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章:生死一线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赢离一行人在两位中期修士的带领下,身贴隐匿符,缓缓地向峡谷外围潜去。

    “师兄,我们在这里打斗,真的不用管那两只帝王斑蝶?那可是七绝毒之一啊!”一位筑基初期修士看了眼远处两只飞舞的蝴蝶,心有余悸的问道!

    “没事的!”一位中期修士淡淡地答道“我们只要远离一些就可以了,师弟你看那两只蝴蝶飞行速度那么缓慢,就算是它们威力极高,想要追上我们也不是容易之事!而且,我们只是佯攻,重要的是将那些黑衣修士引进这处峡谷,再利用阵法灭杀他们,不过你们还要多多注意脚下的各种毒草才是。”

    “明白!”其余人等也都点点头,身体不由得向上耸了耸,拉开了自己和花草的距离!

    一行人潜到峡谷边缘,仔细地朝谷外瞧去!

    就在峡谷和裂缝的连接之处,四位黑衣修士似乎正在那里休整,虽然几人并没有被黑色雷电灭杀,不过一些波及还是有的。

    “他们正在恢复法力,我们怎么办?”赢离看了看远处的黑衣修士,转头对两位中期修士说道。

    “记住,我们只是佯攻,不要和他们过多纠缠,动手!”中期修士低低的声音响起,率先飞遁而上。

    其他几人也各自找到自己的攻击方位,耐心等待中期修士先动手。

    三位黑衣修士,犹自盘膝坐在裂缝边缘处打坐恢复法力,而那位后期修士飞遁在空中,正看向峡谷深处的方向,似乎在给几人值守的样子。

    忽然,晴空之下嗖地飞出一柄极品飞剑,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后期修士斩来,而等飞剑过后,紧接着是四柄灵器从四面八方将后期修士的退路封死,大有将其斩成粉末的架势。

    “嘿自不量力!”黑衣修士眼见飞剑斩来,却没有丝毫惊慌,嗖地放出一面灵盾,法力催过灵盾变得一丈有余拦在自己身前。

    接着才听到几声‘轰轰轰轰’的声音,也不知这面灵盾是何物所制,在后期修士的催动下,轻松之极的将五人的攻击接了下来。

    “哈哈哈”后期修士大笑几声,忽然招呼自己的同伴,道“动手吧,将这些家伙统统杀光!”

    原本正在打坐的三位中期修士,忽然睁开双目,飞遁到空中,精光四射的看向赢离一行人,哪里有半分受伤的迹象?

    “不好,他们是假装的,我们快退!”何畅大吼一声,率先向谷内的残破楼阁退去,而其余人自然不用招呼,也将灵器一收,随着何畅退向谷内。

    “追!”黑衣后期修士看到赢离一行人向谷内飞退,也不疑有他,招呼一声自己的同伴向谷内追杀。

    赢离一行人再次退回到残破阁楼处,这时,那些黑衣修士已经追到了身后十几丈远处。

    “动手!”一位中期修士大吼一声,从储物镯中拿出一柄灵器,不过赢离速度更快,手中的灵器早已呼啸着向高空阵法飞去,也不知这柄灵器,是赢离从哪位被杀修士身上得来的!

    ‘轰’地一声巨响,这柄灵器尚未击到阵法上,一道黑色雷电早已从黑云中闪出,将灵器轰的粉碎摔下地面。

    霎时,黑云再次剧烈翻滚起来,一道道黑色雷电凝聚出来,接着轰然而下。

    “快躲!不不要后退,直接向前冲!”黑衣后期修士见一位同伴要向谷外退去,知道现在退出已经是来不及了,迅速地招呼一声,向残破阁楼冲来。

    而就在这时,峡谷中忽然响起一男一女两声婴孩的哭声,并且哭声愈加的高亢起来,似乎能够刺破云霄一般!

    “啊”哭声一起,赢离等所有修士瞬间抱紧头颅,口中清心咒语不断念出,抵御起哭声来。

    不过效果似乎并不好,这两声哭声,像是能够刺破心神直达神魂深处。

    ‘砰’地一声,赢离毕竟修为最低,直接摔倒在地上,啊啊大吼着挣扎起来!

    而其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也顾不得再去注意被黑色雷电轰击的黑衣修士,各自紧守神魂抵御哭声。

    ‘啊’一位黑衣修士一转头,正好看见黑色雷电将自己的一位同伴击得粉碎,怒吼的看向发出哭声的蝴蝶。

    两只帝王斑蝶正扇动双翅漂浮在空中,巨口大张啼哭不已,而四周是黑色雷电纵横而下,地面上的各种花草也张开花瓣,喷出各色烟雾。

    “找死!”这位黑衣修士怒声一喝,手中一柄灵器凌空怒斩两只帝王斑蝶。

    灵器狂斩而来,两只蝴蝶的哭声也戛然而止,现出两张诡异至极的婴孩脸孔。

    婴孩嘴巴再次张开,不过这次并没有继续哭泣,而是‘嗖嗖’地喷出两团金色花粉。

    一团金色花粉如同瞬移一般击在灵器之上‘砰’地爆开,而此灵器也随之哀鸣一声,灵性全无的跌落在地上。

    另一团花粉也同时出现在这位黑衣修士身前,再次爆开将黑衣修士包裹,黑衣修士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砰’地摔倒在地。

    “啊快走!”黑衣后期修士大叫一声,也顾不得再向残破阁楼冲击,身形一转就要遁向谷外。

    可惜,这位黑衣修士和同伴两人,只是遁出三丈多远,就已经被两团金色花粉追上,接着‘砰砰’地摔下地面。

    而两只帝王斑蝶灭杀了两人,这才缓缓地向赢离他们所在的残破阁楼飞来,一边飞遁一边发出‘咯咯’地笑声,这笑声怎么听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些黑衣修士就这么死了?”赢离身边的何畅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远处已经变得浑身漆黑的黑衣修士,再看了看朝其飞来的两只帝王斑蝶,喃喃自语道“我们该怎么办?”

    “快跑”也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这几位还未被雷电波及之人,忽然急匆匆地拿出各自的飞行法器,头也不回地向谷外飞遁。

    但是,两只婴孩脸上现出极其拟人的嘲笑神色,大口一张喷出金色花粉,随后就听到‘啊啊’的惨叫声,和‘砰砰砰’有人摔下地面的声音。

    赢离从地上艰难地爬起身,正好看见自己的同伴如鸟兽四散,帝王斑蝶喷出金色花粉追杀他们。

    看过了前面黑衣修士被杀的情景,这几位筑基修士也不是没有应对之策,一位修士见金色花粉向自己飞来,灵光一闪间拿出一面盾牌挡在身前,接着向后飞退。

    ‘砰’地一声,花粉再次爆开将此人笼罩起来!

    此人甚至连一声惨叫来不及发出,就摔在地上的毒草之中,接着被毒花毒草喷出的烟雾笼罩住!

    “唉”赢离长叹一声,索性也不站起身,从怀中拿出一只木盒将其打开,现出一张灵光隐隐的符箓。

    此物正是赢离曾经用雷云蛟灵骨,兑换来的那张高阶远遁符!

    以前,赢离或者是舍不得使用,或者是来不及使用,总之一直保存到现在,可是赢离见过了帝王斑蝶的威力,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机会脱身,现在动用这张符箓正是时候!

    赢离盘膝坐好,双手夹住符箓放在丹田处,全身法力缓缓地向符箓催去。

    此符箓渐渐地亮起毫光,将赢离双手包裹,并且毫光缓缓地向赢离全身扩散而去。

    “咯咯咯”

    就在赢离启动远遁符之时,两只帝王斑蝶同时看向赢离,纷纷发出笑声,似乎是在嘲笑赢离自不量力一般!

    接着,婴孩一般的脸孔上,大嘴张开一团金色花粉凝聚出来,‘嗖嗖’两声响过,花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过七八丈远的距离出现在赢离面前。

    赢离见到花粉出现,双手仍旧紧紧抓住远遁符,神情木然的张开嘴,‘嗖’地喷出一团五彩灵焰。

    五彩灵焰闪了一闪,‘嗖’地将一团花粉包住,接着闪到另一团花粉前,再次将另一团花粉包住,然后静静地飘在赢离面前。

    其它法器根本阻拦不住这种金色花粉,也只有这团灵焰可以尝试一番!

    赢离似乎早已想到此事,现在看见五彩灵焰果然能够包住花粉,使它无法爆开,心神这才一松,丹田中的法力汹涌的催向远遁符,加速启动符箓!

    “咯咯咯哇!”婴孩脸孔看到花粉被赢离收取,并没有爆裂开来,原本嬉笑的神情忽然一变,‘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起来,接着口中再次凝聚出金色花粉,向赢离喷来。

    “呃”赢离再次听到刺破神魂的哭声,尽管早有准备,仍旧惨叫一声。

    不过赢离仍旧紧守神魂,法力不断地催向远遁符!

    远遁符亮起的毫光,渐渐地扩散向赢离全身,赢离一边控制着五彩灵焰抵御金色花粉,一边全力催动远遁符!

    “啊”忽然,赢离大叫一声,迅速地将五彩灵焰收在手中,全身亮起浓浓的光芒,这道光芒‘轰’地爆开三丈远,紧接着向内一收消失不见!

    而此处已经是空空如也,早已不见了赢离身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