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二十六章:恢复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这时,若是有人能够看到赢离体内,就会发现,一只火焰飞舞的彩凤扑进赢离丹田,却正好看到,沉睡在其丹田处的几只噬灵虫。

    彩凤怒鸣一声,对着噬灵虫轻轻地琢了几啄,还没等这几只噬灵虫做出什么抵抗手段,就将噬灵虫吞入腹中。

    接着,一股极其精纯的法力,从彩凤身上散开,而五彩火焰一遇到这股法力,也像是吃了补药般更加壮大。

    随着丹田的灼热疼痛,赢离已经像虾子一样蜷缩起来。

    彩凤感觉到火焰的壮大,满意的低鸣一声,接着‘砰’的炸裂开来,形成一股带着五彩颜色的法力细流,四周扫荡一圈,将赢离丹田处的纯阳气劲逼出丹田。

    接着,法力细流也缓缓地流出赢离丹田,进入他的经脉之中。

    而随着法力细流的经过,这些纯阳气劲也被缓缓地逼出赢离经脉,进入到他的肉身之中。

    这些纯阳气劲一进入赢离肉身,随即发出一股锋锐之极的锐利,一遍遍的刺激着赢离肉身,同时也淬炼着他的肉身。

    也正是这种刺激或者说淬炼,才让赢离疼的死去又活来,活来又死去。

    法力细流一遍遍的将赢离体内的纯阳气劲逼出丹田和经脉,直到一丝不剩后,才渐渐地回归到赢离丹田中,旋转几圈后,渐渐地停止下来,形成一个浅浅的旋涡。

    “呃!”赢离从眩晕中清醒过来,先是发现自己赤身**,眉头一皱,不过再想到自己竟然大难不死后,也随之高兴起来。

    “咦,我法力恢复了?”赢离内视丹田后,发现丹田中的噬灵虫早已不知去向,而丹田中也有一团浅浅地法力旋涡,瞬间兴奋的喊道,不过再仔细查看丹田后,又再次惊疑不定起来。

    原来,在法力旋转中央,还有一缕五彩灵焰,正在轻轻地燃烧着。

    这一丝灵焰极其微弱,若不是赢离凝神仔细查看,都差点没注意到这丝灵焰。

    “不行,决不能让这丝灵焰继续呆在体内!”赢离突然想到,刚才五彩灵焰焚尽透明妖物的景象,暗暗地下定决心,接着神念一动,运起法力将这一丝灵焰渐渐地逼出体外。

    赢离看着手指上的一丝微弱灵焰,暗暗想着,吃过了噬灵虫呆在体内的苦头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继续留在体内,给自己留下无穷后患。

    这样想着,赢离手指轻轻一弹,‘嗖’一股劲风瞬间飞出,砰的一声射穿了三丈远的一颗树木。

    ‘啊!’这时赢离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肉身似乎已经坚韧了数倍,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有一种莫大的力量。

    但是,那一丝灵焰并没有随着劲风弹出,而是倏忽之间,又再次进入赢离体内,出现在他的丹田中。

    发现灵焰再次进入体内,赢离暗自皱了下眉头,也顾不得再想肉身的事,只是再次逼出灵焰,弹出劲风。

    可是,不管赢离接下来如何处理,这一丝灵焰也不会离开他的手指,而接着又再次回归到他的丹田处。

    似乎是将他的丹田当做是自己的住处一般,而随着赢离不断折腾,这丝灵焰也更加微弱不堪。

    赢离发现,自己实在拿这丝灵焰没办法,也只好暗暗宽慰自己几句,再次将神念集中到肉身上。

    随着纯阳气劲淬炼过肉身后,肉身已经更加的坚韧,赢离左手抬起,对着身前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轻轻一劈,一股劲风呼啸而过,‘砰’大树被劲风拦腰扫断,且仍不停止的扫向远处。

    而赢离身上也亮起淡淡白光,似乎这种纯阳气劲不催即动似的。

    赢离又哪里知道,所有修习金刚决的凡人炼体士,无不是数十年间,运用无数手段,希望将体内储存的纯阳气劲逼进肉身,以淬炼出强大的威力,而这才算是进入第二层。

    不过,像赢离这样因祸得福,突然之间,就让肉身进入到另外一个层次的,也算是仅有此例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赢离看了眼四处打斗和焚烧的痕迹,再低头瞧了眼自己身上。

    “哈,”赢离也是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除了一件金红两色相间的内甲,全身光溜溜一片“唉,就算是当初被那几个恶贼丢到妖兽巢穴之中,也没有今日这般狼狈啊!”

    只是,赢离摸了摸红色内甲,暗暗疑惑,这件内甲又是何物所制?在那种威力极强的五彩火焰燃烧下,竟也没事。

    不过可惜的是,身上的灵具、灵石一应之物全都焚烧了个干净,最可惜的,是那本高阶炼体士的修炼心得。

    但幸运的是,闲暇时间,赢离已将这本心得翻来覆去的看过多遍。

    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和眼界,许多东西还领悟不了,不过,等将来赢离修为提高,再和这些心得相互印证,自然会有收获才是。

    赢离想着,慢慢地朝森林外走去,但‘当啷’一声,似乎踢到一物,赢离寻声捡起地上的东西,瞧了半天才想起来,竟是那块从打劫的低阶修士身上所得到的玉牌。

    看着黑乎乎的无名玉牌,赢离都没有半点惊讶。

    今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在太多,明知道这块玉牌也不是平常之物,可是不知道其用途的情况下,赢离也不去多想,只是拿着玉牌,慢慢地朝森林外走去。

    就在彩凤扑进赢离身体,使得他的法力重新恢复之时。

    在一处神秘空间之中,一位正在修炼的年老修士,突然睁开双目,喃喃地念叨着“奇怪,奇怪,竟是血脉觉醒!”

    年老修士银须银发,面目苍白,正端坐在一颗梧桐树下,在身后不远处,是一个简易竹楼,竹楼掩映在一片绿林之中。

    年老修士念叨着,突然从袖中飞出一面镜子状的法器,飘在面前的空中。

    接着,年老修士一道法诀打在镜子上,低低地念一声‘开!’镜子嗡的一声灵光狂闪,现出一片景色来。

    四周是一片远山、绿林,而中央部位,却是一片黑乎乎的雾气蒸腾。

    年老修士盯着黑乎乎的雾气,查看良久,却没有发现丝毫异状,不禁发出一声轻咦。

    不过,年老修士仍不甘心,渐渐地将神念注入镜子中的雾气之中。

    突然,年老修士身躯微震,接着面色一白,显然其吃了个暗亏的样子。

    年老修士稳了稳心神,轻轻地向空中言道“冷月何在?”

    不久,一位女修士从远处御剑飞遁而来,到了年老修士上空,轻轻一点脚下飞剑,飞剑倏地飞进女修士的袖中,其接着身影一闪,出现在年老修士面前。

    “镇长老安好!不知镇长老唤属下前来,所为何事?”叫冷月的女修士向年老修士施了一礼,恭敬的问道。

    “嗯,冷月,你再跟本座说一下,你们上次在碧云山脉的经过!”年老修士回答过女修士的问好,接着话题一转的问道。

    “是!”女修士略一皱眉,显然是已经向年老修士禀报过此事,不过,其仍旧恭敬的回道“上次,天元境一处赢氏宗族被人灭门后,镇长老派属下们前往各处赢氏宗族查看。当时,前往碧云半岛的正是属下和卢道友,属下先去的是卿明谷一处宗族,当时确实有一些结丹修士攻击此家族,不过,因为其家族正好有元婴修士做客其家,才惊退了这些结丹修士。因此,属下和卢道友火速赶往半岛顶端的一处赢氏宗族,只是属下赶到时,其全族已被灭除,属下查看之下,并无修士活下来,这才赶回来,向镇长老回报此事。不知镇长老再次问起此事的意思是?”

    “冷月,你们在那处赢氏家族之中,有没有发现一位五行灵根的弟子?”年老修士并不回答女修士的话,只是再次问起。

    “当时,是卢道友进入此家族查看的,在死去的修士之中,也并未发现有五行灵根的弟子!”

    “嗯,这就是了!”年老修士听罢,淡淡地说道“刚才,本座突然感应到,一个五行灵根的弟子血脉觉醒了,若是本座没猜错的话,必是此家族的弟子无疑,你再去一趟碧云半岛,查看下此事!”

    “属下遵命!不过属下即使现在出发,到达碧云半岛也需要年许时间,不知镇长老的意思是?”

    “就在刚才,本座知晓这个弟子血脉觉醒后,遂开启了混元镜查看情况,可是,却被一层极阴气息隔绝了神念!你应该知道,本族的血脉玉佩,是专门分发给那些身据五行灵根的弟子,用来开启血脉传承之物。而若是要开启此玉佩,传承血脉,必须将自身的火属性神通修,修炼到结丹后期境界,否则又如何能够开启这块血脉玉佩?因此,本座派你前去的意思是,开启血脉玉佩之人,若不是本族弟子,立即杀无赦!”

    “属下明白!”冷月心中一禀,不过又再次问道“镇长老,若是本族弟子呢?”

    “嗯,若真是本族弟子,并且也是五行灵根,你只要确定了此人的身份即可,任其修炼就好,其它的也不用管他,现在立即动身吧,查明情况后,速速回报!”

    “属下遵命!”冷月恭敬回答,接着施了一礼,转身御剑飞遁而去。

    而年老修士沉思良久,也收了镜子法器,继续打坐修炼起来。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