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七章:借玉佩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在古家接待贵客的厅堂之中,赢离和古家主对面而坐!

    “前段时日,老夫听说怀儿带人去叶氏医馆滋事,招惹了离道友,多亏离道友替老夫教训这个孽子!那时候,老夫就知道离道友乃是筑基修士,可是却没想到,离道友竟然还是惠通商会之人,老夫倒是有些意外了!”

    “在下也是刚到抚远城,因为一位至亲之人身患眼疾,这才前去拜见叶大夫,倒是没想到会遇到古家少爷”赢离淡淡地回了几句,忽然话题一转道“在下这次拜访古家主,也正是为了那位至亲的眼疾而来”

    “老夫大致明白,不过”古家主忽然打断赢离的话,接道“清凉玉佩对我古家有着特殊意义,老夫绝不会将其卖与旁人的,离道友恐怕是要空跑一趟了!”

    “嗯”赢离倒没想到,这位古家主拒绝地如此坚决,暗暗思考一下,笑道“在下以为,凡是灵器之物,都有一个价格,古道友不妨说说,多少价格才能换取这枚玉佩?”

    “呵呵”古家主淡淡一笑,接道“离道友既然是惠通商会的大供奉,自然不在乎什么珍宝!但是道友有所不知,这枚玉佩乃是老夫祖上传下来的,虽然算不上多么珍惜之物,可是列祖列宗曾经交代过,这枚玉佩决不可出售,在下也是毫无办法啊!”

    赢离听到这里不由神情一滞,也不知这位古家主打着什么算盘,不过其抬出列祖列宗,自己倒不好强人所难了!

    可是陈大娘的眼睛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暗中盗取玉佩?这样一来,且不说能不能盗取成功,光是‘盗取’一事,自己良心又如何能安?

    想到这里,赢离也是沉默下来,思考着应对办法!

    就在这时,从厅堂后面走出一位老妪,老妪似乎苍老之极,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乖戾之色,不过这位倒是货真价实的练气圆满修士,只是因为年纪过大,早已失去了进阶筑基的可能!

    老妪看都不看古家主一眼,忽然对赢离说道“玉佩可以借给你,但是只是借!而且最重要的,你要答应妾身一件事!”

    赢离自然清楚,此人待在厅堂后面多时,只是其练气修为,并不能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也就故作不知罢了!

    但是这位老妪忽然走出,并且说出这样一番话,倒是让赢离眼前一亮,莫非玉佩之事还有转机?

    “不行!”古家主淡淡一喝,道“珍儿,玉佩决不能外借,怀儿陨落之后你就性情大变,莫要因为此事影响了你的道心啊!”

    “妾身还有几年好活的?还谈什么道心不道心的?难道,你就为了那块毫无作用的狗屁玉佩,连怀儿的大仇都不愿报了?”老妪尖利的声音回荡在厅堂之中,就连古家主也是一滞,并未接口说话。

    “这又是什么意思?”赢离眉头一皱,看向两人问道!

    老妪也不答话,忽然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嘤嘤哭泣起来!

    而古家主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离道友有所不知,老夫本来有两个一母同胞的孙儿,名叫怀志、怀仁,怀仁就是离道友前次见过的那个孽畜,而怀志虽然和怀仁是一母同胞,长相也是毫无差别,但是却身据天灵根!有如此极品灵根,我古家自然是极力培养,甚至都舍不得将其送到六大门派修炼,家族中的修炼资源也是极力向其倾斜!”

    说到这里,古家主脸上也现出欣慰的神色,继续说道“我家怀儿也是争气,勤奋修炼之下,不到十六岁就修炼到了筑基初期,嘿嘿,像这样下去,怀儿将来就算是结丹、结婴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就在老夫以为,我古家后继有人之时,怀儿却突然失踪不见了,我族多方寻找也没有找到其踪迹,就在这时,怀儿却被人送了回来,不过怀儿已经陨落,而且被人炼化成了血尸”

    古家主说到这里,老妪忽然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血尸?”赢离喃喃低语一声,说道“莫非是蝎蛉会所为?”

    “不是此邪会又能是何人?”老妪停下了哭泣之声,怒道“妾身不管,妾身死之前,一定要将这蝎蛉会斩杀殆尽,为我怀儿报仇雪恨,别说是一块玉佩,就算是要妾身的命,妾身也绝不含糊!”

    “这”

    古家主还想说什么,却被老妪打断,一指古家主,脸含嘲讽之色的说道“古流云,你要是怕死,不愿为怀儿报仇,妾身亲自带人前去,妾身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将蝎蛉会斩杀殆尽!”

    古家主听到这里,忽然神情一暗,长叹道“依你,都依你!”

    说到这里,赢离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各自想着心事!

    良久之后,古家主下定决心一般,再次开口道“离道友,清凉玉佩老夫可以借给你,不过你要答应老夫,等老夫诛杀此蝎蛉会之时,离道友要助老夫一臂之力!”

    赢离不禁暗暗苦笑,这两位估计没有和蝎蛉会的邪修斗过,并不清楚蝎蛉会的实力,否则绝不会说出这些话来,可是眼见能够将玉佩讨要到手,赢离又如何能够拒绝?

    不禁暗暗点头道“在下可以答应古道友,一起诛杀此邪修!可是,还请古道友做足准备才是,若是只有我们几人的话,就算找到蝎蛉会的下落,也不过是送死罢了!”

    “嗯?听离道友的口气,莫非见识过蝎蛉会的手段?”

    “不瞒两位说,在下还在练气时,就跟随几位筑基后期前辈围剿过蝎蛉会,虽然那次主要因为我们之中出了叛徒,但是蝎蛉会的实力之高,也绝不能低估的!”赢离想着玉佩还未到手,怕引起别的变故,并没有说出蝎蛉会的真正实力。

    古家主听到赢离的话,自以为赢离当时还是练气修士,这才觉得蝎蛉会实力强大,悠悠叹道“老夫也有几位好友的,若是围剿这邪会,老夫自然会请这几位好友助老夫一臂之力,离道友放心就是!”

    “古家主有准备就好,那么清凉玉佩之事?”赢离看古家主自信十足,也就没有分辨什么。

    “玉佩嘛,老夫自然可以借给道友,不过,先请道友发下誓言,若是老夫寻到蝎蛉会踪迹,道友一定会助老夫斩杀这些邪修!而且,这块玉佩,老夫只借给道友两年,两年过后,道友无论如何都要归还给老夫,如何?”

    “没问题,”赢离点点头,接道“在下发誓,一定会相助古道友灭杀蝎蛉会邪修!”

    “好!”古家主说声好,忽然从储物镯中摸出一块巴掌大的玉佩递给赢离,“不知离道友现在住在何处?若是老夫寻找到蝎蛉会踪迹,该如何与道友联系?”

    赢离接过玉佩,眼中忽然现出一丝惊讶,不过迅速地隐去,抬头看向古家主,说道“在下现在住在孤山峰顶第十三号洞府,道友若是有了消息通知在下即可!”

    “这样最好,那么,现在老夫即开始追查蝎蛉会消息,离道友等老夫的讯息就好!”

    “就这样决定了!”赢离点点头站起身来,道“在下还要去看望那位至亲的眼疾,在下就不再多待了,在下告辞!”

    古家主和老妪两人点点头,将赢离送出门外,再次确认一遍赢离一定会相助自己灭敌,古家主才说道“只要将精纯木灵气打入玉佩之中,这块玉佩就可以使用了!”

    赢离点点头,飞遁而起朝着叶氏医馆飞去!

    而古家主和老妪两人依旧站在原处!

    “唉,珍儿啊”古家主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老妪说道“若是这位离道友食言而肥,那枚清凉玉佩可就拿不回来了!虽说老夫也看不出那枚玉佩的真实用途,可是既然老祖们说,此玉佩关系一件天大的好处,想来也不一定是虚言啊!”

    “哼天大的好处?”老妪轻轻哼一声,接道“祖上得到这块玉佩已经近千年了,谁又能看出什么好处来?至于此人食言而肥嘛,嘿嘿,那个有眼疾的凡人,若是不将这块玉佩佩戴两年,眼疾是无论如何也好不了的!有这两年时间,我们已经找出了蝎蛉会的下落,到时候,若是此人真的敢推脱,虽说妾身拿他本人没办法,但是妾身一定会将他的至亲之人统统杀光,若是此人有几分聪明的话,自然不会将至亲之人置于危险之地的,而且,现在我们并不用考虑这些事,寻找蝎蛉会下落才是正经!”

    “这倒也是!”古家主点点头,转身朝内宅走去,而老妪再想了想此事,也随着古家主进入宅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