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六章:古家主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赢离暗叹一声,用手中的控制令牌,将洞府守护阵法关闭,独自端坐在厅堂之中。

    默默感应灵海片刻,赢离忽然长长叹了口气,蓝姓修士所下的禁制早已不见了踪影,自己竟然是毫无头绪!

    再想到青明真人要韩姓修士保护自己安全的话,赢离又如何不知,这些人只是将自己当做炼制丹药的器物而已,从来都没有信任过自己。

    虽然自己不该盲目听从别人的话,但是从俞子威发怒到青明真人出现,再到应约加入惠通商会,自己实力低微,又哪里真的有什么决定的权利?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赢离也只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看待后面之事!想清楚此事,赢离拿起青明真人赠送的储物镯,一道法诀打在上面,现出五本书籍来。

    赢离一一察看五本书籍,三本灵药方面的书籍、一本炼制丹药心得,还有一本介绍各种丹炉的书籍。

    这三本灵药书籍中,记录着上千种灵花灵草,竟然有数百种灵药都是赢离从未见过的,赢离自然是见猎心喜,一一细读一遍,竟然认识了许多未曾见过的灵药,收获也是颇丰!

    其中就有关于七绝毒方面的介绍,赢离想到自己手中正有几种毒物,自然是细细看去,原来这七绝毒包括:无相孽片、血丝蟾蟾血、腐骨草、冰晶圣莲、帝王斑蝶的毒液、圣婴果和流浪乌鸦的内丹!

    这七种毒物,每一样都是毒性剧烈之物,赢离就曾经用帝王斑蝶毒液轻易的灭杀了俞文渊,由此可见一斑。

    但可惜的是,想要用这七种毒物配出七绝毒来,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像无相孽片、蟾血内丹这几种,都要达到通灵的阶段才可,而腐骨草、冰晶圣莲、圣婴果也要成熟之后。

    而且,就算有了这些成熟之后的毒花毒草,也要有七绝毒的配方才行

    看到这里,赢离不禁摇了摇头,原本想着配制出七绝毒为自己增加一种大杀器,说不定还可以摆脱青明这几人的纠缠呢,现在看来还是想别的脱身办法才行。

    至于两本炼丹心得和那本介绍各种丹炉的书籍,赢离也是收获颇丰,其不但了解了许多当初炼丹时不曾注意的细节,而且也渐渐明白了各种属性丹炉的特殊运用方法。

    赢离翻看完这几本书籍,已是第二日清晨时分,遂将书籍收了起来,接着走出洞府,脚踩着凌云飞剑向远处城中央遁去。

    赢离迈步走进一家凡人酒楼之中,店小二估计是刚起床不久,打着哈欠将赢离迎住,“客官,您吃点什么?”

    赢离一边向楼上走去,一边回头答道“给我来一壶清茶就好,不过,我要一个临窗的包间!”

    这时正是清晨,也没有什么人来酒楼吃饭,店小二虽然意外这位客官的举动,但也没有说什么,忙不迭将赢离让到包间,回头送上一壶上品清茶,也就不再打扰赢离。

    赢离坐在包间中,一边品着清茶,一边低头朝对面的一座府邸看去。

    对面正是修仙家族古家的宅邸,里面楼台阁宇层层叠叠,笼罩在淡淡地烟雾之中,赢离知道这烟雾乃是一道隔绝阵法,也就没有将神念探进其中。

    这时,赢离已将古家的实力探听清楚,此家族中有一位筑基后期修士坐镇,另外还有两位初期修士和二十余位练气弟子,实力并不算多高,但是这古家和玉皇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上,就算古家在抚远城中只是中等家族,但也没有什么人敢轻易招惹。

    再看古家宽大的正门前,站着七八位粗壮汉子,聚在一堆闲聊!赢离正想着,到底是暗自潜入还是明着拜访,两下里一比较,赢离还是决定先明着拜访的好,如若不成再做其他打算也不迟。

    想清楚了此事,赢离从储物镯中摸出一物走下楼,朝店小二趴着的柜台上扔了一块散碎银子,在店小二千恩万谢的声音中走向对面古家宅邸。

    “是你”古家宅邸前,一个仆从打扮的汉子看到赢离迎面走来,忽然朝后退出两步,惊叫道“你还敢来我古家闹事?”

    赢离淡淡一笑迎面走上前,将拿在手中的令牌晃了一晃,一指说话的仆从,道“回报你家主事之人,就说惠通商会大供奉离寻前来拜访!”

    “你我”仆从本来恼怒的神情,听到‘惠通商会大供奉’几字,也摸不清楚这大供奉是什么身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禀报!

    “怎么回事?”这时,从宅邸中走出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汉子,看了眼赢离,向那位仆从问道。

    赢离也注目看去,这个汉子足有九尺多高,身形魁梧之极,加上全身肌肉喷张,竟然是位中阶炼体士。

    “何总管,这人”那位仆从稍一犹豫,走到这位汉子身边低声诉说起来。

    “欺上门来了?你想见我家老祖,先要过了老子这一关!”仆从刚一说完,中年汉子虎目中冷光一闪,双拳一握间,全身骨骼‘啪啪啪’轻响,接着摆出弓步,右拳轰的砸向赢离,带出阵阵劲风。

    赢离暗暗皱一下眉头,右拳同样挥出,‘砰’地将中年汉子轰的倒退三步,而赢离却丝毫未动。

    这时,一道神念从宅邸中探了出来,从赢离身上扫过,又倏地收了回去!赢离自然能够感觉出这道神念,淡淡地看向倒退的汉子,道“速速前去禀报你家当事之人,就说惠通商会大供奉前来拜访!至于你,你不是在下对手,不要自取其辱!”

    “我”这位汉子明知赢离是筑基初期修士,但是自己早已将一门炼体功法修炼到了高层,平时与筑基修士斗法,也是旗鼓相当有来有回罢了,这次却碰到了这位所谓的大供奉修士,不但丝毫没有动用法术,仅凭炼体术随手一击,就将自己逼退三步,心里如何不怒,但是一想到此人实力深不见底,又有点退却的意思!

    “呵呵你既然不去,那就再试试这一招!”赢离发觉神念探出又收回,知道古家那位家主存心想试试自己的实力,若是自己不亮出一些手段,到时候想借清凉玉佩更不可能!

    话音一落,赢离默念金刚决飞遁而起,左手成钩直抓中年汉子面门。

    “喝”中年汉子见赢离飞速抓来,全身肌肉鼓起,怒吼一声双拳紧握抵挡在面门前。

    但是赢离丝毫不停,左爪在迎上中年汉子双拳时,忽然变爪为掌,‘轰’地将汉子拍的再次后退三步,中年汉子还未停稳脚步,赢离又出现在其面门前,再次变掌为拳力道更加强了三分。

    “布甲神功”中年汉子右腿向后一蹬稳住后退的身形,再次大喝一声,全身现出土黄色光芒将自己牢牢护住,这才嘿嘿一笑道“老子自从将布甲神功修炼到第五层之后,还从未有人能够伤的了老子!”

    “是吗?”赢离淡淡一笑,左拳也亮出淡白色毫光,显然已将金刚决运到了极致,倏地向中年汉子递出。

    ‘轰’地一声巨响,就算是将布甲神功运到极致的中年汉子,也抵不住赢离金刚决全力施为,瞬间被震得朝后飞出。

    中年汉子惊怒一声,就要稳住身形,但是赢离却不给其反应的时间,嗖地出现在其身旁,左拳再起由下往上‘轰’地将其击飞。

    等中年汉子高高飞起时,赢离早已在空中等待,伸腿猛地一踹,中年汉子犹如炮弹般砸进地面。

    “你”中年汉子摔在地上,惊魂不定的说出一个‘你’字,赢离已经出现在其身旁,伸手一抓,将中年汉子抓在手中,笑道“你现在服不服?”

    “哈哈哈道友手下留情!”中年汉子尚未答话,从古家宅邸内飞出一位中年修士,看了眼赢离手中的中年汉子,笑道。

    赢离放出神念扫向中年修士,见其乃是筑基后期修为,淡淡一笑放开了中年汉子,道“道友莫非就是古家当家之主?”

    “在下正是古家家主古流云!”古家家主笑了笑,转头对那位中年汉子喝道“何九,你为何冒犯贵客?还不给这位道友赔罪!”

    “晚辈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莫要见怪!”那位叫何九的炼体士稍一犹豫,仍旧向赢离赔罪道。

    “何道友也算是高阶炼体士,我们以道友相称就好,不用说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赢离淡淡一答,再次看向古家主,拿出那枚惠通商会令牌,笑道“在下惠通商会大供奉离寻,前来拜访古家主正有一事相商!”

    古家主神念扫过赢离手中的令牌,神情一怔,连忙隐去了惊讶神色,道“道友如此年轻,就能做到惠通商会大供奉一职,真是可喜可贺之事,离道友里面请!”

    古家主话音一落,伸手做出请的手势,接着转身朝古家内宅走去,赢离神念一扫周围,并未见到什么不妥,这才跟着古家主进入宅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