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二章:忧思成疾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一月之后,赢离和韩姓修士两人飞遁在空中,看其飞遁的方向,似乎正是抚远城。

    赢离脚踩在凌云飞剑之上,速度可是比练气时快了不少,不过,要是和这位结丹修士相比,可就有些不够看了!

    “韩前辈,青明前辈为何要我们前往抚远城?”赢离忍不住向韩姓修士问道,虽然赢离极力隐藏,其语气之中仍然透出丝丝不满来。

    不过,韩姓修士就像没有听出这种不满一般,只是随口回道“青明师兄飞剑传书说,想要请离小友主持抚远城的一家商会呢!这样一来,小友可算是飞黄腾达了,哈哈哈”

    “主持商会?”赢离忍不住暗暗冷笑一声,自己怎么可能相信这种话?

    不过,现在再问这位韩姓修士,估计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还不如静观其变得好!想到这里,赢离也不在开口,只是心里有了一丝寻找机会离开的想法。

    不久之后,两人已经距离抚远城不远!

    就在这时,赢离忽然一踩脚下飞剑,停在半空中朝着下面的一处小镇望去。

    就在小镇的外围,正有两帮修士厮杀在一起,这两帮修士都是练气修为,一边足有十余人,而另一边只有七八人的样子。

    韩姓修士自然也看到了打斗在一起的低阶修士,暗暗点了点头,对赢离说道“竟然是玉皇阁和你们青羊宗弟子?离小友,这些青羊宗弟子中,有小友的相识之人?”

    但是,赢离看向的并不是下面打斗的场景,而是下面寂静的小镇!

    听到韩姓修士的声音,赢离这才看向一众修士,眉头暗暗一皱,青羊宗弟子怎么和玉皇阁公然厮杀?难道是两宗闹翻了不成?

    赢离不及多想,忽然一个飞遁,来到两边修士不远处,凌云剑‘嗖’地飞出直斩一位玉皇阁弟子。

    可怜这位弟子只是练气修为,又如何能够躲过赢离的飞剑,惨叫一声,被凌云剑斩成两半摔下地面。

    “你”玉皇阁弟子中,一位似乎是领头弟子,怒喝一声看向赢离,见到赢离乃是筑基修为后,神情忽然一惊,急忙招呼其余同门,和青羊宗弟子拉开距离。

    “多谢前辈施恩相救,晚辈青羊宗黄伦代几位同门多谢前辈!”青羊宗几位练气弟子中,飞出一位年轻弟子,对赢离双手抱拳施了一礼。

    因为赢离此时,并未穿戴青羊宗服饰,这些弟子自然不知道,赢离也是同宗前辈。

    “原来是黄师兄?黄师兄别来无恙?”赢离看着年轻修士,淡淡一笑回道。

    “黄师兄?”黄伦微微一愣,这才仔细看向赢离,忽然大吃一惊道,“原来是离师兄,不不不,离师叔别来无恙?”

    原来这位黄伦,竟然是赢离在青羊宗斗法场,见过一面的那位黄姓修士,只是这位如何也没想到,当初十一层练气修士,竟然到了筑基初期修为,神情也是尴尬地不行,急忙再次躬身施礼!

    “呵呵,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还是以道友相称吧!黄道友为何与那些玉皇阁修士厮杀?”

    “想走?”就在这时,韩姓修士看见一众玉皇阁弟子悄悄朝后退去,忽然淡笑一声,出现在玉皇阁弟子面前,袖中飞出一柄白色月牙状的飞刃,旋转着遁入玉皇阁修士之中,接着惨叫之声大作。

    看着这位韩姓修士,将一众玉皇阁修士斩杀殆尽,赢离眉头暗暗一皱,这是卖给我一个面子?

    而黄伦等其余青羊宗弟子,见到这位结丹修士大开杀戒,早已是惊慌失措,纷纷不住地行礼道“多谢前辈相救之恩!”

    不过,这位韩姓修士看不看青羊宗弟子一眼,只是对赢离点了点头,双手倒背着看向远处。

    “咳,这位”赢离一指韩姓修士,接道“这位是在下一位前辈,几位师兄不用多礼!”

    “不敢、不敢!”青羊宗弟子看到赢离和结丹修士结伴而行,如何还敢再和赢离称兄论弟,急忙摆手说不敢,接着束手而立。

    只有黄伦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赢离,接住赢离的问话,说道“离师叔有所不知,这段时间以来,玉皇阁修士四处追杀我等青羊宗弟子!因此上,宗门遂派遣我等弟子,支援各处据点,以防被玉皇阁修士所乘,可是这些玉皇阁修士为何与我宗为敌,在下身份低微,也实在不清楚!”

    “是吗?”赢离曾经见过俞子威屠杀玉皇阁修士,和黑衣结丹修士逃脱之事,心里自然能够猜出几分缘由,可是赢离也不说破,忽然话题一转,道“几位师兄忙你们的,在下还有些事,先走一步了!”

    说着,赢离身形一起,朝着不远处的小镇缓缓落去。

    韩姓修士见赢离遁向小镇,微微一愣也追上前去,而其余青羊宗练气修士忽然向黄伦靠去,低声商议着什么!

    不久之后,这七八位练气修士,忽然各自飞到死去的玉皇阁修士前,将其身上值钱之物一扫而空,这才飞身而起,朝远处遁去。

    “韩前辈,”赢离看了眼身后的韩姓修士,一指不远处的小镇,悠悠地说道“晚辈有件事要在此镇上办,前辈在此稍等晚辈片刻,如何?”

    说一完话,赢离也不等韩姓修士回答,身形一起朝小镇落去,而韩姓修士犹豫片刻,果然没有追上来,但是神念却将整个小镇笼罩住。

    赢离踩在一条颠簸不平的青石小路上,看着小镇上家家户户紧闭的房门,心里不由得涌出一股酸楚。

    这个小镇,正是十多年前赢离所待过的青牛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两方修士打斗的缘故,这些本该劳作的镇民,却家家户户房门紧闭!

    赢离缓缓地向小镇内走去,路过镇头广场上,看到广场上矗立着一根石柱,石柱上挂着一颗早已风干的黑色狼头,赢离不由得会心一笑,脚步不停地向前走去。

    转到小镇正街上,赢离眼前映出一家家铁匠作坊的门脸,不过这些门脸都紧闭着。

    忽然,赢离脚步一停,看向一间四门敞开的铁匠作坊,作坊门口正坐着一位腰身佝偻的老太太,老太太双目似乎已经瞎了,双手艰难地摸索着旁边的石墩,嘴里犹自喃喃念着什么,两行浊泪缓缓地从深陷的眼眶中流出,滴下面前的土里。

    “呃”赢离艰难地呻吟一声,双手捂在脸上,任凭泪水从指缝中涌出。

    这时,一声铁锤掉在地上的声音,从作坊中传出,接着现出一位身体结实的年老凡人,正手足无措的看着赢离。

    “孩他爹,你怎么了?”老太太也听到声音,缓缓地转头向身后问道。

    赢离止了好久才将眼泪止住,慢慢地走到老太太面前,伸出手指轻轻地抹去老太太脸上的两行浊泪!

    赢离的手指一伸到老太太脸上,老太太忽然身体一僵,手指颤抖地摸到赢离脸上,接着嚎啕大哭道“离儿么?是离儿回来了么?”

    “是的,离儿回来了!”赢离轻轻地说道,再也忍不住滴下两行泪水。

    经历了无数厮杀、搏命,赢离再见到陈大娘和陈大叔,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心中仍然有一片净土深埋心底,而这片净土就是亲情。

    这时,陈大娘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呃’地一声昏死了过去。

    赢离一把抱住陈大娘,手指一动抓住大娘手腕,一道精纯的木灵气缓缓地注入其中,这道木灵气游过陈大娘心脉、五脏肺腑,直到全身上下。

    渐渐地,一股极强的生命力从陈大娘体内缓缓升起,在这股生命力流过之后,陈大娘满头白发渐渐变黑,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就连皮肤也变得润滑起来,就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一般。

    “呃”陈大娘缓缓地苏醒过来,忽然一把抓住赢离,接着摸上赢离脸庞,哭道“离儿可算是回来了!”

    “嗯离儿回来了!”赢离轻轻地说一声,“大娘你的眼睛”

    “大娘没事,大娘想你了!”陈大娘似乎并不以为意,但是双目无神之间,仍旧能够看到,她的眼睛似乎是瞎了一般。

    “离儿到里边说话!”这时陈大叔也回过神来,看到赢离施法为陈大娘注入灵气,满脸欣慰地招呼赢离进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