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1019章 为她而醉

时间:2018-07-23作者:唐悠悠

    慕承平走到女儿慕琳的身边,朝她伸出胳膊,眼里是感动和肯定。

    慕琳悲喜交集的笑了一声,伸手挽住了父亲的手臂,压低了声音说道:“爸,谢谢你能赶回来,我很开心!”

    “你一直是爸爸的骄傲,爸爸不能缺席。”父女两个低声说着话,随着悠扬的音乐节奏,朝着红地毯走去。

    经过九道鲜花编就而成的浪漫花环拱门,礼台上面,站着身穿着优雅燕尾服的洛赫宁,今天他是主角,光芒耀眼,他有些激动的捏了捏手指,看着被慕父带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女人,喜悦溢满了他的双眼。

    曾经,他没有勇气去表白的女神,如今却变成了他的新娘,简直犹如置身大梦境里一样,不真实。

    洛赫宁用手指猛戳了一下掌心的肉,很痛,证明,这不是梦。

    薄唇上扬,勾起一抹喜悦的欢笑,万千的感动,都汇聚到了这一刻,他真的很想将她拥入怀里,拿一生去套牢她。

    慕承平领着女儿,踏上了礼台,亲手把女儿交到了洛赫宁的手里。

    “希望你能对她好一些!”平常的一句嘱托,却包含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那种祝福和关怀。

    “伯父,你放心,我一定会珍惜她的!”洛赫宁有些紧张,但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慕承平还想再多说点什么,却发现,有些哽咽,很多话在喉间梗着,说不出来了,便也不多说了,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女儿的手臂,仿佛在跟她做一个不那么正式的告别一样。

    慕琳强行忍住的泪,一下子就掉了,她努力的想要仰起头来,不想让自己掉下的泪水毁掉她女王般的美妆,可是,亲情远胜一切,来自父亲那没有说出来的无声言语,深深的感动着她的内心。

    洛赫宁还是很紧张,俊俏的脸庞都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了。

    主持人在旁边逮着时机就说话了,把场面宣染的更加的浪漫感动。

    现场来宾,一阵热烈的掌声,送给了这一对新人最真诚的祝福。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不少人失望又无奈的心情,慕琳曾经有不少商业精英对她表达过好感,可惜,任他们耍尽花样,也没办法掳获女王的真心,最终只能狼狈而退,并且,在拭目以待着看哪个男人有幸

    能够得到慕琳的芳心,那肯定是一个比她更优秀,比她更独立强大的男人吧。

    可当慕琳宣布告别单身,并且非常大方的介绍她的男朋友时,大家神情一致的错愕。他们一直以为慕琳会挑上的男人是像洛锦御这种独挡一面的商业大佬,或者像季枭寒这种才华天纵,年少成名的巨额,可最终,她选择的却是洛赫宁,一个以温润出名的男人,没有强势的性格,没有天纵

    的手段,有的只是一个洛家二少的贵气身份。

    说实话,慕琳挑上他,让大部分的人都惊掉下巴了。当然,很多男人在羡慕嫉妒洛赫宁的同时,也有很多的女人在嫉恨慕琳,觉的她自己都已经这么优秀出色了,为什么还要跟她们争抢洛赫宁这种优良资源,要知道富家公子真正有魅力的也就那么几个,慕

    琳抢走一个了,那说明资源又少了一个。

    而且,慕琳本身已经那么有钱了,想挑个帅气的小狼狗还不简单吗?再说,洛赫宁也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大美男啊,为什么不放过他?不管是有人怨也好,恨也罢,今天的婚礼,还是非常成功的。

    洛赫宁拿出了钻戒,在主持人的金句引导之下,他温柔的执起了慕琳的左手,让她的无名指上不再无名,而是冠上了他洛家的姓氏。

    浪漫而庄重的仪式结束了,宾客请入了宴会厅用餐。

    洛赫宁和慕琳也都去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敬酒。

    洛锦御担心弟弟不胜酒力,身为兄长,他自然也跟着一起接受客人的祝福以及来自各方面的敬酒。

    季枭寒和唐悠悠吃了饭就先走一步了。

    等到宴会差不多散席的时候,洛锦御已经彻底的把自己给灌醉了。

    洛赫宁身为新郎也醉的一踏糊涂。

    洛锦御的助手和司机把他送回了家去,可是,看着他醉成这样,自然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独处着,于是,洛锦御的助手就直接给杨楚楚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电话的杨楚楚,直接就赶了过来,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男人不知何时扯开了领带,解开了衬衣的第三颗扣子,仰躺在床上。“又不是你结婚,你怎么喝那么醉呀?”杨楚楚看到他竟然不醒人事,就连她坐在床边盯着他看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反映,不由的哭笑一句。“楚楚!”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声音惊醒了他,洛锦御睁开了迷醉的

    双眼,幽眸的光泽还是有些恍惚,他突然一把就将杨楚楚的手臂拽了过去。

    杨楚楚毫无防备的就伏在他的胸膛上了,男人仍然在梦呓般的喊着她的名子:“楚楚,是你吗?”

    杨楚楚轻嗯了一声,安安静静的贴着他的胸膛,一动也不想动。

    其实,她今天并没有去剧组,就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所以接到他助手的电话时,她才能这么快的赶过来。

    “洛锦御,你口渴吗?要不要喝水?”杨楚楚的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膛处轻轻的擢了擢,低柔着声音问他。

    “楚楚!”男人仿佛并没有太多的意识,只依然喃着她的名子。

    杨楚楚只好自己做主了,像他这种喝醉酒的人,肯定是没有意识了的。杨楚楚想要从他的怀里站起来,去客厅倒水给他,可惜,她刚要起身,就被男人伸过来的一只大掌一压,她娇小的身子又趴了下去。

    “不许走!”男人声音透着霸道,仿佛又听懂她的话了,可是,他宁愿渴着,也不要她离开他半步。

    杨楚楚低笑了一声,好吧,不让走就不让走,她反正也喜欢这样趴在他的怀里。男人仿佛感受到她这听话的样子,突然,健躯一个错位,杨楚楚就感觉天旋地转,下一秒,她就被男人压住了,动弹不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