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一章:中毒深矣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羽化成仙、白日飞升?”赢离暗暗念叨着,这些凡人是何意?

    再去看时,街上的行人,全都呼啦啦的跟着那位飞奔而过的年轻人涌出城外。

    “小姐,左右无事,我们也跟去看看吧!”翠儿满脸喜色的看向叶青颜,但是见到叶青颜眉头深皱,忽然看向赢离道“离仙师,不如我们一起看看白日飞升的场景如何?”

    “这那好吧!颜儿呢?”赢离刚要拒绝,转念一想,或许真的有白日飞升之事呢,这才答应一声看向叶青颜。

    叶青颜见赢离答应前去,暗自叹了口气,道“我们走吧!”

    听到叶青颜点头,翠儿急忙催促着赢离两人,连说可别耽误了,接着飞跑向出城的众人,竹篮都顾不得提!

    赢离和叶青颜两人向算命先生告声别,循着众人的脚步走向城外,这时,翠儿早跑的没影了,两人略显尴尬之余并未交谈,只是迈步朝前走去。

    出了城门一里有余,两人来到一座小山前,说是小山,其实不过是一座稍大的土堆而已!

    小山中间有一处不大的山坳,山坳中有几堆坟茔,在一堆坟茔旁边,搭了一座简陋的茅舍,茅舍中盘膝坐着一位二十余岁的姑娘。

    姑娘瘦弱单薄,乱蓬蓬的头发,发黄的脸上似乎还留着几分俏丽,只是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早已看不出本来面貌。

    茅舍四周繁花正盛,一直铺满山坳,风景倒是有一丝别致!

    在茅舍数十丈外,已经围满了乌央乌央的人群,目不转睛地看着茅舍中的姑娘,而远处仍有大批凡人朝这里赶来。

    赢离回头看向身后的叶青颜,见其一幅淡漠神色,笑道“颜儿怎么无精打采的,莫非有什么心事?”

    “没有!”叶青颜低下头轻轻回答一声,就不再开口!

    赢离正要再问,忽然听到身边两位凡人说起那位余家二小姐之事,也就耳听着两人对话,注目看向茅舍中的年轻姑娘。

    “仁兄,这位余家二小姐不是去年就疯了吗?怎么突然传出什么‘白日飞升’的话来?”一位中年汉子对身边的朋友拱了拱手问道。

    “谁知道呢”另一位接过话头,道“刚开始说起时,我也是纳闷,若说白日飞升也有可能,可这位分明是个疯丫头罢了,怎么会有如此好的气运?”

    “嘿嘿,这个两位就不知道了吧!”旁边另一位年轻人嘿嘿一笑,道“此事可是从余家传出来的,说的是有鼻子有眼呢,据说,这位二小姐做了一个梦,梦见仙人传给自己一段口诀,自己默念这段口诀之后,忽然灵台大开,知道自己竟然是仙人转世投胎,就在今日某一时辰要返回仙界呢!”

    赢离看向茅舍中的年轻姑娘,此人分明只是凡人之身,灵根都没有,这白日飞升、仙人转世又是从何说起?

    “离大哥跟我来!”就在赢离纳闷之时,叶青颜忽然招呼一声赢离,走到了一处偏僻之地。

    等赢离赶到叶青颜身边之时,叶青颜眼见身边除了赢离并无旁人,忽然对赢离问道“离大哥,这位余珊儿姑娘有没有灵根,有没有那个飞升的可能?”

    “嗯”赢离想到,余珊儿估计就是茅舍中那位姑娘,回道“这位姑娘没有灵根,可是这白日飞升之事,我也搞不明白,也不敢妄下结论!不过呢,若是凡人如此轻易就能成仙成道的话,世间哪里还有苦修之士?”

    “这就是了!”叶青颜微微叹了口气,道“这位珊儿姑娘嘛,颜儿也见过多次,他们余家的事我也了解一些!余家本是抚远城有名的富贵之家,珊儿姑娘本是其父的二女儿,但是珊儿姑娘的母亲意外去世之后,其父续弦迎娶了第二个太太,这位二太太标致之极,可人品却不太好,自从为其父生了儿子后,对珊儿姑娘是非打即骂后来,珊儿姑娘挨不住后娘的毒打,就开始装起疯来!余家曾经请颜儿看过一回,颜儿诊断之后,见其并未发疯,但这时,珊儿姑娘偷偷苦求颜儿,说自己挨不住毒打,祈求颜儿为其保密,并且说,自己已经许给了附近一位姓柯的后生,只要再过一年,这位后生就迎娶她过门,到时候就不用再受这毒打之苦!可惜,这位后生在前年也意外故去了,接着就传出了珊儿姑娘疯病加重的消息,他们余家闹不过,又再次请颜儿看了一回,颜儿看过之后,发现这次珊儿姑娘果然是疯了,不过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样子”

    “原来如此?”赢离微微叹了口气,道“莫非这位珊儿姑娘挨不住毒打,想一死了之?”

    叶青颜默默地点点头,两颗泪珠悄然落下!

    在此逗留的时间一久,空中火辣辣的烈日高挂,一众围观的凡人已是头上冒汗,但是茅舍中的珊儿姑娘却没有丝毫飞升的迹象,围观之人已经有些不耐烦起来,纷纷口中嘟囔着。

    “什么时候飞升啊?能不能快一点,热死我了!”随着一位汉子高声一嚷,附近的围观之人纷纷附和起来。

    “能不能快一点,我还有生意要做呢!”

    “是啊,孩子还放在家里没人管呢!”

    乱哄哄的催促声大起,茅舍中的年轻姑娘,忽然睁开双目掉下两颗泪来,不过她也不擦,站起身来走到一堆坟茔前,从附近拔起一束鲜花,轻轻地放在坟茔前,再从怀中摸出一柄剪刀,剪下自己一束头发放在鲜花旁边,默默念到“柯郎慢走,珊儿来与你相会了!”

    接着,年轻姑娘转过身去,施施然走回茅舍中盘膝坐好,目光从围观的人群飘过,正对上叶青颜伤感的眼神,忽然嫣然一笑嘴唇轻启,说了一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悄悄地从袖中摸出一颗黑色丹丸,趁人不注意之间送入口中,与此同时,两颗豆大的泪珠缓缓滚下脸庞!

    “离大哥,珊儿姑娘说什么?”

    “她说,永别了颜儿姐姐,不要救我!”

    就在这时,茅舍中的姑娘,忽然全身变得漆黑一片,双手捂住胸腹翻滚在地,因为剧痛而挣扎不已!

    “中毒?”赢离轻喝一声,法诀一打就要飞起,但是身边叶青颜早已是泪如雨下,忽然拉住赢离衣袖,幽幽叹道“不要救了,这恐怕才是珊儿最好的结局吧!”

    这种全身漆黑的恐怖景象,将围得最近之人吓得纷纷朝后退去,口中不住的怒骂着“这就是飞升?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此时,远在数里外的抚远城中,那位斜躺在地上潦倒之极的算命先生,忽然睁开双目,眼中射出一道凌厉锋芒,哪里还能看出丝毫潦倒来?

    接着,算命先生再次躺倒睡下,但是其身体上,倏地遁出一位身穿淡白光衣的人影,似乎正是算命先生的魂魄,只是这道魂魄凝厚非常,竟如同真人一般!

    人影看了眼自己躺在地上的身体,倏地不见了踪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数里外茅舍之前!

    这时,茅舍中的年轻姑娘已经全身漆黑,慢慢变得僵硬,人影看了看茅舍中的漆黑身体,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虽是一介凡人,却有用生死抗争命运的勇气,老夫也有几分佩服的!既然如此,老夫就给你一份最后的尊严!”

    说着,手指伸出遥遥一指漆黑身体!

    霎时,身体缓缓地飞到空中,其全身上下也渐渐变得明亮!

    “啊快看呐,这是要飞升?”原本已经有些沮丧的人群,正暗骂着准备离开,但是却有一人忽然回头看见年轻姑娘的尸体飞到空中,高声大叫道!

    随着此人大叫,正在返回的人群纷纷回头,接着注目看向这一奇异状况。

    原本漆黑的尸体,这时已变成淡白色,全身上下也现出了细细地青羽,空中年轻姑娘忽然睁开双目看向人群,明润的脸上现出祥和的笑容,樱唇轻启笑道“本仙子时辰已到,就要返回仙界了,诸君告辞!”

    “娘娘留步,不如留在人间照拂我等呐!”也不知是谁忽然大叫一声跪倒在地,引得其余人也呼啦啦的跪倒一片,纷纷祈求起来。

    不过姑娘并不再开口,缓缓地转过身形,脚下现出一朵七彩祥云,姑娘一踩脚下祥云,双袖一甩背在身后,悠悠地朝着高空飞去,渐渐地消失不见。

    光影施法完毕,看见人群仍旧跪在地上磕头祷告,不由得眉头微皱,叹道“追名逐利、幻想天成,真是中毒深矣!”

    说罢,光影渐渐地变得淡薄,接着消失不见离开了此处!

    而就在姑娘的身体飞到空中,现出奇景之时,叶青颜也是惊讶地轻掩樱唇,不可思议地看向赢离“世间真有羽化成仙、白日飞升这一说?”

    赢离神念放出朝着四周一扫,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修士在此,这才转头对叶青颜说道“白日飞升?怎么肯能!这一幕不过是道障眼法,分明是哪位高人戏耍我们罢了!”

    “这就是了!”叶青颜幽幽叹了口气,泪水磅礴而落“也许是这位高人成全珊儿姑娘吧!”

    “嗯我们走吧!”赢离也不愿看到人群这种丑态,轻轻一揽叶青颜飞遁而起,接着打出一道隔风屏障将叶青颜护住遁向抚远城。

    而叶青颜惊叫一声,匆忙揽住赢离腰身,低头向脚下看去,见自己飞在空中,面红耳赤的依偎在赢离怀中,闭上眼睛不敢看向赢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