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七章:月隐沙漠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随着飞舟向前飞遁了七八日之久,这时,地表已经渐渐泛黄,灵气也是越来越稀薄起来。

    赢离站在飞舟边缘朝着四周望去,只见到满眼的昏黄、人迹全无,在稀薄的灵气之下,似乎这里的草木也渐渐变得低矮焦黄。

    “这里到底是何处?”赢离忍不住向身边的幽山二老问去!

    幽山二老尚未回答,倒是古家主一指远处一条黄线,接口道“离道友,这里正是六大凶地之一的月隐沙漠边缘,看来这蝎蛉会将巢穴设在月隐沙漠之中,怪不得无数修仙世家追查此会许久,却毫无踪迹可寻!”

    “月隐沙漠?”幽山二老脸上忽然露出惧色,接道“在下可是听说,擅自进入月隐沙漠之人,极少有人活着出来的,我们真的要进入此地?”

    “嘿”玉皇观的万姓修士冷笑一声,看向幽山二老道“你们想擅自退出?”

    “在下不敢、不敢!”幽山二老见万姓修士表情冷漠,知道自己若是回答不好,别说是走不出沙漠,恐怕连进入沙漠的机会都没有。

    “二位道友安心,虽然这片沙漠传的可怖之极,但是我等这么多筑基修士,只要谨慎一些,一片沙漠又怎能真的阻挡了我们的去路?而且,若是将蝎蛉会灭杀干净,不但能够名扬修仙界,就算是得到的好处,也值得我们冒一次险吧!”

    古家主刚刚对幽山二老解释几句,万姓修士瞥了眼远处的昏黄沙漠,淡淡地说道“古师弟,出发吧!”

    “好的!”古家主扫视一圈其余人,见没有人再提出异议,法诀打出,控制着飞舟缓缓地驶入沙漠之中。

    在这片沙漠深处的某一地方,有一座巨大的沙堆,沙堆除了大一些,看着倒是普通之极的样子。

    但是在沙堆下面深处,却修建着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大殿足有百十丈宽广,数十根石柱林立,撑起了大殿的顶盖,在每一根石柱边上,都燃烧着几炉炉火,鼎炉之中时不时传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噪声,似乎正在炼化着什么一般。

    紧贴大殿墙壁之处,站立着一排排人形怪物,这些怪物如同死物一般,没有任何生机,但是其狰狞的表情之下,却透出一种择人而噬的可怖。

    大殿后面是数十间密室,每间密室中,都有一位修士或是打坐练气或是修炼法术。

    在其中一间稍大一些的密室之中,正有两位筑基修士低声交谈,其中一位似乎就是刚从蝎蛉会逃脱的筑基中期修士。

    “谭护法,快快禀告会长他老人家吧!这次可是玉皇观修士亲自带队追杀我等!而且最重要的,在下怎么也没想明白,他们是如何追查到我们那处分坛的,莫非是我们其中出了叛徒?”

    “靳师兄安心!”那位谭护法悠悠地声音一起,道“此处乃是月隐沙漠深处,就算是那些玉皇观修士道法通天,也不可能追到此处的,而且听师兄所言,他们也不过只有几位后期修士罢了,就算是追到了此处,我们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个”靳师兄稍一犹豫,仍道“还是先禀告一声会长大人,请他老人家定夺吧!”

    “嗯靳师兄稍等片刻!”那位谭护法点点头,慢腾腾的走出密室,向更深处的一间密室走去。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赢离一行人已经驾驭飞舟,停在沙堆不远处,注目向沙堆瞧去。

    “老夫从暗灵兽得到讯息,那个中期邪修正是进入了此地某处,可是放眼望去,此地哪有什么建筑之类的?”

    “古师弟看那里!”万姓修士遥遥一指巨型沙堆,接道“这月隐沙漠的流沙都是随风流动的,而那处沙堆却静止不动,显然是用阵法禁锢住,若是老夫没有猜错的话,那处沙堆正是蝎蛉会巢穴所在!”

    古家主朝着沙堆望去,果然如万师兄所说,这处沙堆有些怪异,再加上暗灵兽也确实指向此处,也不再犹豫的说道“好,师弟听师兄的,等师弟布置一道阵法,将此处团团围住”

    说毕,古家主一边吩咐家族子弟开始布置阵法,一边看向赢离几人,笑道“等一下困住蝎蛉会邪修之时,还请各位道友尽全力灭杀邪修,各人所得之物全归各人所有,老夫绝不参与其中!”

    古家主说完此话,见一行人点头称是,遂转过身去和家族弟子一齐布置阵法。

    “靳坛主,你再将玉皇观修士追杀你们的经过说一遍!”一位端坐的中年修士淡淡地声音一起。

    这位中年修士浓眉大眼、威猛彪悍,若是赢离在此的话,一定会惊讶之极,因为此人,正是当初赢离和青羊宗前辈追杀蝎蛉会时,见过的那位筑基后期修士。

    不过,这位已经到了后期圆满修为,只差一步就能进阶结丹的样子。

    靳坛主缓缓地说起自己被追杀和逃离的经过,那位中年修士听完靳坛主的话,眉头一皱沉思起来!

    沉思良久,就在靳坛主已经有些焦急之时,中年修士才回过神来,刚要开口说话,忽然神色一变,脸上暴戾之色一闪而过,凶狠地看向靳坛主“是你,将那些玉皇观修士引到这里的?”

    “啊会长大人,此话从何说起?”

    中年修士盯着靳坛主,见此人一幅震惊神色,也不像是假装的,暗暗点了点头吩咐一声身边的谭姓修士,道“敌人已经到了,速速召集一众弟子在此集结!嗯再请翠湖道友前来,就说老夫有要事相商!”

    “明白!”谭姓修士匆匆回答一声,转身奔出密室!

    “会长大人,在下冤枉呐!”听到会长的话,靳坛主如何不知,那些玉皇观修士,正是循着自己的足迹追到了这里,再想到这位会长的狠辣手段,惊恐之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

    “冤枉?敌人已经在布置阵法围困我等,你还敢说冤枉?”中年修士幽幽地声音一起,手中忽然现出一柄灵器。

    “求会长大人再给小人一次机会,小人亲自带领血尸,将来人灭杀干净!”靳坛主似乎清楚这位会长大人的手段,不敢有丝毫反抗,只是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这时,‘当当当’的钟声响起,只听到数十位修士脚步匆匆的赶往大殿集结,中年修士看着跪在脚下的靳坛主,幽幽说道“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你若是用心诛杀来人,老夫也不是不能放过你”

    “大人放心,小的一定舍命诛杀强敌!”

    “好,你起身跟老夫来!”中年修士起身走出密室,那位靳坛主匆匆跟在身后,朝邪修集结的大殿赶去。

    一进入大殿之中,中年修士看到大殿中,数十位群修乱哄哄的模样,眉头一皱冷哼一声。

    冰寒刺骨的冷意扫过一众邪修,所有修士瞬间住口不言低下了头颅!中年修士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看见大殿中央站立的一位筑基后期修士,笑道“翠湖道友,老夫答应道友之事,一定说到做到,现在敌人来袭,还请翠湖道友助老夫一臂之力!”

    “唉老夫既然走上这条路,也管不了这许多了,只是道友记住你曾答应老夫之事!”翠湖居士幽幽叹口气说道。

    “呵呵,翠湖道友放心!”中年邪修回答一声,看向大殿中的其余邪修,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所有弟子听令,组成七支队伍,带上所有的血尸,我们上去会一会玉皇观道友!”

    古家主指挥着家族子弟,布置出一道巨大阵法,将巨型沙堆团团围住,一道法诀打在手中的阵盘之上,看着阵法缓缓开启,凝出一道巨大的赤红色屏障。

    万姓修士等一众玉皇观修士,已经飞到了古家主身边,低声商议片刻,四散开来围在阵法之外。

    赢离等人刚刚将阵法围住,沙堆之中就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接着,沙堆缓缓地裂开了一道十字形裂口。

    流沙不断滑落之下,裂口变得足有数丈宽,接着从裂口中飞出数十位邪修,四散开来组成七支队伍,将两位筑基后期修士围在中央。

    赢离仔细朝这群邪修瞧去,见七支邪修队伍由筑基修士带领,其余之人,除了数位筑基修为之外,基本上都是练气修士,这才放下心来,看向人群中那两位筑基后期修士。

    这一看,赢离瞬间大惊失色,怎么会是翠湖居士?

    此人以后期圆满修为,竟然没能逃脱蝎蛉会围攻?或者说,此人禁不住诱惑投了此邪会?

    就在赢离惊讶之时,那位玉皇观万姓修士已是哈哈大笑“老夫道是谁,原来是青羊宗的翠湖道友!多年以来,翠湖道友都是以正义自居,没想到竟然是蝎蛉会首领!哈哈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各门派的道友一定会对翠湖道友刮目相看吧!”

    “哈哈”此话一出,引得一众玉皇观修士哈哈大笑!

    有些修为较低之人,并不知道这位翠湖居士的身份,连忙向身边的前辈问起,几位玉皇观筑基期修士,也是难得有这种打击青羊宗的机会,自然是兴奋地说起翠湖居士的身份。

    因为青羊宗和玉皇观正处于敌对状态,这些玉皇观修士又怎会放弃这种贬低青羊宗的机会,互相讨论起来,脸上也是兴奋连连。

    翠湖居士已是脸色铁青,羞赧之余恶狠狠地瞪了眼玉皇观群修。

    “原来是玉皇观的道友?”翠湖身边那位中年邪修,淡淡地看向万姓修士,笑道“在下似乎并未得罪过玉皇观之人,道友为何率队为难我等?”

    “嘿蝎蛉会无故残杀同道炼化血尸,人人得而诛之!老夫不过是替死去的无数道友报仇而已,你不得罪老夫,难道老夫会放你离开?”

    “是吗?原来万道友竟是正义之士了!不过,道友不妨看清楚了,就算我们真的斗起来,也不过是旗鼓相当而已!”中年邪修淡淡地一指身边的手下,接道“不过,在下也不愿多起事端,只要道友放我等离去,在下就赠送道友一大笔财物,如何?”

    忽然听到中年邪修说出这么一番话,不但翠湖居士眉头深皱的看向此人,就连古家主身边的老妪也是激愤不已,跳出来一指中年邪修骂道“你这奸贼无故诛杀我孙儿,老妇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还想脱身离开?”

    不过,那位万姓修士并未回答,只是低头沉思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