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途之凌云志 第六章:裂翅鹰(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18-07-10作者:笔昂

    赢离瘫坐在地,胸腹之间三根肋骨折断,稍微动一下就疼痛难忍。

    若是以前,自身有法力护体,只要运行法力运转一周,或者吞几颗疗伤丹药,这点伤就好的差不多了。

    可是现在,体内法力荡然无存,而储物镯也被屠姓修士夺了去。现在,赢离只能默默地忍受着疼痛和亲人离去的悲哀。

    这样想着,赢离急忙内视自己体内丹田。果然,几只小虫吸食完自己的灵气后,蜷缩在丹田中动也不动。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高鸣和双翅扇动的声音,并且声音是越来越近。

    “难道?自己竟要葬身妖兽之腹吗?不过,这样也好,能够和父亲团聚于地下了,哈哈哈!”赢离不禁苦笑一声。笑声牵动起内伤,又让赢离疼的冷汗直冒。

    十余只丈许长的裂翅鹰,爪子抓着猎物,不断地扇动双翅向巢穴飞来。

    就在飞到断崖通道处,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一阵愤怒低鸣。

    一只三丈多长的裂翅鹰,似乎是这群妖禽的首领,低叫一声,双爪一松,将猎物丢到通道内,双翅扇动间就到了巢,碧绿色的鹰眼一闪,就看到赢离横卧在巢穴深处。

    “嘎!”一声愤怒鸣叫,裂翅鹰双翅一张,极快的向赢离俯冲而去,同时双爪探出,似乎是要将侵犯自己领地的异族一爪抓死。

    赢离早就看到裂翅鹰冲进巢穴,再看到妖禽向自己俯冲而来,毫无还手之力下,也只能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但是,就在裂翅鹰堪堪抓到赢离时,赢离胸前突然红光闪过,直映照的巢穴红彤彤一片。

    并且红光向前一推,就将裂翅鹰推着连翻了几个跟斗,摔在巢穴入口处。

    “啊!这是?”赢离本来以为,自己难逃此劫了,却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想着,赢离艰难的伸出左手,向脖颈处探去。

    良久,赢离才从脖颈处,艰难的拽出一件物事来,却是是一块玉牌。

    原来这块玉牌,是赢离被探测出灵根时,赢邵阳送给赢离的东西,并且告诉他,这是赢离母亲留给他的,要他好好珍藏。

    赢离听说是母亲所留之物,自然是珍重异常的贴身戴着,并且从不离身。有时候看到别的小孩和父母在一起,赢离都会拿出这块玉牌,亲切的看着,似乎这就是母亲似的。

    这块玉牌一寸左右,似乎是一块暖玉所制,拿在手里温暖滑腻。奇就奇在玉牌中间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血凤,血凤高昂头颅,似乎在向天鸣叫。

    现在,正是这只血凤发出红光,将裂翅鹰推到巢穴入口处。而就在裂翅鹰远离赢离之后,玉牌也渐渐地隐去了红光,重新变为血凤模样。

    裂翅鹰摔在地上,惊怒的低叫一声,似乎无法相信此事似的。

    再看到红光隐去后,裂翅鹰不停低声鸣叫着。声音过后,七八只小一些的裂翅鹰,相继从巢穴外飞进来,排成一排,碧绿的鹰眼怒视着赢离。

    “嘎!”为首的裂翅鹰愤怒的低叫一声,其余的裂翅鹰同时张开双翅,似乎要对赢离攻击。

    但在这是,玉牌再次亮起红色光芒,并且愈发的鲜艳,红光之中似乎夹带着一声高昂的凤鸣之声。

    凤鸣一起,瞬间将裂翅鹰惊得胆颤心惊,浓浓的红光‘轰’的发出,将这些裂翅鹰推得摔向洞壁,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嘎,”为首的裂翅鹰悲惨一叫,头也不回的向巢穴外飞去,其它裂翅鹰也同样惊惧异常的紧随而去。

    红光再次渐渐隐去,巢穴里寂静一片,只留下赢离手捧玉牌,惊讶莫名的发着愣。

    三天之后,赢离听着巢穴外阵阵鹰鸣,似乎这些裂翅鹰不敢进入巢穴,却也不愿离去的样子。

    赢离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肚中咕咕直叫。辟谷多年后,在没有法力护体时,他也终于尝到了饥饿的苦恼。

    “嘿嘿,我没有死于屠杀,也没有死于鹰腹,却要死于饥饿了?”赢离苦笑的想着。

    就在这时,那只领头的裂翅鹰慢慢的潜进巢穴。说是‘潜进’,因为裂翅鹰夹紧双翅,两只爪子一挪一挪间、摇摇晃晃的向巢穴迈进,像极了赢离小时候偷偷潜进厨房,偷吃食物的样子。

    裂翅鹰似乎不愿惊醒赢离,悄悄地走进,看了一眼赢离,就在玉牌的红光要再次发出时,快速的从口中吐出一物,然后双翅一展,飞出了巢穴。

    赢离早已察觉到裂翅鹰,只是身负重伤下,又饿的头昏眼花,实在不愿动一下。

    在发觉裂翅鹰扔下一物,随即飞出巢穴后,赢离惊奇的抬起头,看到地上的物事,随即笑道“人族杀我,妖兽救我,嘿嘿,世事无常啊!”

    原来,地上留着一只刚死不久的野兔。赢离看着野兔,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摇了摇头叹口气,闭上了眼睛。

    不过不久后,赢离想到什么似的,口中低低地念着“活下去、活下去!”

    再次睁开双眼,艰难的伸出手,抓起地上的野兔,双手握紧,一口咬上野兔脖颈,随即‘呸呸呸’的吐出几口兔毛。接着下定决心似的,撕扯掉毛皮,一口吸在野兔脖颈处。

    一股湿热的暖流,顺着喉咙滚下赢离肚中,赢离顾不得腥气扑鼻,只是大口大口的吸食兔血。

    渐渐地,一股力量重新回荡在赢离身上。

    就这样,裂翅鹰隔几天就送来一只野兔,然后头也不回的飞出巢穴,赢离看到野兔送来,也毫不客气的享用起来。

    后来,等裂翅鹰再次送来野兔时,赢离也会向裂翅鹰道声谢,而裂翅鹰也低叫一声,像是回答赢离!

    三个月后,赢离身上的伤渐渐好了起来。

    等伤好的差不多了,赢离先是运转功法,吸收四周的灵气。但是,只要灵气一进入丹田之中,噬灵虫就会被惊醒,接着吞噬赢离刚刚吸收的灵气,而等灵气吞噬完,噬灵虫又再次沉睡起来。

    “唉!看来不解决这些噬灵虫,是无法吸收灵气了,可是不吸收灵气,炼化出法力,又如何解决这些噬灵虫?”赢离陷入了这种怪圈之中。

    等伤势彻底一好,赢离就走出巢穴,正看到十余只裂翅鹰停在四周断崖壁上。看到赢离出现,随即惊恐的向后退去,而为首的裂翅鹰并未退却,看着赢离低低的鸣叫一声,像是问好。

    “我的伤也算是好了,就不再打扰你们了,多谢鹰兄相救之恩!”赢离说着向为首的裂翅鹰施了一礼,而裂翅鹰也鸣叫几声,像是回答!

    赢离虽然听不懂裂翅鹰的语言,但是也点点头,接着抬眼向远处看去。

    抬眼一望,赢离只看到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再看到断崖上垂下的青藤,想了想,向裂翅鹰说道“在下告辞了!”随即沿着青藤向断崖下爬去。

    而裂翅鹰也鸣叫着,目送赢离离开。

    d看小说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