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九十九章:施救

时间:2018-07-12作者:笔昂

    “嘿嘿”筑基修士见没有人回话,朝四周瞧了一眼嘿嘿一笑“等老子先收拾了这两人,再将你逼出来!”

    话音一落,手中极品飞刀凌空飞起,迎着一位青羊宗练气弟子当头斩下,而另一位黑衣筑基修士也同时施展法术,向另一位青羊宗弟子杀去!

    这两位青羊宗弟子,也没想到黑衣修士说打就打,只得匆忙给自己加上防御护罩,一边躲避黑衣修士的攻击,一边御器抵御,也顾不得再向赢离传音。

    赢离躲在暗处,见这两位同门的修为和黑衣修士差距太大,绝对挡不住几招的,而要是等这两位陨落之后,自己也绝对落不了好!

    但若是悄悄退去,看着两位同门就此陨落,赢离又实在硬不起这个心肠,思考良久,赢离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向刚才那位交谈的同门传音过去。

    这位青羊宗修士应付着黑衣修士的攻击,早已到了力竭的境地,正有心要将赢离的位置说出,为自己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但是赢离又是自己最后的依仗,若是将其暴露之后,自己仍旧没有逃脱的话,可就适得其反了!

    就在此子两头为难之时,忽然听到赢离传音过来,心里瞬间大喜,不过其急忙忍住喜色,不动声色的向赢离的方位退去。

    两人又斗了几个回合,青羊宗修士更加不堪,而黑衣修士也到了赢离左近!

    “嘿嘿,你将老子引到这里来,莫非这里有人埋伏?不过呢,你们这次进入断魂谷的弟子大多都是练气修为,就算埋伏老子又能如何?”黑衣修士嘿嘿一笑,狂傲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赢离心里如何不惊,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赢离暗暗下定决心,忽然一扯隐匿符现出身形,左手猛地一催紫色拳套,‘嗡’地一声,拳套飞出五道锋锐爪影,向黑衣修士头上射去。

    “就是你?嘿嘿,不过如此罢了!”黑衣修士见赢离也不过是练气修为,心里早没了戒惧之心,甚至防御法器都未拿出,只是一指飞刀,飞刀在黑衣修士面前划出一个圆环,‘砰砰砰’地打散了爪影,接着凌空飞起迅捷无比的向赢离斩来。

    赢离也不答话,左拳一握对着斩来的飞刀,‘轰’地一拳将飞刀击飞,接着飞身而起冲向黑衣修士,左爪探出猛地抓向其头颅。

    黑衣修士见飞刀被赢离击飞,接着抓向自己,也顾不得再看向飞刀灵器,向后猛退躲过爪影,这才一招飞刀,从后面向赢离后心射去。

    赢离自然知道,区区爪影对筑基修士造成不了伤害,其目的也只是将黑衣修士逼退而已,看到黑衣修士后退的方位,心里忽然一喜。

    这时,身后的飞刀再次射来,赢离也不转身,左拳一握‘砰’地将飞刀再次击飞,右手忽然捏出一道剑诀,嘴里低低念出一声“起”!

    突然,黑衣修士脚下铺满落叶的地面,毫无征兆的飞出一柄金色飞剑,此物正是赢离早早插进地面的凌云剑!

    凌云剑嗖地弹射而出,直插黑衣修士下身!

    “啊救命!”黑衣修士如何也没料到,地下竟然会射出飞剑,忽然惊慌起来大叫一声!

    但是,就在凌云剑射穿黑衣修士的瞬间,忽的从斜刺里飞出一柄笔形法器,轻轻一撞之下,就将凌云剑撞击的略偏一点,擦着黑衣修士的鼻间瞬息而过。

    原来,另一位黑衣修士正和两位青羊宗修士争斗,眼见赢离指挥飞剑射杀同伴,这才情急之下指挥着法器撞偏凌云剑。

    “你找死!”这位黑衣修士刚从死亡边缘回来,已经惊出了一身白毛汗,再看到赢离再次杀来,恼怒之极大喝一声,迅速地召回飞刀,口中法诀默默念出,似乎要施展什么厉害手段的样子!

    但是赢离又怎会给他机会?一指凌云剑,凌云剑嗖地飞回,凌空向黑衣修士斩去,同时,赢离纵身一跃冲到黑衣修士面前,丝毫不在乎眼前的极品飞刀,左手一探亮出紫色爪影,恨恨地抓向黑衣修士面门。

    “老子已有防备之下,你以为你还能够得逞?”黑衣修士怒喝一声,拿出一面蓝色盾牌挡在自己面前,蓝盾随着黑衣修士口诀念出,忽的变大将黑衣修士全身护住。

    凌云剑已经飞到,‘砰’地和蓝盾撞在一起,接着翻滚着飞了回来!

    赢离见飞剑毫无建树,左掌再次探出,同时右手亮出一枚拇指大的金色弹丸,嗖地弹出!

    ‘轰’!紫色拳套再次和飞刀对攻了一个回合,两者品阶差不多,似乎也飞不出胜负的样子。

    “咦,这是”就在黑衣修士施展过法诀,正要指挥飞刀杀向赢离时,忽然瞧见面前一枚金色弹丸滴溜溜旋转不停。

    “这是灭杀你的东西!”赢离冷冷一笑,一指金色弹丸喝道“爆”!

    ‘嗖嗖嗖’,上百道破空之声应声而起,接着剑气纵横而出,洞穿了黑衣修士的身体。

    “啊”黑衣修士只来得及大叫一声,‘砰’地坠下地面,全身上下无数细孔,鲜血咕咕流出。

    “你你是剑修!”另一位黑衣修士,正将两位青羊宗弟子追杀的四处躲避,眼见着从赢离发难、自己施法拦截飞剑、接着爪影射出、再到剑气洞穿同伴,这一系列攻击瞬息而发、环环相扣,自己同伴身为筑基中期修为,竟然也没躲过!

    而此人虽然只是练气修为,但是手段之强,与筑基修士也不遑多让!

    因此上,黑衣修士也不再管两位青羊宗弟子,将法器收回,做出防御态势!

    “嘿嘿在下倒是有些好奇,你是何方修士,这样追杀我们青羊宗修士,难道就不怕我们宗门长老前来?”赢离并不说自己是不是剑修,将凌云剑召回拿在手中把玩着,看向黑衣修士悠悠说道。

    而两位青羊宗弟子,见赢离独自毙杀了一位筑基中期修士,震惊之下也匆忙飞到赢离身边。

    “老夫是何人,你还没资格知道!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可,那就是你们这些外来修士全都要死在这里的!”

    “是吗?”赢离心里一惊,不过脸上丝毫也不表现出来,笑道“既然如此,你来取我三人性命试试!”

    “呵呵,虽然老夫没有信心将你拿下,不过自然有人来对付你的!再会”这位黑衣修士眼见赢离毙杀同伴,知道以自己一人也拿他没办法,随即撂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去。

    “多谢师兄大发神威,救我两人性命!”两位青羊宗弟子见黑衣修士离开,这才心神稍定,双手抱拳道“在下乃是道法院谢雄,这位是韩雷师兄,敢问师兄是哪一院?”

    赢离听声音,知道这位正是刚才向自己传音的人,淡淡地看了眼这位,不过并不回答问话,而是径直飞到那位黑衣修士的尸首前,伸手一招,将黑衣修士的飞刀和蓝盾召到手中,发现这两件法器竟然是极品灵器,心中如何不喜!

    将两件法器收进了储物镯,赢离再从黑衣修士手腕上褪下一个储物镯,看也不看就戴到自己手腕上,这才飞回两人面前。

    而就在赢离收取两件法器和储物镯时,青羊宗的谢雄和韩雷两人,忽然露出复杂的神色,互相看了眼对方,接着点了点头!

    但是,等赢离转过身来时,两人脸上的复杂神色又匆匆隐去!

    “在下倒是好奇,谢师兄是如何发现在下的隐匿之地的?”赢离并未将凌云剑收回,而是拿在手中看向那位谢雄修士,淡淡地说道!

    “呵呵,这个嘛师兄就是不问,师弟也会说起的,师兄请看!”谢雄呵呵一笑,忽然从袖子中抓出一只拳头大的棕色灵鼠,道“此兽叫做金钱鼠,虽然没有什么威力,实力也极低,但是此兽可以感知出数里范围内的人、兽气息,对于追踪敌人倒是有些用处!”

    见到谢雄拿出的灵兽,赢离暗暗点头,果然是此兽!

    这种叫做金钱鼠的灵兽,赢离也在雷姓修士留下的书籍中见过,确实如谢雄所说,此物对于感知敌人行踪有些用处。

    而且,此灵兽不像别的灵兽,并不需要灵兽认主,就可以驱使!因此,这种金钱鼠在一些店铺中也会有售卖,只是此物并不容易培育,十分稀罕罢了!

    赢离在进入断魂谷之前,就想着购买一只,可是寻找多时也没有找到,现在见到这种金钱鼠出现,赢离不禁怦然心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