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二十七章:诱敌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赢离在阴魄林中转了数圈,本想找一个陨落的修士或者凡人,看能不能找身衣裳给自己应应急。

    可惜转来转去,这些修士无不是死去多时,身上的衣裳全都已腐烂不堪。

    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上,套着一件华丽的内甲,这种不伦不类的装束,饶是赢离脸皮够厚,也不禁有些羞赧。

    “现在可如何是好呢!”赢离想到森林外面还有一位筑基强敌等候自己,而自身虽恢复了修为,但是这处绝地阴气弥漫,灵气却近乎于无,也不能打坐练气,将法力提高到原来的境界,不禁微微一叹。

    不过,其突然灵机一动,接着仔细想了想,大摇大摆的朝林外走去。

    因为体内的金刚气劲充斥全身,再加上并没有透明妖物作法阻止自己,那些灰色丝絮,被赢离身上的金刚气劲一冲击,就随之散去,并不敢纠缠赢离。

    因此,他也没费多少时间,就到了森林的边缘。

    在森林边缘处,赢离躲在一颗大树后,偷偷地向外打量,还未见到筑基修士的身影,就听到一声金眼雕的叫声从远处传来。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还没等赢离有其他行动,森林外就传来筑基修士的声音。

    赢离听到声音,知道自己的踪迹已经暴露,嘿嘿一笑,大摇大摆的走出森林,出现在筑基修士面前。

    “你,你找死!”筑基修士看到赢离光溜溜的身形,先是被其惊得后退数步,这才稳住身形,怒喝道“小子敢辱我!”说着手中灵刀一扬,就向赢离斩去。

    赢离嘿嘿一笑,似乎存心要试试这件内甲的防御威力,后退一步,运起金刚气劲在胸前,再将体内仅有的法力注入内甲之中,迎着灵刀也不躲闪。

    “砰!”灵刀猛地斩在内甲之上,不过内甲红光一闪,就将灵刀弹出三丈远,再看内甲上,竟然一点痕迹都未留下。

    “哈哈,筑基前辈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啊!”赢离看到这件内甲果然能够抵挡筑基修士的攻击,放下心来哈哈大笑道。

    “你,这件内甲从何而来?”筑基修士看到红色内甲竟能阻挡自己的极品灵器,心中已是火热一片,再注意到赢离身上淡淡地法力波动,心中更是讶异“你有法力在身?”

    “哎,不过是些法力而已,这有何难?”赢离淡淡地答道!

    “只是些法力?”筑基修士暗叹这个炼体士真不知好歹,能够使用法力,就必须是修士无疑。

    再想到当初,知道自己也拥有灵根的时候,那真是兴奋到睡不着啊!

    可是这家伙竟然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莫非,筑基修士想着,接着向赢离问道“难道里面真有异宝不成?”

    “胡说八道,里面那里有什么异宝,我只是哄骗你而已!”赢离矢口否认,不过却急忙朝森林望了一眼,脸上现出慌张神色。

    饶是筑基修士见多识广,又如何见过凡人突然拥有了灵根,可以修行法力的事情,再加上这炼体士身上的灵甲,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相信,再看到赢离惊慌的神色,更加是确信不疑。

    不过,筑基修士仍然畏惧阴魄林莫大的凶地威名,不敢贸然进入其中,只是突然换上了和颜悦色的神情,和善的向赢离说道“唉,我们本就没有什么仇怨,又为何要闹到这般田地呢!”

    赢离看到筑基修士上钩,心里早已是暗暗发笑,不过脸上仍然装作愤慨的表情,怒道“在下当初并未招惹那位胖道士,可那胖厮却要杀在下,在下也是出于防卫,这才反杀了他,前辈不听在下解释,要为那个胖厮报仇,哼,现在想罢战言和,恕在下不能答应!在下告辞了。”说着就向阴魄林中走去。

    “道友且慢!”筑基修士看到赢离要走,心里一急,赶紧高声说道“我那师弟,不,那胖厮确实无礼,这几天,我思前想后,也觉得道友并没有错,早已有了交好道友的心思的。”

    “要和在下言和?”赢离按耐住心里的狂笑,回过头来,疑惑的问道。

    “那自然是了,要不然,我又为何等在此处这么久?不过,你要将里面的宝物分给在下一半才行!”

    “什么?”赢离怒喝一声道“还想分在下的东西,恕难从命,而且,在下又如何能够相信,前辈得到宝物后不对在下出手,在下可不是前辈的对手!”

    “道友放心,在下以道心发誓,得到宝物后,绝不再向道友出手,若违此誓,就让在下乱刀分尸而死如何?”

    这筑基修士心里想到,我说的只是得到宝物,并没有说得到多少,到时候,随便找个由头,你还能逃得了我的手心。

    而且,就算是不杀你,将你用阵法困在此处,也不算违了道心。

    赢离听到此话,只是沉默不语,似乎犹豫不决的样子。

    “而且,道友既然有了灵根,总要为以后做些打算才是吧!”筑基修士看到赢离犹豫的样子,继续打动他!

    “做什么打算?前辈的意思是?”赢离不解的问道。

    “呵呵,你虽然有了法力,却还不知道我们修仙界的事吧!且不说修行之人的境界之分,而且,道友总要有修炼功法、各种材料进行修炼吧,所以,只要道友答应在下的小小要求,在下愿意赠送道友一两本功法秘籍,而且,在下还愿意保举道友进入我们玉皇观修炼,如何?”

    “赠送功法,玉皇观!”赢离喃喃地念叨着,接着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前辈所说的倒是不错,可是,一半宝物还是不行,在下只分给前辈两成,而且,前辈所说的赠送功法和保举进入宗门的事,可不许反悔!”

    “好,两成就两成!”筑基修士毫不犹豫的答应道,接着又再次问起“道友先说说里面的情况如何!”

    “啊,上次在下进入这片森林数里之后,却遇到一个圆形的护罩”

    “那肯定是一个防御阵法,后来呢?”筑基修士适时插嘴道。

    “唉,在下又如何知道,就想伸手探查一下,不料却差点死在那里”

    “道友不可!”筑基修士一声大叫“一般防御阵法都具有攻击性,你怎敢擅自触摸此阵法?”

    “在下又如何知道?哎呀,你听不听了!”赢离不耐烦的说着。

    “听听听”筑基修士心里一怒,脸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连忙讪讪的回道!

    “嗯,在下一碰到阵法,突然,一股大火燃起,接着雷声轰轰的向在下扑来。”

    “那是雷火属性的阵法”筑基修士看到赢离向自己望来,连忙住口不言!

    “在下看到大火、雷声向自己扑来,赶紧运起金刚决功法抵御,不料在下倒是没事,可是一身衣物却被燃尽。唉,可惜了我那两具极品灵具了!”赢离微微一叹,接道“嗯,前辈,你能否送在下几件衣物,你看,在下这样实在不雅吧!”

    筑基修士伸手就要从储物镯中拿出衣物,不过转念一想停下动作“我也没有多余衣物,等我们得到宝物后,我再去给道友购买几件如何?那后来呢!”

    “嗯,”赢离翻翻白眼暗骂一声,接着道“后来,在下设法将那个护罩破开,进入之后竟看到一处阁楼,阁楼灰扑扑的,在下一摸才知道,竟是一层灰尘,唉,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打扫了。”

    “这就是了,若不是这阵法太久没人主持,你又如何能够轻易破除?你在阁楼中又见到些什么?”

    “哪里有什么了,不过是些法器而已!”赢离微微一叹“阁楼的之中倒是有许多架子,架子上摆着一些法器,就和前辈的那件灵刀差不多,只是那些法器全都灵光闪闪的,有的还在空中飞来飞去呢!”

    “法宝!”筑基修士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眼神火热的问道“那个阁楼里有多少这样的法器?”

    “嗯,”赢离歪着头,假装想了想说道“差不多五六十件吧,怎么了?”

    “没事,没事,道友接着说!”

    “唉,在下一想,这些法器虽好,对在下可没有半点用处,也就不去管它,只是一个个屋子打开,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可是在下找了半天,只看到一些鼎炉之类的东西,就走到最后一间屋子,这一次,在下可找到好东西了!”赢离说道这里,故意停下来不再言语。

    而筑基修士果然连忙追问道“找到了什么宝物?”

    “哼,那里有什么宝物了?”赢离轻哼一声,接着道“在下打开最后的一间屋子,却看到一个年老修士盘坐在角落,吓得在下赶紧跪地求饶!”

    “啊!”筑基修士也是大叫一声“那位前辈没有为难你?”

    “对对对,我当时的表情就和前辈现在一模一样!也是吓得不轻。”赢离似乎故意调侃筑基修士,接着道“可是等我走上前去,才发现,哪有什么前辈啊,原来竟是一具骷髅,前辈你见多识广,说说那位前辈是怎么死的?”

    “我又如何知道?也许是终老,也许是被人所害!后面如何?”筑基修士模棱两可的说了句,接着问后面的情况。

    “后面也没什么了,在下看到骷髅旁边有一大堆瓶瓶罐罐,打开一闻竟是些丹药。唉,当时在下也是饿的狠了,也不管这些丹药是何物,抓出一把就吃,可这一吃,差点要了在下的小命啊!”

    “这又是为何?”筑基修士接口问道!

    “在下也不知道啊,反正这个瓶子里吃一点,那个罐子里吃一点,后来在下倒是不饿了,可是肚中突然疼痛的厉害,那真是死去活来啊!”赢离说到这里,想到自己被烈火焚身的处境,竟然有些心有余悸。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吃的丹药太杂,这才因为药力冲突,使你疼痛难忍的,后来呢?”

    “后来,我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有了一丝法力,也就没再吃那些丹药,本想找件衣物穿着,可找来找去,就找到了这个坎肩,也就随便穿上出来了!”赢离说完怔怔的看着筑基修士。

    筑基修士听到赢离将身上的极品灵甲,称作坎肩,撇了撇嘴才问道“那些丹药还有吗?”

    “有,多的是呢!还有一些竹筒状的东西,在下也瞧不出是什么,也就没管那些。”

    筑基修士想了想才想明白,那些竹筒应该是些功法、秘笈之类的东西。

    这炼体士以前又没接触过高阶修士,又如何能够说出这些,丹药、秘笈、法宝之类的东西?心里对赢离所说,早已是深信不疑。

    不过,其心中仍有些畏惧阴魄林的凶名,不愿深入其中,试探着向赢离说道“道友能不能再进去一趟,将那些东西带出来给在下瞧瞧?”

    赢离心里暗骂这家伙没出息,不过仍然要设法将其引入森林之中,自己才有机会脱身,也就接道“前辈,在下就两只手,又能带出几件来?你到底还要不要那些东西,若是不要的话,在下就告辞了,前辈可是发过誓,不和在下计较的。”

    “要自然是要的,那么,”筑基修士暗暗下定决心,指了指赢离道“你在前面带路,我提前警告你,若是有任何不对劲,我就立刻杀了你!”

    “放心吧!”赢离随口答应一声,转身朝森林走去。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