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九章:拳剑战群修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放眼望去,所见之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在昏黄的空中,是无穷无尽飞舞的黑色噬骨蚁。

    噬骨蚁有些凝聚成龙卷风,所到之处将一个个修士卷入其中,瞬息之间就将其消化干净,就像这些修士传送离开了一般。

    更多的噬骨蚁四处乱窜,或是加入到某一团经过的龙卷风,或是悄悄坠落到流沙上。

    蝎蛉会、玉皇观修士还有赢离几人,成三角对峙形态静立空中。

    蝎蛉会和玉皇观修士,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结出一道巨大的阵法,将各自笼罩在其中,抵御着噬骨蚁袭击。

    幽山二老仍然结出护罩将自身护住,等自己法力稍弱之时,就迅速之极吞下一枚丹药,炼化成法力注入护罩之中。

    赢离将法力缓缓地注入金丝雷云甲,一道道雷电在身上掠过的同时,将附近的噬骨蚁扫荡一空,而车澜鹤更是奇怪,其身上发出一种奇异味道,所有的噬骨蚁只要一靠近他,就瞬间飞往别处,似乎对那种味道极为排斥一般。

    “这位小友,就算你是法体双修,又有宝物护身,可是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围攻下,也支撑不了不多久的!若是小友愿意归顺老夫,老夫可以为小友将这些玉皇观修士打发!”那位中年邪修也看了出来,车澜鹤虽然是后期修士,但却以赢离为首,也就直接对赢离说道。

    “嘿这位小友可是惠通商会大供奉呢,会投靠你们这些邪修,成为无数门派追杀之人!”玉皇观万姓修士淡淡一指中年邪修哂笑道。

    “几位不用说了,在下是不会投靠你们任何一方的!”赢离说过此话,悠然看向那位青羊宗的翠湖居士,淡淡一笑“翠湖前辈,在下不愿和前辈为敌!只要前辈愿意退出此地回归宗门,在下绝不会将这里的事说出去!”

    “咦你们认识?”中年邪修和万姓修士同时一惊,看向赢离和翠湖居士。

    “唉,你何苦说出来?老夫当初也是被逼无奈才投了蝎蛉会的,不过,老夫不会和你为敌的!”翠湖居士似乎也认出了赢离,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

    “哈哈好!”赢离大笑一声,忽然从灵兽袋中放出小七,回头对车澜鹤道“车道友,我们且和这几位大战一场如何?”

    小七一飞出灵兽袋,回头看到赢离身后的车澜鹤,不自觉的远离了此人,这才看向蝎蛉会和玉皇观群修,对着一众修士怒吼一声,全身上下遍布起紫色雷电。

    “雷兽?”中年邪修眼中忽然闪过异样神采,迫不及待地一指身边的弟子,道“给老夫灭杀了此子、活捉此兽!”

    “哼我们也上吧!”几位玉皇观筑基后期修士,见到小七出现同样是惊奇不已,似乎是怕赢离和小七被蝎蛉会邪修得了去,也缓缓地朝赢离逼了过来。

    赢离暗暗对身后的车澜鹤传音一声,见车澜鹤点头答应,也不答话的看向冲击而来的一众邪修,嗖地亮出紫色爪影,右手一指凌云剑,凌云剑倏地飞出,横掠着将前面几人逼退,赢离同时看准了一位筑基修士,迎头抓向此人。

    此人向旁边一闪躲过了爪子,但是赢离右拳已到,‘轰’地将此人击退两步,接着右拳迸出上百道剑气,‘突突突’地洞穿了此人全身。

    赢离哈哈一笑再指凌云剑,凌云剑迎着另一位修士狂斩,上百道剑气尾随着凌云剑而去,将另一位筑基初期修士斩杀。

    这时,其余几位邪修也到了,手中灵器呼啸着朝赢离斩来,赢离正要运起雷云甲硬抗这几道攻击,但是小七遍布紫色鳞片的长尾倏地递出,将几件灵器撞击的偏了数分,擦着赢离身体而过。

    接着,长尾嗖地一卷赢离腰身,将其拉了回来!

    “你们将此子围住,待老夫收拾此子!”中年邪修朝一众手下吩咐一声,大袖一甩放出十余具血尸拦住玉皇观修士,飞身上前,手中已经拿出一柄血色三叉戟。

    一众蝎蛉会弟子巴不得中年修士这么说,急忙朝后飞退,围出一个七八丈的圆圈,将赢离和中年修士围在中间。

    而此时,玉皇观修士仍在处理那些血尸,自然也无法冲破阻拦,参与赢离和中年邪修的对决。

    “离道友,需不需要帮忙?”车澜鹤也站在包围之中,手中持着一枚灰色弹丸,淡淡地对赢离说道。

    “在下也想试试这位后期圆满道友的威力,车道友帮在下拦住其余邪修就行!”赢离知道,只要将这位中年邪修毙杀,其余邪修也就不足为患,而且那位翠湖居士只是站在远处,果然如他说的并不和自己为敌,也就放下心来说道。

    “好,离道友放心!”车澜鹤淡淡一笑,指着外围的一众邪修“都给我滚,否则你们都要死!”

    “你太狂妄了,老夫不得不将你灭杀!”中年邪修冷冷说出一声,手中三叉戟一摆现出浓浓的血色毫光,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三叉戟再次变大三分,血色更加浓烈,中年邪修一扔三叉戟,三叉戟嗖地遁到赢离上空迎头砸下,而浓郁血色毫光更是将赢离全身罩住。

    赢离眼见三叉戟砸来,身形一动间就要躲避,但是忽然一滞迟缓下来,而此时三叉戟距离赢离头顶已只有数尺远。

    “喝!”赢离大喝一声,雷云甲轰轰地喷出数道金色雷电,将血色毫光击的粉碎,赢离全身瞬间脱离了血色禁锢,凌云剑倏地一摆,和三叉戟撞在一处。

    ‘嗡’凌云剑哀鸣一声,被三叉戟击的翻滚而去,显然是不敌三叉戟的样子,赢离更不犹豫,左手拳套瞬间展开,迎着头顶三叉戟一托将三叉戟托住。

    但是,一股巨力顺着三叉戟猛地传入赢离左臂,‘轰’地将赢离砸向地面,而三叉戟更不迟疑的追着赢离飞来,大有将赢离砸成肉饼的架势!

    “小七助我!”赢离在坠向地面的瞬间,凌空翻起稳住身形,大叫一声!

    小七一听赢离声音,嗖地遁到赢离身边,长尾一卷将赢离卷到自己背上,接着一道闪电划过,遁出了三叉戟的攻击范围。

    “哼,你又能逃得了几次?”中年邪修冷笑一声,再一指三叉戟朝赢离追杀而来。

    “在下要是想逃,你是没有丝毫办法的!”赢离嘿嘿一笑,对小七道“走!”

    ‘轰’地闪电再次划过,包围赢离的几位邪修忽然朝后翻滚着飞起,小七和赢离已经到了二十余丈之外,似乎正是小七将几位邪修撞得飞起!

    接着雷电再闪,小七再次遁入一众邪修之中,直将十余位邪修撞得横七竖八的乱飞,而赢离身边剑气纵横、爪影连闪,早有数位邪修死在了剑气或是爪影之下。

    在小七和赢离倏忽而来、倏忽而去的攻击下,这些邪修忽然发一声喊,再次朝外退出十几丈。

    “你”中年邪修眼见三叉戟压根追击不上雷兽,恼怒喝道!

    “我怎么?现在也该让你看看在下的手段了!”赢离吩咐一声小七,小七倏地出现在中年邪修身后,赢离眼见三叉戟还在七八丈开外,飞身猛扑中年邪修,凌云剑横扫、左手爪影一递直插此人面门。

    “来!”中年邪修丝毫不慌,一招三叉戟,三叉戟忽然出现在赢离和中年邪修之间,拦住了赢离去路。

    “瞬移?”赢离可没想到三叉戟能够瞬间回到中年邪修手中,眉头一皱再次躲过三叉戟,右手悄悄从储物镯中摸出一枚玉,法诀瞬间打在玉之上,同时口中低低喝出一声“出来!”

    ‘嗖’地一声,玉中遁出一条丈许长的血色锁链,血色锁链发出一阵嗡嗡怪鸣,在空中如同灵蛇一般轻舞。

    “这是何物?”中年邪修听到怪异嗡鸣,不由得心神一荡,急忙紧念清心咒语,保持灵台清明讶异道!

    “你自然会知道的,缠!”赢离淡笑声起一指血色锁链,血色锁链飞舞着朝中年邪修缠去,而怪鸣声音更是越加响亮。

    中年邪修冷笑一声,手中忽然出现一面巴掌大的土黄色盾牌,盾牌倏忽之间变得丈许大,拦在中年邪修面前阻隔住血色锁链的攻击。

    但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血色锁链灵光一闪穿过了土黄色盾牌,就像是盾牌压根不存在,中年邪修急忙抓向锁链,但却轻易的穿过锁链抓了个空!

    血色锁链倏忽之间将中年邪修的手腕缠住,接着暴戾的嗡鸣一起,拉伸开来将中年修士双手双脚紧紧缠住。

    这时,中年邪修还想动用法力阻隔锁链,但是全身法力忽然一滞,似乎其法力已经停止了运行,而血色锁链更是穿透中年邪修皮肤,禁锢住其经脉,在中年邪修的丹田处,也现出一个淡淡地‘禁’字。

    “呃”中年邪修闷哼一声,因为无法动用法力,脚下不稳的向地面坠去。

    “你死了!”赢离早已飞临中年邪修身边,左手紫色拳套一把抓住其头颅,‘砰’地将中年邪修头颅抓爆,凌云剑对着其尸体狂斩,直将中年邪修斩的支离破碎摔下地面。

    赢离法诀打出将中年邪修的三叉戟招到手中,再从其手腕上褪下两只储物镯,戴在自己手腕上。

    接着伸手一招,一道血色锁链从中年邪修支离破碎的尸体中遁出,出现在赢离手中,不过,这条锁链已经黯淡无光的样子,似乎其威能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见到中年邪修身死当场,一众蝎蛉会弟子一惊之下,发一声喊四散逃开。

    赢离自然看见这些蝎蛉会弟子的举动,回头看了眼车澜鹤,道“车道友,将这些邪修统统杀光,绝不能让他们继续危害人间!”

    话音一落,赢离招呼一声小七,小七嗖地出现在赢离身边,载着赢离朝一众逃离的邪修追去,接着远处响起惨叫之声。

    车澜鹤在赢离拿出血色锁链之时,脸上又是惊讶又是贪婪,忽然听到赢离的话,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将贪婪神色隐去,身形一动间追向逃离的一众邪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