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十章:五年(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天一亮,赢离洗漱完毕。见到陈大叔后,就和大叔商量着锻体的事,而陈大叔也是笑呵呵的答应了下来。

    从此后,赢离每天晚上都会默念口诀,导入气息进入体内,然后忍着全身经脉刺痛,将气息运转一个周天。

    渐渐地,再将气息催入经脉时,赢离已经不太能够感觉到全身刺痛,赢离估摸着,这恐怕是身体渐渐适应这种疼痛的缘故!

    而白天,一有时间,陈大叔就用竹板猛击赢离全身,帮助赢离锻体。等赢离已经感觉不出竹板猛击的疼痛后,陈大叔就换成了铁板。

    而这,却让陈大娘看的是心惊肉跳,直嚷嚷着不许他们再练。

    这时,赢离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陈大叔的儿子,就是叫牛子的孩子,比赢离大了两岁,去年在一次野兽袭击小镇的时候,丧命在野兽口中。

    也正是这个原因,再加上赢离和牛子差不多岁数,陈大娘一直将赢离当做自己孩子般看待。

    因此,陈大娘一看到陈大叔打赢离,明知道他们是在练功,仍然心疼的直掉眼泪。

    赢离也是劝了好久,才劝的陈大娘不再干涉两人的练功。而每次锻体过后,陈大娘一边怜爱的给赢离身上的淤青处抹上草药,一边数落着陈大叔,这时候,赢离都会轻轻抹去大娘的眼泪。

    大叔、大娘对赢离越来越好,而赢离也视陈家大叔、大娘如亲生父母般照顾。

    五年之后,已经十六岁的赢离,也变成了一位高大青年。

    这时,赢离正身背着陈大叔的弓箭,手里提着一个箭壶,走在青石路上。一边向街边铺子里的乡亲们打招呼,一边向卧牛岭走去。

    “离小子,又要进山给你大娘打猎物啊?”路边一位老头和气的向赢离问道。

    “是啊,松老最近可好啊!”赢离一边答应着,一边向前走。

    “好着呢,话说这张两百石的铁胎弓,也只有你大叔和你拉得开了,啧啧,这力气!”老头看着赢离手中的弓箭感叹道!

    而赢离也只是笑笑,并不回答。

    小镇上就那几百人口,早已和赢离熟识,互相见了面,无不是热情的打着招呼。

    赢离想着,渐渐地走进山里。

    登上卧牛岭,赢离摘下弓箭拿在手中,将箭壶背在背上,向丛林中慢慢的潜去。

    一进入林中,赢离就开始轻轻地向前潜行,一边搜寻者猎物,一边注意着四周的情形。

    半个时辰后,赢离单腿蹲在地上,看着前方数十丈处的一只野兔,轻轻地从箭壶中抽出一支羽箭,搭上弓弦。

    将箭头瞄准野兔,赢离体内无名气息一催,气息运转到双臂之上,双臂一拉,瞬间将弓箭拉成满月,调整好呼吸,‘嗖!’羽箭离弦而出。

    野兔听到声音,一惊下就要飞奔而去,但是羽箭早已穿过数十丈,砰的一声将野兔钉在一颗大树上。

    赢离淡笑着走上前,就要取下树干上钉住的野兔。

    这时,突然从斜刺里奔出一头青狼,青狼飞奔着直扑赢离而来。

    但赢离只是淡淡一笑,向后退出半步,让过青狼的巨口,看准了青狼横扫而过的身躯,右手一探,瞬间抓住青狼尾巴,口中一声大喝,右臂使出全力,抡圆了向附近的大树甩去。

    砰的一声巨响后,青狼身躯撞在大树上,如一滩烂泥般撞了个稀碎。赢离淡淡地看了眼青狼尸体也不去管,只是走向羽箭,摘下野兔走出山去。

    其实赢离早已知道青狼的存在,只是这青狼极其狡猾,赢离也就装作不知的等其攻击,再后发制人。

    而自从修习了无名口诀后,赢离早已不是当年刚失去法力的时候,小小青狼根本不放在眼里。

    晚上吃晚饭时,桌上自然多了一盆红烧兔肉,赢离三人围坐在桌上,一边闲聊,一般吃饭。

    “大叔,”赢离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下个月,我想去趟抚远城!”

    “可以啊!离儿现在已经将炼体功法修炼到和我差不多的境界了,也该出去看看了!”陈大叔随口答应着!

    但是他并不知道,赢离早已将那篇口诀修习完毕,如今已经进入到第二层的境界,只是赢离碍于陈大叔的面子,隐瞒而已。

    “去抚远城啊,那么远!”陈大娘给赢离碗里夹了块兔肉,抱怨着,但随即一想又说道“不过你要去的话也行,只是要早点回来。”

    “大娘放心吧,我会很快回来的。”

    “离儿啊,”陈大叔又接口道“去之前,你先打造一件兵器吧,带着路上防身也好!”

    “打造兵器?”赢离喃喃地念叨着!

    第二日一早,赢离吃过早饭。找到一块这几年珍藏的上好精铁,揣摩起来。

    昨日一夜,赢离对于想要打造的兵器,已经有了腹稿。

    想明白后,赢离拿着精铁走到陈大叔的锻造台,手持铁锤砰砰的锤炼起来。

    一直锤炼了三天,赢离才停下手,再看精铁,去除过杂质后,愈加的精粹和纯合。

    赢离满意的点点头,开启了铸造台的炉火,将精铁扔进炉中,慢慢的熔炼。这时,陈大叔也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赢离铸造兵器,有时赢离做的不好的地方,陈大叔还会亲自指点几句。

    等炉火将精铁烧成红色,赢离又再次将精铁取出,敲打起来。

    再一次去除精铁中的杂质后,将精铁扔进冷水中,增加精铁的韧性,然后再拿出来重新烧红,接着锤炼。

    又是三天后,精铁经过反反复复的锤炼,早已更加的精粹。赢离这才将炉火开启到最高,直到炉火变成炙白色时,赢离才将精铁再次扔进炉火,熔化精铁。

    但这时,赢离突然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之色,随手从胸前抽出那块玉牌。

    就在刚才炉火变成炙白时,玉牌突然淡淡地发起热来,赢离诧异之下仔细查看,但是玉牌也只是发热而已,并没有其它的变化,而炉火的温度降下去后,玉牌也随之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时,精铁已经融化开来,赢离也顾不得再查看玉牌,赶紧将精铁熔化成的液体倒进早已铸成的剑具中,等液体重新凝成剑型,赢离拿出此剑,打造起来。

    一天之后,赢离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仔细查看。

    剑锋一尺六寸长、三寸宽,后面是护手和手柄,手柄尾部有一个圆孔,三菱剑尖锋利之极的样子。

    赢离拿在手中,试了试分量,想了想,对着院中的的青石随手甩去,噗,一声轻响,短剑深深地插进青石之中,只留下护手在外。

    “不错,”赢离走到青石边拔出短剑,看了眼说着“不过呢,还没结束呢!”接着又走向铸造台。

    几天后,赢离站在院子中试剑,短剑忽然飞向不远处的青石,但突然又飞回手中,接着又飘忽之极的飞向别处。

    “咦,离儿挺聪明啊!”陈大叔在一旁看着赢离试剑。

    原来,赢离又打造了一截将近三丈的精铁链,精铁链纤细之极却又坚韧异常,一边连在短剑后面的孔中,另一边连在赢离右手臂的护腕上,这才有了其飞来飞去的效果。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