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四章:古家之约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远处青山苍翠,清风徐来拂动了如涛林海,旁边一道飞瀑从高处溅落,注入一汪深潭。

    小七这时早已不知去向,远处时而传来一声奔雷轰鸣,赢离才知道小七正在某一处玩闹。

    来到这里之后,赢离就查看了一番附近的情况,知道这里并没有厉害的妖兽和修士,也就任小七玩闹也不去管它。

    只是可怜了附近一些低级妖兽,在小七施展雷遁不断骚扰下,是打也打不过追也追不上,只能巨吼连连或者含恨远遁他处。

    虽然小七只是骚扰胡闹,并没有什么嗜杀之心,但仍旧闹得方圆十里内鸡犬不宁!

    赢离自然能够感觉出这些,但也只能摇摇头作罢,这家伙在灵兽袋中呆的久了,若是不释放释放其野性,也不知将来会引出什么祸端呢!

    叶青颜站在赢离身边,也看着远处的青山林海!

    忽然,叶青颜双眉低垂,低下头来脸上一片绯红,不过其轻咬樱唇之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伸出手臂挽上了赢离右臂。

    赢离身体瞬间一紧,似乎肌肉也僵硬起来,但是并未看向身边的叶青颜,故作不知的看向远处。

    “嗯”就在这时,赢离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突然想起了奇怪的一幕,不由得看了眼叶青颜,眉头微皱的低哼一声。

    就在自己进入青羊宗试炼之时,在最后那道逍遥关,出现了一幕幕幻境,而其中一幕,就是自己身旁站着一位极美的凡人女子!

    而当初,自己还曾戏谑的说出,试炼设计者为自己变出一位凡人妻子的话!

    可是,再看到身边面如白玉、清秀俊雅的叶青颜,赢离忽然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自己还在幻境之中?还是当初的景象并不是幻境?

    这一切,到底作何解释?

    叶青颜并不知道赢离早已魂飞天外,见他朝自己看来,慌忙拿开手臂,低下头轻声说道“颜儿刚才脚下一滑,这才”

    “嗯,没事!”赢离轻轻地回答一声,灵台也清明起来,深思过后轻轻地说道“颜儿,离大哥最近要离开一段时间,大叔、大娘就拜托颜儿照顾罢!”

    “嗯”叶青颜身体轻轻一颤,眼中暗暗蓄满了泪水,似乎想到什么一般,低头苦道“是颜儿做错事了吗?离大哥不要走,颜儿再也不会了!”

    “颜儿怎么了?”赢离轻轻拭去叶青颜眼角的泪痕,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得笑出了声,道“颜儿想到哪里去了!离大哥向古家借玉佩时,曾经答应过为古家帮一个忙,现在古家邀大哥前去,所以才要离开一段时间,等忙完了这件事,离大哥还会回来的!”

    “讨厌”叶青颜忽然跺了跺脚,转过身去擦了擦眼睛,再转回身时已是淡笑嫣然,道“离大哥放心去就是,大叔大娘自有颜儿照顾,不过大娘眼睛还未好全,离大哥还是还是多想着大娘些!”

    赢离点点头,忽然飞遁而起,将小七找回之后,再脚踩凌云剑将叶青颜送回叶氏医馆。

    之后,赢离并未直接前往古家,而是去了惠通商会,拜见一番韩姓修士。

    “这么说,离小友要独自离开一段时日?”

    等赢离说完了古家邀约之事,韩姓修士淡淡地开口问道!

    “正是,当初晚辈相借玉佩时,曾答应过古家,若是晚辈食言而肥的话,实在是道心不安!”

    “嗯”韩姓修士点点头,接道“你在去之前先来请示老夫,莫非是想让老夫助你一臂之力?”

    韩姓修士见赢离要说话,随意的摆摆手,接道“不过老夫最近正忙,实在脱不开身,老夫可以给你找一位帮手,紧要关头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韩姓修士摸出一枚传音符,低声说了几句话,将传音符随手一扔,看着符箓遁出商会。

    赢离在前往古家之前来见韩姓修士,只是怕这位‘负责自己安全’的结丹修士多想,可别因此给大叔、大娘和叶青颜惹上麻烦。

    可是韩姓修士这么一说,倒像是自己请求他帮助似的,这一下,他不但能够安排人监督自己,自己还要领他的人情。

    可是,既然到了这步田地,赢离也不好说什么,虽然心里腹诽不已,表面上仍旧做出感激不尽的神色,躬身施礼道“多谢韩前辈!”

    这时,从楼梯口走来一位二十余岁的年轻修士,修士一身黑色服饰,脸上偶尔之间现出一股阴晦神色,不过其修为已经到了筑基后期阶段,赢离倒也不敢有丝毫轻视。

    “澜鹤,过来见过大供奉离寻!”韩姓修士对筑基后期修士招招手,一指赢离说道。

    后期修士看到赢离只是筑基初期修为,微微一愣神,掩去了惊奇神色,拱手施礼道“澜鹤见过大供奉!”

    “不敢,澜道友莫提什么大供奉,我们以道友相称如何?”

    “在下其实姓车、名澜鹤!”车澜鹤微微一笑回答一声,转头看向韩姓修士道“师尊找澜鹤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澜鹤,离小友有件事需要外出,老夫要你陪同离小友一起前去,你要时刻守护在离小友身边,保护离小友的安全!”

    “师尊放心就是,澜鹤一定尽心尽力,绝不离开离道友半步!”车澜鹤拱手答道!

    “好!”韩姓修士点了点头,看向赢离笑道“离小友这次外出,也不要太过耽搁,青明师兄估计也快要返回抚远城了,说不定会召唤离小友呢,至于你的那几位至亲,老夫会亲自保护他们的安全,小友放心就是!”

    “有劳韩前辈了!”赢离忍不住内心暗骂,但是神情恭敬之下,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赢离与车澜鹤两人来到古家宅邸前,那位叫做何九的炼体士,正在门口巡视,见到赢离两人,匆忙上前见礼之后,回身进入府邸禀报。

    不多时,那位古家家主哈哈大笑的飞遁出来,见到赢离身边的车澜鹤忽然愣住,接着匆忙上前对车澜鹤恭敬施礼“车道友最近可好?”

    这位车澜鹤只是淡淡地点点头算是回过话,古家主稍显尴尬之余,这才看向赢离,道“离道友竟然能够请得动车道友,助我古家一臂之力,古某感激不尽,两位道友请!”

    赢离对古家主回了一礼,随着古家主进入了古家府邸,而那位车澜鹤走在赢离身旁,没有丝毫搭理古家主的意思。

    “离道友、车道友请!”古家主将赢离让到会客厅,亲自为两人沏上一壶好茶,递给两人笑道“古某请了幽山二老,还有几位玉皇观的师兄,幽山二老已经到了,可是玉皇观的师兄还要等上几日才行,两位道友暂且住在我古家,稍等几日如何?”

    “稍等几日自然没问题,可是蝎蛉会的消息,古道友是否已经确定?而且那几位助拳的道友,都是什么实力?据在下所知,蝎蛉会实力可是非同小可的,古道友还需做好万全准备才是啊!”

    “离道友放心,这蝎蛉会的隐藏之地,老夫已经能够大概确定,不过,为了不走露消息,还是等几位师兄相聚之后,老夫再说出得好!至于幽山二老嘛,他们”

    “这两人不过是两个散修罢了,能够进入筑基期也只是因为运气好,有什么值得说的?”车澜鹤突然打断古家主的话,脸上现出一幅轻视神色。

    “这个”古家主微微尴尬起来,辩解道“这两位道友自然无法和车道友相提并论,可是据说,幽山二老的师尊也是一位结丹修士呢!”

    “哼”车澜鹤哼了一声,也不再开口!

    “呵呵,既然两位道友能够进入筑基期,自然不仅仅是运气而已,而且有结丹期师尊的话,更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比拟的!”赢离淡淡一笑,帮其解围道。

    “嘿”车澜鹤哂笑起来“幽山二老?此二人老夫二十年前就曾见过,那时还只是练气修士而已,而且也过了筑基的最佳时机,这样都能进阶筑基,不是运气又是什么”

    车澜鹤话音未落,厅堂外就响起了脚步声音,接着两位苍老的男修士缓缓地走进厅堂,其中一位哈哈大笑一声“不知是哪位道友在背后编排我二人?”

    赢离转头瞧去,见这两位虽是笑声不断,但脸上却看不出丝毫高兴的样子,看着车澜鹤的背影,嗖嗖两声放出灵器持在手中。

    “怎么?”车澜鹤淡淡地转过头,看向两人笑道“你们想跟老夫动手?”

    “呃”两人见到车澜鹤面容,大惊失色地将灵器收进储物镯,双手抱拳躬身下拜道“原来是车前被,晚辈在下幽若云、幽若风见过前辈!”

    赢离在见到两人拿出的灵器时,原本从容的神色忽然一变,脸上狠厉之色一闪而过,幸好几人全都注意着车澜鹤和幽山二老,并没有发现赢离的不妥。

    暗暗将凶厉神色掩去,赢离低下头进入沉思之中,刚才那位幽若风所拿出的灵器,却是一套阴阳环,而此阴阳环形状别致,极其容易辨认,正是当初自己赢辰伯父所用的灵器!

    当年辰伯父所用的阴阳环怎么会到了此人手中?莫非此二人和屠姓奸贼或者端木双凶有什么瓜葛?

    就在赢离默默思想之时,车澜鹤听到幽山二老将‘晚辈’二字改成了‘在下’,冷笑一声开口道“老夫在此,你们还敢装模作样,还不快滚?”

    “既然车前辈在此,估计也用不到在下二人吧,在下这就”两人说着就要退出厅堂,离此而去!

    “这”古家主似乎没有料到局面会变成如此情形,站起身来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车道友,莫要忘记你的身份!”赢离冷冷地呵斥车澜鹤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幽山二老身前,轻挽着两人的臂膀,笑道“两位不要在意,我们几人都是为古家主助拳的,看在古家主和在下的面子上,别和此人计较了吧!”

    “你”车澜鹤自然没想到赢离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指赢离怒道!

    自从知道这两人跟自己的灭族大仇有关,赢离怎么会轻易地将其放走,淡笑着将两人让到座位上,这才冷冷地看向车澜鹤“马上离开这里,若无本供奉召见,不得进入此处!”

    车澜鹤早已是满脸阴晦,不过并未继续开口,站起身来走出了厅堂,双手倒背着站在院子中。

    “呵呵,两位请!”赢离淡笑着一指面前的清茶。

    “道友请、道友请!”两人见赢离不过是筑基初期修为,竟然呵斥着后期修士,而且后期修士却没有半点动怒的意思,心中诧异之下连忙回答一声!

    “哈哈”古家主看到幽山二老错愕神情,忽然一指赢离笑道“这位离道友是惠通商会的大供奉,正是老夫邀请来助拳的,两位无须多礼!”

    “久仰、久仰,原来是大供奉到了,恕我二人眼拙!”幽山二老恍然大悟起来,急忙站起身再次向赢离施礼。

    “无须多礼!”赢离淡淡地一摆手拦住二人!

    在赢离的刻意为之,和古家主热情的招待下,几人倒是相谈甚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