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二十八章:脱身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筑基修士跟在赢离身后三丈远处,看着他大摇大摆的走进阴魄林。

    眼前的密林之中阴气弥漫,实在不是善地,可是再想到高阶修士的功法、秘笈,法宝、丹药,筑基修士总算是下定了决心,试探着走进阴魄林。

    一进入密林中,筑基修士就感受到一股浓郁的阴气,看到空中飘过的一缕缕灰色丝絮,筑基修士试着用手一碰,丝絮像是活的一样,绕过他的手指飘向旁边。

    “这是何物?”筑基修士指着空中的丝絮,向前面的赢离问道。

    “在下又如何知道,在下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赢离漫不经心地答道,但是看到筑基修士似乎还有话说,接着说道“前辈,你真的只要两成?”

    “自然是两成,这些丝絮”

    “而且,”赢离再次打断他的话“前辈一定会保举在下进入贵宗?”

    “那是自然!”

    “那就好,我们走吧,这里离那个阵法还远着呢!”赢离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筑基修士看着赢离安然无恙向前走去,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妥,急忙紧追两步,和赢离保持着三丈远的距离。

    就这样,两人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密林深处走去,每当筑基修士疑惑的发问时,赢离总是用各种各样的问题打断他的话。

    而筑基修士想到,在这阴魄林中,这个小小炼体士都能够来去自如,自己身为筑基修士又有何惧!

    就在进入密林百余丈时,筑基修士突然踢到一件物事,犹豫之下,筑基修士一道法诀打在脚下物事之上,呼啦啦一声,一具骷髅出现在筑基修士面前。

    筑基修士心里一惊,看向前面的赢离,而赢离似有所料般,正一副笑嘻嘻的神色看着自己。

    “你找死!”筑基修士怒喝一声,手中灵刀瞬间劈向赢离。

    “嘿嘿,不是在下找死,而是前辈必须死在此处!”赢离嘿嘿一笑避过灵刀,接着连翻几个跟斗,出现在筑基修士身后。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以为你有了点法力,就能和筑基修士抗衡?”筑基修士转过身来,看着赢离淡淡地说道“你若是乖乖的带我找到宝物,也就罢了,否则,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嘿嘿,”赢离看着附近已经渐密的灰色丝絮,悠悠的说道“这里哪有什么宝物,不过是在下骗你的而已!不过,这里并不是在下的葬身之地,而是前辈的。”

    “是吗?我真不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小辈,受死!”筑基修士话一说完,手中法诀打出指向赢离。

    但是,他手刚刚一动,附近的丝絮突然缠向其手指,而更多的丝絮也纷纷向他缠来。

    “啊,这是?”筑基修士惊怒一声,不过他的反应也是极快,向后一退抽回手指,接着身上亮起一层凝光护罩。

    不过,这层护罩似乎并不能阻止丝絮,丝絮仍旧飘荡在其身旁,只是也没再攻击他。

    筑基修士暗自皱眉,接着从储物镯中拿出一只火属性灵幡,法诀打出,灵幡在空中一个盘旋,突然放出浓浓火焰烧向丝絮。

    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火属性灵幡,像是惊醒了附近的丝絮似的,丝絮纷纷涌向灵幡。

    只是一瞬之间,无穷无尽的丝絮已经缠满了灵幡,形成一个黑球状的东西,接着灵幡哀鸣一声碎裂开来。

    赢离也看到丝絮破掉灵幡的景象,心里着实松了口气,只要这些丝絮能够缠住此人,自己才有逃脱的机会!

    不过,赢离仍旧不给筑基修士再施其它法术的机会,接着大喝一声,向筑基修士奔去,接连躲避过筑基修士的灵刀,右拳狠狠地击向护罩。

    筑基修士只觉一股巨力传来,忍不住向后退出几步,接着再次亮出一个土黄色盾牌,盾牌一闪之间挡在自己身前。

    “嘿嘿!”赢离低笑一声再次向筑基修士攻去,其实赢离也知道,自己根本攻不破筑基修士的防御,但是能够让他再深入一些密林,自己逃脱的希望就更大一些。

    但是这次,赢离却毫无建树,也不知这块盾牌是什么材料所制,防御竟然极强,赢离布满金刚气劲的右拳也只是让盾牌震了一震,就安然无恙。

    “唉!”赢离暗叹一声,接下来自己也没别的手段了,只能先离开此处再说!

    而这筑基修士想要破开这些丝絮,走出阴魄林,可是千难万难的。

    赢离这样想着,对筑基修士高声说道“前辈先留在此处,在下先告辞了!”说着转身朝密林外走去。

    “道友留步!”筑基修士一动之间,丝絮再次缠来,吓得他赶紧撤回手指,高声向赢离说道“若是道友带在下出去,在下定有重礼相送!”

    “哼!”赢离暗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赢离走出阴魄林,回头看了眼密林,暗道“这修士毕竟是筑基修为,指不定还会有其它手段走出密林呢,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说着就准备朝远处奔去。

    但这时,斜刺里俯冲下一头金眼雕,对着赢离双爪齐出的抓来。

    “怎么把你这畜生给忘了!”赢离看着金眼雕扑来,也不避让,双拳一握迎着金眼雕轰去。

    可是,金眼雕气势汹汹的冲到赢离三丈远处,却突然一声惊叫,双翅狂扇的朝空中飞去。

    “你这畜生,倒也识些好歹!”赢离看金眼雕飞到高空,自己拿它没半点办法,也只能幽幽一叹,接着向远处飞奔而去。

    奔出十余里后,赢离发现金眼雕并没有继续追来,心里才有些放松。

    突然,从旁边的山林中奔出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猛虎低声一吼,头颅一低向赢离扑来。

    赢离看到猛虎,再看了眼自己光溜溜的下身,哈哈笑道“你这家伙,看我没有衣裳,特来给我送来?”

    说着话,赢离迎着猛虎,一拳轰去。

    可怜这猛虎空有一身巨力,又如何是赢离的对手?只在一招之间,就被赢离轰的筋骨尽断摔倒在地。

    赢离走上前去,一把抓死猛虎,熟练的剥下虎皮,对着自己比划一下,开始做起衣裳来。

    不久,赢离再次离开时,已经有条虎皮裙围在了腰间。

    就在天快要黑下来时,赢离已经到了数十里外。

    这时,赢离正站在一座低矮山峰上,打量着山下的人族村庄。

    犹豫了许久,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虎皮裙,赢离才朝着山下的村庄潜去。

    来到一家凡人住户,赢离看着眼前凡人晾晒的衣裳,脸色一片绯红,心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不过,赢离仍然伸出手抓起一套衣裳,转身朝山里狂奔而去,其速度之快,就算是当初被筑基修士追杀,也没这么惊慌失措。

    不过,不久之后,赢离又再次奔回来,将手中的衣裳放回了原处。

    赢离喃喃念了句“就算是为了心中的坦荡吧!”接着紧了紧身上的皮裙,朝远处奔去。

    看方向,竟是朝着抚远城而去。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