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三十七章:青羊宗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十余日后,两人停在一处山谷外。

    赢离打眼望去,满山谷一片莽莽苍苍的林海,雾气蒸腾下,什么也瞧不出来。

    聂兴手持一卷竹简,贴在额头上,似乎正在查看什么。

    不久,聂兴收了竹简,对赢离说道“从地图上看,青羊宗就在附近无疑了,可是眼前这云雾,似乎能够阻隔神识,这可如何是好?”

    “聂兄稍安勿躁,既来之、则安之,我们稍等一会儿,说不定,青羊宗会有巡查修士经过此处,我们再上前打听吧!”赢离淡淡地回道。

    “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赢道友,还是按我们说好的,先委屈道友一下,暂时当我的仆从,这样也少一些麻烦!”

    “一切都由聂兄做主,小弟没意见!”

    两人正说着话,空中一队修士徐徐飞过,为首的一位筑基修士看到两人,一个加速飞到他们跟前,打量两人一眼。

    “你们是何人,来此何事?”

    “回前辈的话,”聂兴上前一步,施了一礼说道“晚辈是邙常山聂家弟子,这位是晚辈的仆从,我们奉家祖之命,特来拜会山门,希望加入贵宗修习高深功法!”

    说着拿出准备好的招贤令牌,递给筑基修士。

    筑基修士看了眼令牌,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们有招贤令,就算是过了第一关,你们进去吧!”

    筑基修士说着,拿出一块玉佩,对着山谷一晃。

    突然,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上投了一颗石子般,波纹一起,眼前现出一个巨大的凝光护罩,哪里还有什么林海、雾气。

    赢离两人看到护罩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丈许宽的通道,向筑基修士拱手行了一礼,结伴进入其中。

    两人进入通道,看到百丈远处有座巨大牌楼,后面是十几座隐隐约约的建筑,而牌楼下面,正聚着一些修士。

    看着眼前的情形,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一些失望的神色来,不过两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加快脚步走上平台。

    平台之上,十余位练气修士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旁边有一张灵桌,后面坐着两男一女三位筑基修士,桌前站着一老一少两位练气修士,似乎正跟后面的筑基修士诉说着什么。

    赢离跟在聂兴后面,四周扫了一眼,看向旁边一位气宇轩昂的青年修士。

    青年一身白色素雅服饰,双手倒背,带着一些漠然和傲气,听身边几位修士说着话。

    而身边的几位修士,似乎以白衣青年为首,全都一副恭敬异常的神色。

    “练气圆满修士?”赢离看着白衣青年,倒吸了口凉气。

    白衣青年似乎感应到赢离的目光,眼神瞥向这边,发现赢离不过是十层修为,又漠然的回过头去。

    “求几位前辈通融通融,让晚辈一起进入贵宗如何?我这孙女从来没有离开过晚辈,晚辈实在有些不舍得”

    赢离听到声音向前看去,才发现是前面的年老修士说着话。

    年老修士只有练气六层修为,倒是他身边,那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竟有八层修为。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桌子中间坐着的那位男修士不耐烦的说道

    “你修为太差,此生也没有什么进阶的余地,进入我们青羊宗就别想了!说实话,我要不是看在这丫头灵根极好的份上,根本不会收录你们这些散修的。”

    “难道”年老修士似乎还想说什么。

    “你不用说了,”旁边的女修士打断年老修士的话“并不是我们为难你,这是宗门的规矩,我们也无能为力的!”

    “爷爷,”小姑娘脆生生的叫了一句“我不想和您分开,我们不进入这个宗门了,好不好?”

    “月儿,别说傻话了!”年老修士慈爱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你可是咱们欧阳家的希望呢,记住爷爷的话,好好修行,欧阳家将来就靠你了,爷爷走了!”

    年老修士说完,头也不回的向护罩外走去,小姑娘不舍的看向年老修士,不过也没有追上去。

    “月儿,到我这里来!”桌后的女修士站起来,向小姑娘一招手说道。

    小姑娘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走到筑基女修身边,筑基女修牵起小姑娘的手,回头向其他两位筑基修士说道“月儿不用参加试炼,即可进入宗门,我先带月儿去总殿,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月儿是地灵根,自然是不用试炼,卓师姐请!”剩下的两位筑基修士忙不迭的说道。

    “嗯!”筑基女修答应一声,放出一艘飞行灵器,和小姑娘一起飞往远处。

    “你们两人是从何处来的?”两位筑基修士再次坐下来,其中的一位看向赢离两人,淡淡地问道。

    赢离和聂兴两人,正在惊讶小姑娘竟是地灵根,听到筑基修士问话,聂兴忙不迭的施了一礼,回道

    “晚辈是邙常山聂家弟子,这是我的仆从离寻,我们也想加入青羊宗,这是贵宗的招贤令牌,请前辈过目!”说着将青色令牌递了过去。

    “嗯,”筑基修士接过令牌,打量一眼点点头“既然你们有本宗分发的招贤令,自然是没问题了,你们可以参加本宗的入门试炼,若是过关,你们才算是我们青羊宗的修士,而若是不过关的话,你们从哪里来,就接着回哪里去吧!这块令牌本宗收回了,你们没意见吧!”

    “没意见!”聂兴连忙答道。

    赢离自然是以聂兴为首,也同样说道“没意见!”

    “那好,你们全都过来!”两位筑基修士同时站起身来,招呼其他十余位修士道

    “都给我听着,你们已经是最后一批参加试炼的弟子了,明天,你们就要和以前来的弟子们一起参加试炼,只有试炼过关,你们才算是我们青羊宗的正式弟子,看见那些屋子没?”筑基修士说着一指牌楼后面,一栋栋简易的房屋。

    赢离朝着那边望去,在一片树林之中,坐落着一些木制房屋。

    耳边接着响起筑基修士的话“你们先暂住在此,等以后成为正式弟子后,宗门会有其他安排!不过有一条,在此暂住时,任何人不得离开此处、也不准互相争斗,否则取消其试炼资格逐出山门,你们都明白了没有?”

    “晚辈明白!”十余位练气弟子不约而同的回答!

    “好!你们去吧,明日一早在此集合!”筑基修士说着,结伴向远处飞遁而去。

    随着筑基修士飞遁而走,聂兴一招呼赢离,向林中房屋走去。

    穿过一条林荫小道,两人来到一栋房屋前,看到已经有修士住在了这里,聂兴拣了个稍好一些,又没有人的房屋对赢离说道“离道友,我们就住在这里如何?”

    “聂兄住这里吧,我再找一栋屋子,我们明日再会吧!”赢离淡淡地说着,向其它空着的屋子走去。

    “滚,这栋屋子是我的!”

    “你,凭什么?”

    赢离回头望去,原来是那位白衣修士!

    白衣修士走到聂兴身前,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而聂兴正脸红脖子粗的分辨道。

    “凭什么?凭我修为比你高,如何?难道你想跟我比划比划?”白衣修士说着,身上突然发出一股极其凌厉的剑意,接着屈指一弹,一道剑气直指聂兴。

    “你敢!”聂兴怒喝一声,身上亮出一个红色护罩,抵消了剑气,不过也没有其它举动。

    赢离暗叹一声,抬腿走到聂兴身边,自己现在可是聂少爷的仆从啊,哪里有少爷和别人争斗,仆从站在一边观看的事?

    “这位道友,你觉得你能拿下我们?”赢离看到白衣修士从储物镯中抽出一柄飞剑,淡淡地说道“而且,刚才那位筑基前辈说过了,若是在此争斗,可是要逐出山门的!”

    “本少爷要的东西,谁敢跟本少爷抢,本少爷就要他死!”白衣修士冷冷地道。

    “算了吧!”虽说有赢离在身边,聂兴胆壮了许多,但是看到对方是练气圆满修为,又是个剑修,聂兴仍然不愿徒惹是非“我们还是再找一间吧!”聂兴说着,怏怏走向别处。

    赢离自然也不会强出头,看了眼停留在四周,笑嘻嘻看热闹的其他修士,淡淡一笑跟着聂兴离去。

    经此一闹,两人也没了兴致,都随便找了间屋子住了进去。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