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四章:再见青颜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将这些仆从踢出门外,赢离这才回头看向那位叶大夫!

    “啧啧,还是仙师大人厉害呢!”那位叫翠儿的丫鬟倒没有丝毫惧色,一伸拇指向赢离赞道。

    “翠儿别闹!”那位叶大夫轻轻一喝,向赢离轻施一礼,道“多谢仙师大人为小女子解围!”

    “叶大夫无须多礼!”赢离伸手虚扶,看向这位叶大夫说道。

    但是这位叶大夫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怔怔的盯着赢离脸庞,忽然揉了揉眼睛,接着伸手轻掩樱唇,一幅惊讶之极的模样。

    “咦,叶大夫?”赢离见到这位姑娘这幅表情,也是惊奇不已!

    那位叶大夫忽然抹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水,满含幽怨的低下头,说道“离大哥已经认不出颜儿了吗?”

    颜儿?赢离看着面前清理的容颜,仔细地回想着往事!

    突然,一道闪电从脑海中划过,这才想起当年破庙之中,那个依偎在自己身边,喊着‘打坏人’的小女孩,不禁哈哈笑道“抚远城、叶氏医馆、叶大夫,哈哈哈,原来就是叶青颜叶大夫啊!叶伯父现在如何了?”

    “家父离世好几年了!离大哥这些年可好?这两位是?”叶青颜似乎也想到了当年之事,在少许尴尬之下,急忙错开话题回道。

    “离世了?可惜、可惜!”赢离叹了口气,一指陈大叔夫妇道“这两位是陈大叔、陈大娘,陈大娘眼睛出了问题,我们专门来抚远城看叶大夫,没想到叶大夫竟然是颜儿啊!”

    这时,陈大叔、陈大娘也围了上来,连忙询问是怎么回事!

    赢离自然说起了当年夜里破庙中的经过,大叔、大娘直感叹真是巧了!就连身后那位叫翠儿的丫鬟也听得是忍俊不禁,几人也越加的亲密起来。

    互相问候过后,叶青颜吩咐翠儿将陈大娘扶到椅子上坐下,自己坐在陈大娘对面,伸出三指搭在陈大娘的手腕上。

    把脉过后,叶青颜微微一叹!

    “怎么了?大夫能不能治好?”陈大叔见到叶青颜这种表情,急忙开口询问。

    叶青颜只是点了点头并不答话,忽然从旁边拿过一只锦绣针囊,打开来亮出一排排银针,接着从针囊中抽出一根四寸长银针,两指轻轻一捏,‘嗡’地一声银针轻轻颤动不已。

    “咦,颜儿这是法力?”赢离见银针的叶青颜手中轻颤,疑惑地问道!

    “颜儿又不是修士,又怎会有法力?这是医家针术!”叶青颜回答一声,找准了陈大娘眉头的一处穴位,轻轻插在穴位上,接着又从针囊中抽出另外一根银针依法施为。

    “离仙师放心就是!”叫翠儿的丫鬟站在一旁,为叶青颜打着下手,一边回答赢离道“我家小姐的针术传自我家老爷,包治百病不敢说,但是这些年也治好了无数疑难杂症,算是方圆百里内顶尖的针道大家了!”

    “嗯”赢离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叶青颜下针,并不再询问什么!

    叶青颜将九枚银针,插满陈大娘头上各处穴位,稍稍等了一会儿,站起身来走到陈大娘身后,伸出双手轻抚陈大娘后脑,既像是按摩又像是推拿,只是其手法特别,赢离几人也看不明白。

    连连轻抚数下,忽然,叶青颜手中暗劲一催,插在陈大娘头上的九枚银针开始嗡嗡作响,‘嗖嗖嗖’飚出,带出一溜黑色血液。

    “呃”陈大娘痛苦地闷哼一声,双目之中也缓缓地流出一条血丝。

    “啊这是?”几人全都惊讶之极的问道。

    叶青颜并不回答,从袖中掏出一方锦帕,轻轻地将陈大娘脸上的血丝擦去,走到陈大娘面前,说道“大娘,你现在能够看到了吗?”

    “好俊的姑娘!”陈大娘眼中流出血丝,也渐渐现出光华来,看着叶青颜的脸庞轻轻说道。

    “呵呵,大娘既然看得到了,我们再说说您的病情!”叶青颜脸上微微一红,急忙隐去尴尬之色走到对面坐下。

    “果然了得!”赢离伸出拇指赞道“在来之前,有位大哥说颜儿针通天下、妙手回春,离大哥还有些不信呢,现在我是信了!”

    “离大哥先别夸我!”叶青颜淡淡一笑,接道“大娘眼睛虽然能够勉强看见东西,却并未根治!而且,大叔先说一说,大娘的眼睛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

    “这个”陈大叔稍一犹豫,缓缓地讲起了两位老人和赢离从认识到离别,再到赢离返回的经过。

    陈大叔讲完,四下里一片寂静,赢离低头不语,而叶青颜悄悄揩了揩眼角的泪痕,点点头说道“这就是了!大娘是因为忧思成疾,血液聚集于眼睛这才致盲的!虽然颜儿刚刚为大娘放去了淤血,但是大娘致盲时日过久,颜儿也只能缓解一下大娘的病情,而且时日一久,大娘还会再次致盲的!”

    “颜儿,前几日,我将精纯木灵气注入大娘体内,大娘其余各处倒是生机立现,可是眼睛为何却毫无反应?”

    “离大哥有所不知,眼睛、指尖各处,乃是人身体经脉之末,而且陈大娘并未打通经脉,所以,就算是木灵气再精纯,也达不到这几处的!”

    “嗯”赢离暗暗点头,虽然他也不是十分明白,但是叶青颜说的倒是有些道理,忽然再次问道“颜儿,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让大娘的眼睛重见光明?”

    “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有些难办罢了!”叶青颜低头想了一想回道。

    “是何办法?离大哥这里还有些珍惜草药,颜儿”

    赢离话音未落,医馆外忽然响起一声怒喝之声“是何人敢伤我徒儿?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赢离将神念放出医馆扫荡一圈,忽然眉头一皱,医馆外正站着刚才那位锦袍少年和一位道袍修士,刚才的声音就是道袍修士所发!

    “离大哥怎么了?”叶青颜几人并未听到外面的声音,见到赢离表情奇怪,这才开口问道。

    “稍等片刻!”赢离回答一声,左袖一拂飞遁出医馆,注目看向来人。

    来人五十岁上下,一身锦衣道袍华丽非常,不过面容却有些獐头鼠目,而且修为更是惨淡,只有练气八层的样子。

    “区区练气八层修为,竟然替人出头,你莫不是还没睡醒?”赢离缓缓地走向来人,筑基期强大的灵压忽然放出压向此人!

    “啊,你筑基期?”道袍修士微微一愣,感受到赢离强大的灵压,忽然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出三步,不由得弯下腰去躬身下拜道“晚辈不知前辈在此,唐突了前辈,还请前辈饶了晚辈这次!”

    这位道袍修士,正因为年纪已大而修为低微,在修士之中可以说是毫无前途,这才混迹在凡人之中,享受一番荣华富贵罢了!

    那个锦袍少年本是道袍修士的弟子,刚才被赢离惊退,出了医馆之后,见到自己的仆从悠悠醒转,这才带着一众仆从逃回家族,刚好见到这位师尊,也就说起了被赢离惊退的经过。

    这位道袍修士,一听赢离带着两个凡人找大夫治病,并且年纪也不大,还以为赢离也同自己一样,不过是练气修士罢了,这才在锦袍少年的祈求下,赶来叶氏医馆找赢离麻烦,若是这位道袍修士知道,赢离竟是位筑基修士的话,恐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叶氏医馆吧!

    “饶你?”赢离淡淡一答,更强大的灵压瞬间放出,直压得道袍修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前辈饶命,晚辈该死!”道袍修士跪在地上,索性也不再站起,连连磕头求道。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赢离毕竟不是嗜杀之辈,见到此人汗流浃背的模样,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朝医馆走去。

    强大灵压一消失,道袍修士忽然爬起来,也顾不得管那个锦衣少年,转身朝远处狂奔而去,而锦衣少年也同样狼狈之极的向远处逃去。

    道袍修士求饶的一幕,刚好被寻声走出医馆的叶青颜、陈大叔几人看到,叶青颜神色忽然一暗叹了口气,见到赢离走来,迅速地换上一副笑脸道“离大哥现在是什么修为?”

    “我么?我现在是筑基初期,怎么了?”赢离带着几人返回医馆,洒然一笑道!

    “果然是筑基修士!”叶青颜喃喃低语一声,看向赢离道“刚才,颜儿还以为离大哥也是练气修士,但是离大哥是筑基修士的话,根治大娘眼睛的事也就有了几分希望!”

    “咦,根治大娘眼睛,又跟我的修为有什么关系?”几人重新坐了下来,赢离不禁问道。

    “这么说吧,刚才那位古少爷家中,有一块清凉玉佩,这块玉佩有清心明目的奇效,端的是神奇无比!离大哥若是能够借过来,给大娘佩戴个一年半载,大娘的眼睛也就差不多全好了!可是呢,这古家也是抚远城数一数二的修仙家族,家族中似乎也有筑基修士存在,离大哥若是练气修士的话,颜儿也不愿离大哥冒这个险,但是离大哥乃是筑基修士,自然又不同,就算是借不到玉佩,想来安全没有什问题才是!”

    “清凉玉佩?果真有此奇效?”

    “几年前,颜儿随家父去过古家一趟,也有幸见识了清凉玉佩的神奇效用,颜儿可以保证,这块玉佩一定能够治好大娘的眼睛!不过呢,离大哥前去相借之事,须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下才是!”

    “离儿不能去,大娘这样就很好了!”陈大娘听到有危险,急忙拦住赢离。

    “没事的大娘,离儿自有分寸!”赢离刚说了一句,忽然侧耳倾听起来,接着站起身来,对几人说道“我有些事,先要离开一下了!颜儿,能不能让大叔、大娘先住在这里,等我回来之后,再给大叔大娘寻找住处?”

    “呵呵离大哥放心就是!我们家房子可不少呢,哪里还需要再找住处?大叔大娘住在这里还能给我作伴呢!”叶青颜嫣然一笑道。

    赢离点了点头,转身朝医馆外走去!

    “离儿忙完了就赶紧回来,可不许再突然离开!”陈大娘看着赢离背影说道。

    “离儿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