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1001章 鸿门宴

时间:2018-07-23作者:唐悠悠

    季枭寒手指轻叩在桌面上,俊美的面容一片的冷峻,手机里的那张照片,被他传到电脑上去了,打开后,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被圈出来那所学校的位置,一条红色的线,沿着一段路画了一半就没了。

    幽沉的双眼,瞬间寒光湛人,季凛是想打孩子们的主意了吗?

    这简直就是触到了季枭寒的逆鳞,如果他真的敢有这样的想法,他一定不会让他活太久的。

    不过,目前他安排监视季凛的人,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季凛最近一段时间的行为,看上去也还正常,没有要闹事的预兆。

    但是,既然他动了这个念头,季枭寒就一定要警告他一次,所以,他决定,请季凛吃一顿饭。

    这顿饭是在第二天的中午,他早上就给季凛打了电话,电话里,叔侄两个都没有撕破脸皮,讲话的方式还算客气。

    季枭寒设鸿门宴,季凛硬着头皮也要过来闯一闯,因为,如果他不来,就代表他心虚,依照季凛的性格,在胜负未分之前,他绝对不会向对方示弱半分的。

    季枭寒也料定了季凛肯定会来的,他是那么自狂自负的人,又岂会退缩?

    中午十一点半,季凛来了。

    季枭寒是单独请他的,所以,整个包厢里,此刻,只有季枭寒一个人坐在桌前。

    诺大的餐桌前,男人气场全开,一身黑色的西装,搭配着的也是一件黑色的衬衣,凌厉冷傲的双目盯着手中的酒杯,似在打量,又似在沉思。

    季枭寒这一身着装,本身就给了人一种压迫感,太正式了,却又透着神秘莫测的感觉,令人看不透。

    季凛走进来的时候,他就被季枭寒制造出来的这种气氛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没想到,从小看到大的侄子,竟然突然间就像王者一样,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场来镇压他。

    叔叔,请坐!季枭寒等到他进来了,这才假装突然看见了他,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薄唇勾起一抹不冷不热的假笑。

    季枭寒假笑的样子,让人感受到的是冬天的气氛,冷气逼人。

    季凛强压内心的不安,挑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也拿出淡淡的笑意说道:哎呀,枭寒,真没想到,我们叔侄二人还有机会坐下来吃顿饭,真是难得啊。

    的确,我也没想到!现场没有外人在,季枭寒也懒得跟他假惺惺的。季凛见季枭寒并没有要主动替他倒茶的意思,他只好自己动手倒了一杯,品了一下:好茶!

    季枭寒知道他是故意在冲淡气氛的,冷淡一笑:叔叔最近在忙什么?好像很忙的样子。

    只是在忙点小生意,不值得你挂怀,不像你,要管理整个季家的事业,每天日理万机,叔叔还真是心疼你,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生活,每天跟死气沉沉的资料打交道,你会不会感到闷烦啊。季凛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些信息,不过,季枭寒根本没当一回事。

    我这个人天生就没什么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叔叔的好意,我心领了。季枭寒进退有度的答着,眸色光芒又凉了几分。

    季凛忍不住的咬了咬牙根,虽然心里恨极了,脸上却还不能表现半分。

    叔叔忙的小生意是哪方面的,有没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你别客气,如果需要我效劳,只管开口。季枭寒继续追问他。

    不敢劳烦,你今天请我过来吃饭,就是为了关心我吗?季凛哪里敢让季枭寒插手他的任何事情啊,所以,算是比较直接的拒绝了他的好意。

    季枭寒淡淡道:就是想关心一下你,叔叔在牢里受了不少的苦吧!

    季凛脸色变了一下,心中冷笑起来,季枭寒这虚假的关心,假的太明显了吧。

    在牢里待着的确很苦,最苦的就是没有自由,那种鬼地方,真不是人待的。季凛讥嘲埋怨,拿了杯子喝了一口茶。

    所以叔叔对那个地方应该是深恶痛绝了,以后肯定也不想再回去吧?季枭寒目光突然沉了下去,说的话,也很是扎人心。

    季凛神情僵住,猛的转过头盯着季枭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希望叔叔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种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季枭寒倒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里全是警告的意味。

    呵,总算是露出真面目来了,季枭寒,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在商场翻手为云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季凛瞬间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脸上一片怒气。

    季枭寒看他动怒,他只是淡淡而笑:叔叔,你别激动,我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在提醒你,毕竟,我是你的侄子,我可不希望你再走错路。

    呵,你还真是一个好侄子啊,我死去的大哥要是看见你这么有能耐,只怕也该瞑目了。季凛也为刚才自己过激的言行感到惊恐,在没有把季家大权彻底撑握在手里之前,他还不宜和季枭寒正面冲突,他没有任何的胜算,更没有把握。

    果然,一提到死去的季楠,季枭寒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难看了起来,声音也冷例了几分:我爸死的不明不白,他怎么可能瞑目?也许,他正等着我这个做儿子的,替他讨回公道呢。

    季凛脸色瞬间变了变,笑起来:你想替你爸报仇还不容易吗?让白真真偿命就是了,她都已经去警察局自首了,为什么迟迟未判?都说你做事果断,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面,却拖泥带水,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我只是想再等一等,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真象浮出水面,白真真虽然自首了,可我还是不太相信她一个女人敢杀人,而且,我爸当年对她那么好,只要不是精神有问题,她不可能会杀我爸的。季枭寒并没有直接针对他,只是把自己的疑虑说出来,给季凛制造出一种他还有怀疑的假像。
小说推荐