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十九章:争斗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第二日,赢离走出山洞,看到青年修士并没有修炼功法。

    青年似乎知道赢离出来,站起身来,向赢离打个手势,随即走进一条通道。

    赢离知道这条通道里,有好几处地火室,自然紧跟在青年身后,向通道里走去。

    在通道的尽头,青年修士停下身形,手中出现一块令牌,对着地火室的石门一晃,石门随之缓缓打开。

    接着招呼赢离进入其中“离道友,这间地火室正好没人使用,道友就用这间吧!不过,道友明日一早必须出来,否则出了什么差错,在下也不好交代的。”

    “在下明白,多谢言道友了!”赢离自然是拱手回答。

    青年修士看没什么问题,再交代几句,就转身离开了地火室。

    赢离等青年修士离开后,关上地火室的石门,仔细打量四周。

    这间地火室并不算大,四处空空荡荡的,只有地火室中央,是三颗精钢龙头,龙头朝上张开巨口,正对着上面的一只三尺左右的铜鼎。

    再仔细查看精钢龙头,赢离才发现,每颗龙头上都有一个旋转开关,这才点点头,随即打开了开关。

    随着开关打开,‘轰’龙头的口中喷出一股赤红色的火焰。赢离看了一眼,将火焰开到最大,这才坐下身来。

    许久之后,赢离并未发现附近有人窥视,而这时火焰已经变成炙白色,这才将玉牌拿出。

    玉牌刚一拿出,就似乎感应到火焰的气息,渐渐地发红起来,并且变得一片温热。

    “嗯,”赢离点点头,“修士炼器的地火果然比凡火温度要高、威力也越大!”

    这样想着,赢离将玉牌渐渐地靠近火焰。

    半个时辰过去了,玉牌并没有什么变化。

    一个时辰过去了,玉牌还是没有变化。

    这时,赢离已经有些不耐起来,再次将玉牌靠近火焰。

    又过了一个时辰,玉牌除了温度更高以外,仍旧没有变化。

    赢离拿过玉牌,仔细查看一番,发现这块玉牌只是温度高一些外,还是没有其它变化后,再看了眼铜鼎,一催体内无名气息,将左手护住打开铜鼎盖子,狠了狠心,将玉牌扔进铜鼎里,炼化起来,而自己坐在一边等待着。

    但是,赢离并不知道的是,一丝丝肉眼无法看见的火精气息,正缓缓地朝着玉牌涌去,而玉牌上的血凤,也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渐渐变得灵动起来。

    一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赢离听到地火室外,青年修士渐渐靠近的声音,站起身来,迅速的拿出玉牌细看。

    玉牌此时仍旧如同原来模样,甚至经过地火一天的炼化,颜色都没有改变,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那只血凤变得更加栩栩如生,变得灵动起来。

    这时,青年修士已经到了门外,赢离将玉牌揣起来,关闭了地火,打开地火室的石门,正遇到迎面而来的青年修士。

    “离道友,今日有位前辈要使用地火室炼制材料,你”青年看到赢离走出来,随即说道。

    “离某明白!”赢离不等青年说完,接口道“不过在下的灵具还未炼成,以后,能否让离某再使用一次地火?”

    “这个,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言道友那再会了!”赢离抱拳一礼,随之向外走去。

    后来,赢离又再次找到青年修士,在送给其十余颗低阶灵石后,又使用了两次地火室,不过玉牌仍旧没有太大变化。

    眼看着身上的低阶灵石,差不多已经消耗光了。到底是再使用几次地火室看看呢,还是找其他方法探出玉牌之谜?赢离犹豫不决的想着心事,走出大殿。

    这时,一道遁光飞来,停在大殿前,赢离抬眼一看,正是那位最先见到的胖道士,赢离也不答话,准备离开。

    “喂,你怎么现在出来了?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吗?”胖道士也看到赢离准备下山,随口问道。

    赢离正在心烦,这半年来没有半点收获,还白白帮别人干了半年活,再听到胖道士无理的言辞,心里更是恼火,冷冷的答道“在下有没有完成任务,与道友何干?”

    “你,”胖道士原以为,这位凡人青年,肯定会低头哈腰的向自己问好。

    可没想到,这个凡人竟敢和自己顶嘴,心里大怒之下喝道“蝼蚁找死!”

    同时手中法诀催出,凝成一个风刃,凌空向赢离劈去。

    赢离看到胖道士说打就打,而且这道风刃迎头向自己劈来,显然存着将自己劈杀的心思,心里更是恼火异常,避也不避,左拳轻轻一挥,就将风刃打散。

    这时,那位青年修士也走出大殿,看到赢离和胖道士两人对峙,却并不上前,只是在远处看着。

    “咦,炼体士?”胖道士看见风刃被打散,“哼,你以为,炼体士就敢对本仙师无理么?”说着手中现出一柄飞刀。

    胖道士一指飞刀,“嘿嘿,道爷要用你的血,祭炼道爷这柄如意刀,斩!”飞刀在空中略一盘旋,迎着赢离头顶斩来。

    赢离看到飞刀斩来,冷哼一声,双手迅速戴上金央拳套,两颗金属性低阶灵石迅速插在拳套手心的凹槽里,双拳一握,左拳对着飞刀遥遥一击,砰地一声,将飞刀击飞。

    右拳对着胖道士猛地攻去。

    “哼,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胖道士冷哼一声,一指如意刀,飞刀迅速飞回身前,轻轻一旋,将拳影挡住,接着再次涨大,呼啸着向赢离杀来。

    赢离眼看着飞刀再次袭来,双手金光一闪,看准了飞刀,瞬间将飞刀握在手中,大喝一声,双手猛地一紧就要将这飞刀生生捏碎。

    “你敢毁我如意刀?”胖道士看见赢离要将飞刀捏碎,怒喝一声就要再施别的手段。

    “住手!”这时,一声淡淡地声音从身后响起,接着一道遁光飞到殿前,现出一位二十余岁的修士来。

    来人一袭淡白色道袍,头上戴一只翡翠道冠,倒显得仙气十足。

    赢离看到来人,看到其身上比胖道士庞大的多的威压,心中一禀。

    知道这位估计是筑基修士,遂放开了灵刀,施了一礼说道“前辈!”

    言姓青年修士看到来人,也是赶紧上来见礼道“穆师叔”。

    来人向言姓修士点点头,接着向赢离和胖道士问道“你两人为何在此争斗?”

    “穆,师叔,”胖道士见筑基修士问话,说道“这个蝼蚁实在无理,我要将他毙杀在此!”

    赢离冷冷的看了眼胖道士,将拳套中的低阶灵石取出,重新换上两颗金属性中阶灵石来,无名气息布满全身,这才看向筑基修士。

    筑基修士仔细扫过赢离全身,这才对胖道士说道“跟我来!”接着转身飞遁而走。

    胖道士恶狠狠的看着赢离,并不动身。

    直到再次听到,远处再次传来筑基修士的话“速速跟我来!”这才向筑基修士飞去。

    “离道友了不起!”言姓修士看到筑基修士和胖道士离开,这才向赢离一竖大拇指,赞道“竟能治得了这胖厮,厉害,厉害!”

    “不敢!请问道友,这位筑基前辈是?”赢离疑惑的问道。

    “嘿嘿,这位穆前辈,可是我们祁连堂唯一一位长老。离道友也许不知道,我们祁连堂是玉皇观的一处分院,这位穆前辈正是玉皇观派来的修士,而且,据说那胖厮和穆前辈大有关系呢,道友还是小心一些”

    “多谢道友,在下明白了!”赢离听说此话,心里也是一惊,这处是非之地,算是不能多待了。

    况且自己也正有离开之意,随即向言姓修士告别,向山下自己的住所走去。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