    “在下为什么要救这两人?”赢离和车澜鹤拉开了安全距离,淡淡地说道“不过,在下确实早有准备,从在下第一次怒斥于你,你却没有丝毫还口开始,在下就知道你必有所图!可是在下却不明白,你图谋离某什么?”

    “你不知道?”车澜鹤嘴角一撇冷笑道“那在下就实话告诉你,你若是将你身上的血色禁锢链,还有七绝毒配方留下来,在下就让你安然死去,否则,在下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有一番比死还要痛苦的经历!”

    “呵呵安然死去?”赢离不禁哂笑一声,这家伙口气怎么这么大?

    “你不信?”车澜鹤脸上挂满了嘲讽神色,,法诀一打,其腰间的一只灵兽袋中,嗖嗖嗖地飞出足有二十多只绿色乌鸦,在附近空中盘旋飞舞。

    ‘呱呱呱’一声声刺耳之极的叫声传来,赢离只感到血气翻滚,急忙紧念清明咒语,保持住灵台清明。

    小七那家伙更是不堪,绿色乌鸦出现的瞬间,原本傲然的神情忽然一变,不自觉得朝后退出两步,最后摇了摇头嗖地遁入灵兽袋中。

    赢离急忙传音给小七,见小七在灵兽袋中毫无反应,忍不住暗骂一声,这家伙实力高强,可胆子却这么小,自己还打算借它的速度离开这里呢!

    可是现在也顾不得再管它,还是先应付这位车澜鹤才是!

    想到这里,赢离看向此人,一指四处盘旋的绿色乌鸦,淡淡地说道“车道友以为,就凭这些流浪乌鸦能够拿下离某?”

    “嘿嘿你果然认识流浪乌鸦,那么一定有七绝毒的配方了!”

    “有如何、没有又如何?”赢离模棱两可的回答一声,话题一转问道“你又是什么身份?为何隐藏在韩前辈身边?又想图谋韩前辈什么?”

    “哈哈有趣、有趣!”车澜鹤哈哈一笑,竟说出让赢离惊讶万分的话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